悟慈和尚譯述

 

  這時佛告迦葉菩薩說:「善男子啊!菩薩大菩薩應該對於大般涅槃專心思惟五種行。那五種呢?第一為聖行,第二為梵行,第三為天行,第四為嬰兒行,第五為病行。善男子啊!菩薩大菩薩要常時修習此五種行。又有一行,乃為如來之行,所謂大乘大般涅槃經是。迦葉啊!什麼叫做大菩薩所修的聖行呢?大菩薩如果從聲聞,或從如來得聞如是之大涅槃經,聽後能生信,信後應做如是的思惟:『諸佛世尊有無上道,有大正法,有眾正行。又有方等大乘經典。我現在應該要專心一意的愛樂貪求此大乘的經典,因此之故,應捨離所愛的妻子眷屬,所居的舎宅,金銀珍寶,微妙的瓔珞,香花伎樂,大小的男女奴俾、僕使,象馬車乘,牛羊、雞犬、豬豕等俗缘人物』。又應做此念:『所有的家屋〈指身心〉很破迮,猶如牢獄一般。一切煩惱都由此而起的。出家即閑曠寬大,猶如虛空那樣,一切的善法,都由此而增長。如果在家的話,即不能盡形壽修梵行。因此,我該剃除鬚髮出家去學道。』又做此念:『我現在一定出家修學無上正真菩提之道』。菩薩如是欲出家時,會有天魔波旬〈惡魔〉生大苦惱而說:『又有這位菩薩會來和我起大戰爭了!』善男子啊!這位菩薩怎麼會和人起戰爭呢〈沒這回事〉。這時發心學佛的菩薩,即至僧坊,在那裡或者看到如來,及佛的弟子,他們的威儀都很具足,諸根都很寂靜,其心也很柔和,可說是非常的清淨寂滅。就至其所,而求出家,而剔除鬚髮,而穿三種的法衣。既出家後,及奉持禁戒,威儀無缺,舉止動作都很安詳,一點也沒有觸犯,乃至對於小罪過也很謹慎,都生怖畏之心,其護持禁戒之心,猶如金剛!

 

  善男子啊!喻如有人,持帶浮囊,欲度過茫茫的大海。這時海裡有一羅剎〈捷疾鬼〉,就像此人欲乞索其浮囊。此人聽後,就生此念,而說:『如果我將浮囊給他的話,我必定會沉沒而死』。因此而回答羅剎說:『你寧可殺死我,不然的話,你是得不到浮囊的』。羅剎聽後就說:『你如果不能全部給我,那麼就捨一半給我吧!』那個人仍然不肯給他。羅剎就又發言而說:『你如果不能分一半給我,即求你捨三分之一給我』。那個人仍然不肯。羅剎又說:『如果不能給我三分之一,那麼就求你施與如手大之浮囊吧!』那個人仍然不肯。羅剎又說:『你如果你不能給我如手大的話,我現在因飢窮〈飢餓〉,而受眾苦所逼迫,願你振濟我如微塵那麼小許吧!』那個人就說:『你現在所索求的實在不多,然而我現在剛欲渡海,不知前途到底為何?或近或遠,都未知之事,假如給你少許的話,裡面的空氣會慢慢的透散,欲渡過大海,那是很艱難的一件事,如浮囊漏氣的話,怎麼能夠渡過大海呢?會在大海的中途沉入水中而死,是一定的了!』

 

  善男子啊!菩薩護持禁戒,也是如是。乃如那位渡海之人護惜他的浮囊一樣!菩薩如此守護禁戒時,常有煩惱諸惡之羅剎,會對菩薩發言說:『你應該要信任我,我不會欺負你的。你只要破毁四重禁戒,而護持其他的戒律,就能藉此因緣,使你安隱的得入涅槃!』菩薩遇此情形時,應該要這樣說:『我今寧可護持四重禁戒而墮入阿鼻地獄,也不會毁犯禁戒而生天上!』煩惱的羅剎又會做此語而說:『你如果不能破壞四重禁戒的話,可以破壞僧殘戒,由此因緣,會使你安隱的得入涅槃。』菩薩也不應該隨著所言之語。而羅剎又說:『你若不能冒犯僧殘戒的話,也可以故犯偷蘭遮罪〈大障善道〉,由此因緣,會使你安隱的得入涅槃。』菩薩此時又不聽從其語。羅剎又說:『你若不能犯偷蘭遮罪,也可犯捨墮戒〈八聚藏之一,盡捨〉,由此因緣,而可以安隱的得入於涅槃』。菩薩此時也不聽從。羅剎又說:『你如果不能犯捨墮戒的話,可以破波夜提戒〈墮戒〉,由此因緣,使你能安隱的得入於涅槃。』菩薩這時又不聽從。羅剎又說:『你若不能犯波夜提的話,可以毁破突吉羅戒〈惡作〉,由此因緣,可以安隱的得入於涅槃。』這時菩薩心內自念說:『我現在如果犯突吉羅罪,而不發露懺悔的話,就不能渡過生死大海,而得達涅槃的彼岸。這位菩薩摩訶薩,於是對於微小的諸戒律也護持得非常的堅固,其心有如金剛!

