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1)-參文殊師利菩薩

 

 

一個青年參訪者

 

金黃色的夕陽,從娑羅林的一角,斜照大塔寺的紅牆碧瓦。半天的紫霞,半輪淡月,在一縷縷的炊煙中,描出了美麗的圖畫。盛極一時的大塔寺,這時候又回復了平時的一切,照樣的敲著斷斷續續的晚鐘。山門外有一位十六、七歲的青年,悄悄的立著。他的體格容貌,是那樣的強毅、和藹、英明!一身潔白的衣服,越發顯出他的真誠與純潔,像清水池中的新豔的蓮花!他望著紫霞半月,眺望那大道的盡頭。天色快黑了,他還在望著,想著。

 

孟加拉灣沿岸的福城,在兩千年前,早已是船舶雲集的通商海口了。商業的繁榮,增進了居民的財富,福城人真是有福的。城中的首富,是一位著名的出口商,大家稱他為福德長者。

 

長者在晚年,得了一位愛子,今年已十六歲了。孩子誕生的那一天,家裏又添了幾個庫。能相會卜的婆羅門,連忙說:「恭喜長者!恭喜!恭喜!這是嬰兒的福德,發財的吉兆,應該取名叫善財」。善財童子的名字,就這樣的被傳開了。

 

善財長得壯健、活潑、真誠、聰明,長者歡喜得得了活寶似的。不過有一件事常使長者耽心,就是他不愛聽「發財」,簡直有點厭惡。他滿想做一位真理的商人,採集種種善法的財寶,供給那愛好真理的人們。這實在太使老人家傷心了!為了這,也曾流過許多眼淚,但有什麼用呢?好在他還年輕,想來加上幾歲年紀,就會漸漸轉變的。

 

善財在學塾裏讀書,也常去聽哲人們宣講,像大塔寺就是經常來去的。這一次文殊菩薩來宣講,使他發見了人生的真義。世間充滿了缺陷苦痛,為自我的佔有而追求,這努力的代價是什麼?

 

佛陀是偉大的!聲聞的獨善行,還不夠理想;值得讚美接受而實行的,唯有菩薩的普賢行。這樣,他在大會中站起來,立定成佛的大願,決心學習菩薩的大行,救濟眾生的苦痛,一直到成佛,成佛去救濟眾生。

 

群眾忙著歡送,善財也跟著歡送。眼看宣講團從大道走去,漸漸的遠了,不見了。信眾們這才歡天喜地的,也有愁眉苦臉的,忙著趕回家去。

 

善財望著大道,開始感到了孤獨彷徨。學佛行菩薩道,這不該單是心中的理想,好聽的辭句吧!到底怎麼行呢?……這早晚該回家了!他們不是都走了嗎?算盤、戥子、賬簿、金銀、貨物、吃喝、交遊,父母的慈愛,奴婢的尊敬,大人先生們的好意,……忙著為家庭的財富去經營享受。……不,聚斂做什麼?每年提出一分來佈施,真是自他兩利了!……論理,欲樂的享受,是刀頭的蜜,不如閉門學道。不知有沒有享樂的菩薩道?……善財的思潮,浪也似的湧上心來。身旁的一切,什麼都忘了。心裏想:宣講團去了,回家吧!……好自欺!菩薩道到底怎麼行呢?他們走了,難道就算了嗎?為什麼不請教文殊菩薩?他不是還在不遠的前面嗎?……家庭,財富;文殊,成佛;我有兩個手,卻只有一顆心,到底要選擇那一樣呢!……大塔寺的晚鐘,喚回了亂想中的善財。

 

善財抬頭一看,哦!金色的陽光,染成了華美的紫霞,世間的一切是美麗,是多麼令人陶醉呀!那邊是一縷縷的炊煙,濛濛的暮色。不,……是的!金色的光明,華美的紫霞,他們確是在炊煙幕色的黑影中顫動了。明淨的淡月,露出了笑臉。前面是大道,文殊菩薩們是從此去的。家呢,向後轉。大塔寺的晚鐘聲,使善財的心潮漸漸的安定了。世間充滿了黑暗,明月是唯一的安慰!不再作家庭的囚人,財富的奴隸,踏上月色明淨的大道,見文殊菩薩去。

 

在明淨的月色中,走了三、四點鐘,見前面林子裏,透出一片光明來。善財想,這一定是宣講團的下落處了。滿心歡喜的走上去,果然見文殊菩薩在林下經行。明淨的月色,文殊的圓光,照得樹葉也閃閃發光。

 

文殊菩薩見了善財,就說:「善財!發菩提心是難得的!從菩薩大行的學習中,去完成崇高的志願,那是難得的難得!你來了,好!善財!你要為大乘佛教的普賢行而努力,你將要和我一樣的被人稱美為永久的童年」!

