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久遠劫前,有一位護念眾生、慈悲為眾的薩波達國王,平日廣行布施善法,凡是百姓有所需求,總是能夠體察民情,悉心傾聽,應願供給,從不吝惜。

        一日,帝釋天王的天壽即將終了,心中愁悶不樂。

  這時,所有的天龍鬼神見狀,不約而同地相繼詢問:「天王您為什麼如此面帶愁容?」

  帝釋回答:「我的生命將盡,死亡的徵兆也已經出現。如今佛法已經沒落,恐怕再也沒有仁慈的大菩薩住世,我不知往後將歸向何處,所以心中發愁 啊!」

  諸天龍鬼神說:「在人世間有一位薩波達王,平日廣修菩薩的道法,持戒完滿,德行高遠,慈愍眾生,恩澤惠及有情、福德隆盛;不久之後,就會成佛, 您若歸投於他,必能長養法身,斷諸疑慮!」

  帝釋天王為了試探薩波達王,因此命令邊境護守的王將毗首羯磨:「今天本王想測試薩波達王是否真的慈悲為懷,愍念眾生,乃至是不是一位如實修行菩 薩道的行者。請你化身為鴿,我將變作大鷹,急追在後,追到薩波達王的座前,你所化作的鴿子佯裝出畏懼惶恐的表情,苦苦哀求國王給予保護,如果薩波達王確實 心懷仁慈,必定會接受你的歸投,這樣一來便可速知真假。」

  言畢,毗首羯磨便化作一隻鴿,帝釋天王變成大鷹,凶猛地緊跟在鴿子後方,窮追不捨。

  鴿子一路驚慌地飛到薩波達王座前,一見薩波達王,便急忙鑽進國王腋下,上氣不接下氣地哀求薩波達王,保護牠的小命。

  同時間,緊追在後的大鷹也來到了殿前,看到就快到手的鴿子,被薩波達王保護在衣袖之下,便目露兇光地說:「我數日來飢餓難忍,已沒有耐心了,你 身邊的那隻鴿子是我覓來的美食,速速歸還給我!」

  薩波達王見狀,緩緩地回答:「朕曾經發願要救度一切眾生、善護一切眾生。今日我應該要救護這隻鴿子,豈可歸還給你,讓你殺害生命來祭拜五臟六腑 以求溫飽呢?」

  大鷹更不甘示弱,反唇相譏:「國王您說要救度一切眾生,但是今天如果您斷絕了我的食物,我同樣也活不下去。難道,我就不屬於一切眾生嗎?」

  薩波達王於是語帶慈祥地詢問大鷹:「你需要什麼食物充饑?只要能夠放過鴿子一命,朕一定盡力滿足你的需求!」

  「只有剛殺的、熱騰騰的肉,我才吃!」大鷹毫不留情地說道。

  薩波達王心想:「牠要求要吃剛殺的熱肉,但是如果我害一以救一,也是不合道理;我既然已發大誓願要救護一切眾生,便應該以自身來救護眾生。」

  於是薩波達王立即抽刀而出,割下自己身上的一塊肉,交給老鷹,用來交換鴿子的性命。

  此時大鷹又開口說道:「國王您應當平等對待眾生,我雖然屬於畜生道,於理也不應偏頗;您若想用此肉來換取鴿子的性命,是否應該用秤子秤看看兩者 的重量有沒有相等?」

  薩波達王便叫旁人拿秤子來,將鴿子放在一端,割下的肉放在另一端……。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任憑薩波達王不斷割下身上的肉,直到身上的肉都快要割盡,仍然無法等同在秤子另一端鴿子的重量。

  此時,薩波達王使盡力氣,踉蹌地站起身來,想要以全身爬上秤盤,換取鴿子。頓時,因氣力不支,跌落在地而失去了知覺;甦醒後,薩波達王自責著 說:「為了救度一切眾生,我一定要勇敢地站起來,一切眾生墮在憂苦大海中,我發心立誓救度一切,為什麼還如此地懈怠迷糊!我現在所受的苦,遠比眾生在地獄 中所受的苦少太多了;如今我有智慧、禪定、持戒、精進等善法的功德福報,如果還執著短暫無常色身所受的苦為實有,又如何能救度地獄之中心性迷悶、受大苦煎 熬的眾生呢?」

  不顧身肉割盡,血流淌地的痛苦,薩波達王不斷地發著大願。一心想要站起,一次又一次的倒地,依然使力挺身!倒了又起,倒了再起!

  老鷹見薩波達王如此,便問道:「現在你應該知道後悔了吧?放下吧!自己的生命最重要,痛在己身,誰代你苦啊!我還是勸你聰明點,乖乖地把鴿子交 給我,這樣說不定還可以保住一命,繼續享你的人天福報,當個一國之王呢!」