 

  菩薩對於護持四重戒與輕罪之突吉羅,都同樣的敬重堅固,並沒有分別。菩薩如能這樣的堅持,就會具足五支諸戒。所謂具足菩薩根本業清淨戒。前後眷屬餘清淨戒。非諸惡覺覺清淨戒。護持正念念清淨戒。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戒。〈根本-性重〉,眷屬-方便。此二屬於攝律儀戒。惡覺-定共戒。護持-道共戒。此二屬於善法戒。迴向。屬於攝眾生戒〉。

 

 

原文:

《大般涅槃經》卷117 聖行品〉:「爾時佛告迦葉菩薩。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應當於是大般涅槃經。專心思惟五種之行。何等為五。一者聖行。二者梵行。三者天行。四者嬰兒行。五者病行。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常當修習是五種行。復有一行是如來行。所謂大乘大涅槃經。迦葉。云何菩薩摩訶薩所修聖行。菩薩摩訶薩若從聲聞若從如來。得聞如是大涅槃經。聞已生信。信已應作如是思惟。諸佛世尊有無上道。有大正法大眾正行。復有方等大乘經典。我今當為愛樂貪求大乘經故。捨離所愛妻子眷屬所居舍宅。金銀珍寶微妙瓔珞香花伎樂。奴婢僕使男女大小。象馬車乘牛羊鷄犬猪豕之屬。復作是念。居家迫迮猶如牢獄。一切煩惱由之而生。出家寬曠猶如虛空。一切善法因之增長。若在家居不得盡壽淨修梵行。我今應當剃除鬚髮出家學道。作是念已。我今定當出家修學無上正真菩提之道。菩薩如是欲出家時。天魔波旬生大苦惱。言是菩薩復當與我興大戰諍。善男子。如是菩薩何處當復與人戰諍。是時菩薩即至僧坊。若見如來及佛弟子。威儀具足諸根寂靜。其心柔和清淨寂滅。即至其所而求出家。剃除鬚髮服三法衣。既出家已奉持禁戒威儀不缺進止安詳。無所觸犯。乃至小罪心生怖畏。護戒之心猶如金剛。善男子。譬如有人帶持浮囊欲渡大海。爾時海中有一羅剎。即從其人乞索浮囊。其人聞已即作是念。我今若與必定沒死。答言。羅剎。汝寧殺我浮囊叵得。羅剎復言。汝若不能全與我者。見惠其半。是人猶故不肯與之。羅剎復言。汝若不肯惠我半者。幸願與我三分之一。是人不肯。羅剎復言。若不能者當施手許。是人不肯。羅剎復言。汝今若復不能與我如手許者。我今飢窮眾苦所逼。願當濟我如微塵許。是人復言。汝今所索誠復不多。然我今日方當渡海。不知前途近遠如何。若與汝者氣當漸出。大海之難何由得過。脫能中路沒水而死。善男子。菩薩摩訶薩護持禁戒亦復如是。如彼渡人護惜浮囊。菩薩如是護戒之時。常有煩惱諸惡羅剎語菩薩言。汝當信我終不相欺。但破四禁護持餘戒。以是因緣令汝安隱得入涅槃。菩薩爾時應作是言。我今寧持如是禁戒墮阿鼻獄。終不毀犯而生天上。煩惱羅剎復作是言。卿若不能破四禁者可破僧殘。以是因緣令汝安隱得入涅槃。菩薩亦應不隨其語。羅剎復言。卿若不能犯僧殘者。亦可故犯偷蘭遮罪。以是因緣令汝安隱得入涅槃。菩薩爾時亦復不隨。羅剎復言。卿若不能犯偷蘭遮者可犯捨墮。以是因緣可得安隱入於涅槃。菩薩爾時亦不隨之。羅剎復言。卿若不能犯捨墮者可破波夜提。以是因緣令汝安隱得入涅槃。菩薩爾時亦不隨之。羅剎復言。卿若不能犯波夜提者。幸可毀破突吉羅戒。以是因緣可得安隱入於涅槃。菩薩爾時心自念言。我今若犯突吉羅罪不發露者。則不能渡生死彼岸而得涅槃。菩薩摩訶薩於是微小諸戒律中。護持堅固心如金剛。菩薩摩訶薩持四重禁及突吉羅。敬重堅固等無差別。菩薩若能如是堅持則為具足五根諸戒。所謂具足菩薩根本業清淨戒。前後眷屬餘清淨戒。非諸惡覺。覺清淨戒。護持正念念清淨戒。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戒。」(CBETA, T12, no. 374, p. 432, a8-c12)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