 

文殊菩薩的安慰勉勵,使善財充滿了喜樂與光明,白天的煩擾疲累,什麼都忘記了。行過接足禮,這才合掌說:「聖者!你是知道的,我是三界流轉的苦惱者,與一切眾生同樣的受著世間的束縛。我要解脫,更願意眾生得解脫。聖者!我要知道應該怎樣學菩薩行,修菩薩行,怎樣的去發動、充實、擴大、滿足菩薩的普賢行。聖者!希望你能夠教導我,使我明白大乘普賢行的一切」!

 

文殊菩薩在平正的大石上坐下來,這才對他說:「廣大的普賢行,不完全是說明的。長篇的理論,精密的方案,常是空虛而形式的。這需要一面學,一面行,在身體力行中,才能得到真實的參學。你想我給你說明一切嗎?

 

不過,你要學普賢行,我可以教你一個基本方法,就是要從參求善知識著手。要有廣大的無厭足心,求之若渴,不斷的去參訪學習。除了明眼的師友,什麼都不能引你走入正道」。

 

那裏有真善知識可以參訪呢」?善財感到很大的困難說:「聖者!我不是說沒有,是說我沒有辨別的力量,不容易決定他是善、是惡。並且,學行也該有個本末,應從緊要處行去,這還是諸聖者的指導吧」!

 

文殊菩薩點頭說:「善財!這倒也是真的。你該牢牢的記著:求見善知識,是走上普賢行的不二門。善知識的教誨,要切實去行。此外,要從善知識的學力、德力、實行中,發見他的偉大,去尊敬修學,切不可吹求師友的過失。

 

參學的目的,是為了自己的不能不會,不在這上面著想,卻從不相干的地方去議論或者不滿老師!這世間能有多少老師值得學呢?總之,不可吹求善知識的過失,這是參訪的第一義。

 

你現在既還不能辨認,我不妨給你介紹一位。離此地不遠的南方,不是勝樂國嗎?勝樂國的妙峰山中,有一位德雲比丘!你去參訪修學,一定能滿你的願。

 

善財!去吧!這是半夜了,世間的一切,都昏昏的在黑暗中睡著,睡得像死去了一樣。去吧!你該走你應走的路了!善財!我今天很歡喜,因為你將要與我一樣,被人稱美為永久的童年」!

 

善財聽了,滿心歡喜的流著熱淚,禮別了文殊菩薩,開始他青年佛教的參訪生涯。

 

 

大方廣佛華嚴經【入法界品】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勸諸比丘,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漸次南行,經歷人間,至福城東,住莊嚴幢娑羅林中,往昔諸佛曾所止住,教化眾生大塔廟處,亦是世尊於往昔時修菩薩行,能捨無量難捨之處,是故此林名稱普聞無量佛剎,此處常為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呼洛伽、人、與非人之所供養。

 

時!文殊師利與其眷屬到此處已,即於其處說普照法界修多羅,百萬億那由他修多羅以為眷屬。說此經時,於大海中有無量百千億諸龍而來其所,聞此法已,深厭龍趣,正求佛道,咸捨龍身生天人中。一萬諸龍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復有無量無數眾生於三乘中各得調伏。

 

時!福城人聞文殊師利童子,在莊嚴幢娑羅林中大塔廟處。無量大眾從其城出,來詣其所。

 

時!有優婆塞,名曰:大智。與五百優婆塞眷屬俱,所謂:須達多優婆塞、婆須達多優婆塞、福德光優婆塞、有名稱優婆塞、施名稱優婆塞、月德優婆塞、善慧優婆塞、大慧優婆塞、賢護優婆塞、賢勝優婆塞,如是等五百優婆塞俱,來詣文殊師利童子所,頂禮其足,右遶三匝,退坐一面。

 

復有五百優婆夷,所謂:大慧優婆夷、善光優婆夷、妙身優婆夷、可樂身優婆夷、賢優婆夷、賢德優婆夷、賢光優婆夷、幢光優婆夷、德光優婆夷、善目優婆夷,如是等五百優婆夷,來詣文殊師利童子所,頂禮其足,右遶三匝,退坐一面。