  「我一點也不後悔!無始劫來我喪身無數,卻絲毫無益於一切眾生,如今我願以此身誓求佛道。」薩波達王堅毅地答著。

  突然,奇蹟似地,薩波達王一股作氣地登上了秤盤,兩端剎時平衡。薩波達王歡喜地喊著:「我做到了!我做到了!秤盤終於平衡了!鴿子終於獲救 了!」

      此時,天地震動,大海揚起波濤,枯樹也綻放出美麗的花朵,天降下香水雨及香花瓣。天神天女目睹這幕捨身救生的善行,都共同歌誦道:「是真菩薩,必早成 佛。」

  這時,大鷹恢復了帝釋天王的原貌,矗立在大王面前道:「你今天做了如此難能可貴的事,你想要得到些什麼?」

  薩波達王回答:「我發心救護一切眾生,不求尊榮快樂,只願早日悟道成佛。」

  「剛才你割損筋肉,痛徹骨髓,難道沒有絲毫悔意嗎?」

        「沒有。」

  「我只見你身體顫抖,氣將盡絕,卻直說不曾後悔,這話有何憑證?」

  薩波達王便回答:「我從始至終,心中沒有一點悔恨;如果我所說的屬實,就讓我的身體即刻平復如初!」薩波達王話一說完,身體果真馬上恢復了原 貌,真正圓滿了救護一切眾生的大悲願行。

  此刻,人天同慶,歡喜雀躍,誦揚善行,歎未曾有。

  薩波達王就是釋迦牟尼佛在往昔修行菩薩道的前身。

 

《賢愚經》卷11 梵天請法六事品〉:「又復世尊。過去久遠阿僧祇劫。於閻浮提。作大國王。名曰尸毘。王所住城號提婆拔提。豐樂無極。時尸毘王主閻浮提八萬四千諸小國土。六萬山川。八千億聚落。王有二萬夫人婇女。五百太子。一萬大臣。行大慈悲。矜及一切。時天帝釋。五德離身。其命將終。愁憒不樂。毘首羯摩。見其如是。即前白言。何為慷慨。而有愁色。帝釋報言。吾將終矣。死證已現。如今世間。佛法已滅。亦復無有諸大菩薩。我心不知何所歸依。是以愁耳。毘首羯摩。白天帝言。今閻浮提有大國王。行菩薩道。名曰尸毘。志固精進。必成佛道。宜往投歸。必能覆護。解救危厄。天帝復白。若是菩薩。當先試之。為至誠不。汝化為鴿。我變作鷹。急追汝後。相逐詣彼大王坐所。便求擁護。以此試之。足知真偽。毘首羯摩。復答天帝。菩薩大人。不宜加苦。正應供養。不須以此難事逼也。爾時帝釋。便說偈言。

 我亦非惡心  如真金應試

 以此試菩薩  知為至誠不

說是偈已。毘首羯摩。自化為鴿。帝釋作鷹。急追鴿後。臨欲捉食。時鴿惶怖。飛趣大王。入王腋下。歸命於王。鷹尋後至。立於殿前。語大王言。今此鴿者。是我之食。來在王邊。宜速還我。我飢甚急。尸毘王言。吾本誓願。當度一切。此來依我。終不與汝。鷹復言曰。大王。今者云度一切。若斷我食命不得濟。如我之類非一切耶。王時報言。若與餘肉。汝能食不。鷹即言曰。唯得新殺熱肉。我乃食之。王復念曰。今求新殺熱肉者。害一救一。於理無益。內自思惟。唯除我身。其餘有命。皆自護惜。即取利刀。自割股肉。持用與鷹。貿此鴿命。鷹報王曰。王為施主。等視一切。我雖小鳥。理無偏枉。若欲以肉貿此鴿者。宜稱使停。王勅左右。疾取稱來。以鉤鉤中。兩頭施盤。即時取鴿。安著一頭。所割身肉。以著一頭。割股肉盡。故輕於鴿。復割兩臂兩脇。身肉都盡。故不等鴿。爾時大王舉身自起。欲上稱盤。氣力不接。失跨墮地。悶無所覺。良久乃穌。自責其心。我從久遠。為汝所困。輪迴三界。酸毒備甞。未曾為福。今是精進立行之時。非懈怠時也。種種責已。自強起立。得上稱盤。心中歡喜。自以為善。是時天地六種震動。諸天宮殿皆悉傾搖。乃至色界諸天。同時來下。於虛空中見於菩薩行於難行。傷壞軀體。心期大法。不顧身命。各共啼哭。淚如盛雨。又雨天華而以供養。爾時帝釋還復本形。住在王前。語大王曰。今作如是難及之行。欲求何等。汝今欲求轉輪聖王帝釋魔王。三界之中欲求何等。菩薩答言。我所求者。不期三界尊榮之樂。所作福報欲求佛道。天帝復言。汝今壞身。乃徹骨髓。寧有悔恨意耶。王言無也。天帝復曰。雖言無悔。誰能知之。我觀汝身。戰掉不停。言氣斷絕。言無悔恨。以何為證。王即立誓。我從始來乃至於今。無有悔恨大如毛髮。我所求願。必當果獲。至誠不虛如我言者。令吾身體即當平復。作誓已訖。身便平復。倍勝於前。天及世人。歎未曾有。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尸毘王者今佛身是也。世尊。往昔為於眾生不顧身命。乃至如是。今者世尊。法海已滿法幢已立。法鼓已建。法炬已照。潤益成立。今正得時。云何欲捨一切眾生。入於涅槃而不說法。爾時梵王。於如來前。合掌讚歎。說於如來先身求法。為於眾生凡有千首。世尊爾時受梵王請。即便往詣波羅[*]國鹿野苑中轉于法輪。三寶因是乃現於世。時諸人天諸龍鬼神。八部之眾。聞說是已。莫不歡喜。頂戴奉行。」(CBETA, T04, no. 202, p. 351, c5-p. 352, b18)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