 

復有五百童子,所謂:善財童子、善行童子、善戒童子、善威儀童子、善勇猛童子、善思童子、善慧童子、善覺童子、善眼童子、善臂童子、善光童子,如是等五百童子,來詣文殊師利童子所,頂禮其足,右遶三匝,退坐一面。

 

復有五百童女,所謂:善賢童女、大智居士女童女、賢稱童女、美顏童女、堅慧童女、賢德童女、有德童女、梵授童女、德光童女、善光童女,如是等五百童女,來詣文殊師利童子所,頂禮其足,右遶三匝,退坐一面。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知福城人悉已來集,隨其心樂現自在身,威光赫奕蔽諸大眾,以自在大慈令彼清涼,以自在大悲起說法心,以自在智慧知其心樂,以廣大辯才將為說法。

 

復於是時觀察善財,以何因緣而有其名?知此童子初入胎時,於其宅內自然而出七寶樓閣。其樓閣下有七伏藏,於其藏上地自開裂生七寶芽,所謂:金、銀、琉璃、玻璃、真珠、硨磲、碼瑙。善財童子處胎十月,然後誕生,形體肢分,端正具足。其七大藏縱廣高下,各滿七肘,從地涌出,光明照耀。

 

復於宅中自然而有五百寶器,種種諸物自然盈滿,所謂:金剛器中盛一切香,於香器中盛種種衣,美玉器中盛滿種種上味飲食,摩尼器中盛滿種種殊異珍寶。金器盛銀,銀器盛金。金銀器中,盛滿琉璃及摩尼寶。玻璃器中,盛滿硨磲。硨磲器中,盛滿玻璃。碼瑙器中,盛滿真珠。真珠器中,盛滿碼瑙。火摩尼器中,盛滿水摩尼。水摩尼器中,盛滿火摩尼。如是等五百寶器自然出現。又雨眾寶及諸財物,一切庫藏悉令充滿,以此事故,父母親屬及善相師,共呼此兒,名曰:善財。

 

又知此童子已曾供養過去諸佛,深種善根,信解廣大,常樂親近諸善知識,身語意業皆無過失,淨菩薩道,求一切智,成佛法器。其心清淨猶如虛空,迴向菩提無所障礙。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如是觀察善財童子已,安慰開喻,而為演說一切佛法。

 

所謂:說一切佛積集法、說一切佛相續法、說一切佛次第法、說一切佛眾會清淨法、說一切佛法輪化導法、說一切佛色身相好法、說一切佛法身成就法、說一切佛言辭辯才法、說一切佛光明照耀法、說一切佛平等無二法。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為善財童子及諸大眾說此法已,慇懃勸喻,增長勢力,令其歡喜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又令憶念過去善根,作是事已,即於其處復為眾生隨宜說法,然後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從文殊師利所,聞佛如是種種功德,一心勤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隨文殊師利,而說頌曰:

 

三有為城廓,憍慢為垣牆。諸趣為門戶,愛水為池塹。

愚癡闇所覆,貪恚火熾然。魔王作君主,童蒙依止住。

貪愛為徽纏,諂誑為轡勒。疑惑蔽其眼,趣入諸邪道。

慳嫉憍盈故,入於三惡處。或墮諸趣中,生老病死苦。

妙智清淨日,大悲圓滿輪。能竭煩惱海,願賜少觀察。

妙智清淨月,大慈無垢輪。一切悉施安,願垂照察我。

一切法界王,法寶為先導。遊空無所礙,願垂教敕我。

福智大商主,勇猛求菩提。普利諸群生,願垂守護我。

身被忍辱甲,手提智慧劍。自在降魔軍,願垂拔濟我。

住法須彌頂,定女常恭侍。滅惑阿脩羅,帝釋願觀我。

三有凡愚宅,惑業地趣因。仁者悉調伏,如燈示我道。

捨離諸惡趣,清淨諸善道。超諸世間者,示我解脫門。

世間顛倒執,常樂我淨想。智眼悉能離,開我解脫門。

善知邪正道,分別心無怯。一切決了人,示我菩提路。

住佛正見地,長佛功德樹。雨佛妙法華,示我菩提道。

去來現在佛,處處悉周遍。如日出世間,為我說其道。

善知一切業,深達諸乘行。智慧決定人,示我摩訶衍。

願輪大悲轂,信軸堅忍轄。功德寶莊校,令我載此乘。

總持廣大箱,慈愍莊嚴蓋。辯才鈴震響,使我載此乘。

梵行為茵蓐,三昧為采女。法鼓震妙音,願與我此乘。

四攝無盡藏,功德莊嚴寶。慚愧為羈鞅,願與我此乘。

常轉布施輪,恆塗淨戒香。忍辱牢莊嚴,令我載此乘。

禪定三昧箱,智慧方便軛。調伏不退轉,令我載此乘。

大願清淨輪,總持堅固力。智慧所成就,令我載此乘。

普行為周校,悲心作徐轉。所向皆無怯,令我載此乘。

堅固如金剛,善巧如幻化。一切無障礙,令我載此乘。

廣大極清淨,普與眾生樂。虛空法界等,令我載此乘。

淨諸業惑輪,斷諸流轉苦。摧魔及外道,令我載此乘。

智慧滿十方,莊嚴遍法界。普洽眾生類,令我載此乘。

清淨如虛空,愛見悉除滅。利益一切眾,令我載此乘。

願力速疾行,定心安隱住。普運諸含識,令我載此乘。

如地不傾動,如水普饒益。如是運眾生,令我載此乘。

四攝圓滿輪,總持清淨光。如是智慧日,願示我令見。

已入法王位,已著智王冠。已繫妙法繒,願能慈顧我。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如象王迴,觀善財童子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復欲親近諸善知識,問菩薩行,修菩薩道。

 

善男子!親近供養諸善知識,是具一切智最初因緣,是故於此勿生疲厭。

 

善財白言:唯願聖者廣為我說,菩薩應云何學菩薩行,應云何修菩薩行,應云何趣菩薩行,應云何行菩薩行,應云何淨菩薩行,應云何入菩薩行,應云何成就菩薩行,應云何隨順菩薩行,應云何憶念菩薩行,應云何增廣菩薩行,應云何令普賢行速得圓滿。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為善財童子而說頌言:

 

善財功德藏,能來至我所。發起大悲心,勤求無上覺。

已發廣大願,除滅眾生苦。普為諸世間,修行菩薩行。

若有諸菩薩,不厭生死苦。則具普賢道,一切無能壞。

福光福威力,福處福淨海。汝為諸眾生,願修普賢行。

汝見無邊際,十方一切佛。皆悉聽聞法,受持不忘失。

汝於十方界,普見無量佛。成就諸願海,具足菩薩行。

若入方便海,安住佛菩提。能隨導師學,當成一切智。

汝遍一切剎,微塵等諸劫。修行普賢行,成就菩提道。

汝於無量剎,無邊諸劫海。修行普賢行,成滿諸大願。

此無量眾生,聞汝願歡喜。皆發菩提意,願學普賢乘。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說此頌已,告善財童子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求菩薩行。

 

善男子!若有眾生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事為難。能發心已,求菩薩行,倍更為難。

 

善男子!若欲成就一切智智,應決定求真善知識。

 

善男子!求善知識勿生疲懈,見善知識勿生厭足,於善知識所有教誨皆應隨順,於善知識善巧方便勿見過失。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國土,名為:勝樂。其國有山,名曰:妙峰。於彼山中有一比丘,名曰:德雲。汝可往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菩薩云何修菩薩行,乃至菩薩云何於普賢行疾得圓滿,德雲比丘當為汝說。

 

爾時!善財童子聞是語已,歡喜踊躍,頭頂禮足,遶無數匝,慇懃瞻仰,悲泣流淚,辭退南行,向勝樂國,登妙峰山。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隆智
  • 師父告訴我們許多次善財童子的公案, 顯然善財童子的公案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 很值得我們一篇一篇仔細的閱讀, 藉著佛, 菩薩的示現, 讓我們瞭解如何在學佛的道路上, 一步步的踏實.
    而從公案中也可以體會到師父的偉大, 他的一言一行都是那麼的符合經典上的教授, 是我們最佳的典範. 讓我們瞭解, 這一切都是可能的. 也發現廣論是那麼的殊勝難得, 將成佛之道用最簡單易於受持的方式來引領我們, 而又符合大經大論的教授.
    對於善知識的渴切追求, 我們是否能像善財童子一樣, 努力不懈的去尋求善知識的教授? 師父跟我們說, 我們先要具足弟子相, 就像善財童子一樣, 善知識因著大慈大悲的菩提心自然就會來攝護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