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無惱指鬘

 原文:

賢愚經卷第十一

無惱指鬘品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於時國王名波斯匿王。有輔相。聰明巨富。其婦懷妊。生一男兒。形貌端正。容體殊絕。於時輔相。見兒歡喜。即召相師。令占相之。相師看見。懷喜而言。是兒福相。人中挺特。聰明智辯。有踰人之德。父聞遂喜。敕為作字。相師問言。兒受胎來。有何異事。輔相答言。其母素性。不能良善。懷妊已來。倍更異常。心性恭順。樂宣人德。慈矜苦厄。不喜說過。相師言曰。此是兒志。當為立字。號阿舋賊奇。晉言無惱。兒漸長大。雄壯絕倫。有力士之力。一人敵千。騰接飛鳥。走疾奔馬。其父輔相。甚愛念之。於是國中。有一婆羅門。聰明博達。多聞廣識。有五百弟子。追逐隨學。爾時輔相。即將其子。往囑及之。令其學問。婆羅門可之。受持教授。阿舋賊奇。夙夜勤業。一日諮受。勝餘終年。學未經久。普悉通達。婆羅門師。異常待遇。行來進止。每與是俱。及諸同學。傾意瞻敬。爾時婆羅門師婦。見其端正才姿挺邈過踰人表。懷情色著。愛不去意。然諸弟子。與共周迴。行止不獨。無緣與語。有心不遂。常以歎悒。會有檀越。來請其師及諸弟子。三月一時。婆羅門師。內與婦議。我今當行受請三月。當留一人經紀於後。時婦內喜。密自懷計。白婆羅門。是事應爾。後家理重。宜須才能。可留無惱囑以後事。時婆羅門。即敕無惱。我今赴彼檀越之請。後事總多。須人料理。卿著才能。為吾營後。無惱受教。即住不行。師及徒眾。引導而去。其婦怡悅欣喜無量。極自莊飾。多作姿媚。與共談語。嬈動其意。無惱志固。無心相從。欲心轉盛。實意語之。我相欽愛。由來有素。但逼眾人。有懷未發。汝師臨去。吾故相留。今既獨靜。當從我意。無惱曉謝語言。我梵志法。不婬師婦。若當違犯非婆羅門。寧交取死。終不為此。於時師婦。望重違心。慚愧瞋憤。復作密計。候師垂至。挽裂衣裳。爴破其面。塵土坌身。憔悴臥地。無所言語。

 

時婆羅門師徒俱到。師即入內。見婦色狀。即問其故。何緣乃爾。婦垂泣言。不足問也。時婆羅門。重更問之。汝有何事。當相告語。云何不說。婦啼而言。汝所欽美。阿舋賊奇。自汝去後。常見侵凌。我適不從。抴裂我衣。壞我身首。汝畜弟子。云何乃爾。婆羅門聞。甚懷恚忿。語其婦言。此無惱者。力敵千人。輔相之子。種族強盛。雖欲治之。宜當以漸。詮謀是已。往見無惱。隨宜方便。而慰喻言。我去之後。苦汝營勞。又汝前後。奉事盡忠。常感汝意。思欲相酬。有一秘法。由來未說。若能成辦。直生梵天。無惱長跪。問是何事。答言。若持七日之中。斬千人首。而取一指。凡得千指。以為鬘飾。爾時梵天。便自來下。命終之後。定生梵天。無惱聞此情懷猶豫。復白師言。此事不應。殺害眾生。便生梵天。師又告言。汝我弟子。豈不信我至要之言。若汝不信則為義絕。隨爾道徑莫復此住。又更作呪。豎刀在地。說呪已訖惡心轉生。師知其意。即授與刀。受刀走外。得人便殺。取指為鬘。人見便號鴦仇魔羅。晉言指鬘周行斬害到七日。頭方得九百九十九指。唯少一指。殘殺一人。指數便滿。人皆藏竄。無敢行者。遍行求覓。更不能得。七日之中。不得飲食。其母憐愍。遣人為致。悉各懷懼。無敢往者。其母持食。躬自致往。兒遙見母。走趣欲殺。母時語言。咄不孝物。云何懷逆。欲危害我。兒便語言。我受師教。要七日中。滿得千指。便當得願生於梵天。日數已滿。更不能得。事不獲已。當殺於母。母又語言。事苟當爾。但取我指。莫見傷殺。於時世尊具遙覩見。知其可度。化作比丘。行於彼邊。鴦仇摩羅。已見比丘。捨母騰躍。走趣規殺。佛見其來。徐行捨去。指鬘極力走不能及。便遙喚言。比丘小住。佛遙答言。我常自住。但汝不住。指鬘復問。云何汝住。我不住耶。佛即答言。我諸根寂定。而得自在。汝從惡師。稟受邪倒。變易汝心。不得定住。晝夜殺害。造無邊罪。指鬘聞此意欻開悟。投刀遠棄。遙禮自歸。於時如來爾乃待之。還現佛身。光明朗日。三十二相。昺著奇妙。指鬘見佛光相威儀。以身投地。悔過自責。佛粗說法。得法眼淨。心遂純信。求索出家。佛即可之。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衣著身。隨彼所應。重為說法。心垢都盡。得羅漢道。佛即將其。還祇陀林。

 

師父對「無惱指鬘」公案的開示:

指鬘就是鴦掘摩羅,他是舍衛國一位非常有名的大力士,腦筋又好,後來受了惡師的教唆:「你去殺一千個人,把他們的指頭串起來掛在脖子上,將來就可生梵天。」由於這個因緣,所以稱為「指鬘」。他見人就殺,殺了九百九十九人,還差一個人,有一天他看見他的母親,他想:既然找不到別人,沒辦法只好把母親殺掉。正當他準備殺他母親的時候,因為他宿生的善根,感得佛來攝受他、為他說法,後來他就跟佛出家,並證得了阿羅漢果。

 

釋文:

指鬘王剛出生時,非常聰明,極為善良,相續中具有大慈大悲心,沒有其他的煩惱,所以人們稱他為“無惱”。後來他依止一位婆羅門上師學習吠陀。一次,有人請婆羅門師徒到別的地方去做三個月的事,婆羅門的妻子由於特別喜歡無惱,所以借機對婆羅門說:「如果你和眾弟子都去了,那我一個人怎麼處理這麼多的家事?不如你讓無惱留下來,他平時比較勤快,態度也很不錯,讓他幫我料理亂七八糟的家務事,可不可以?」婆羅門覺得言之有理,於是就答應了。

他們離開以後,婆羅門的妻子非常高興,趕緊梳妝打扮,準備各種美味佳餚,做出種種媚態來引誘無惱。但是無惱認為自己婆羅門(梵志)的種姓非常高貴不能失毀,再加上不能侮辱自己的師父,所以寧死也不願意跟她發生任何不清淨的關係。

婆羅門的妻子極為生氣,當婆羅門回來的時候,就把自己的衣服撕破,臉也抓破,身上遍滿塵土,一直死去活來地在地上滾來滾去。婆羅門見此情景忙問什麼原因,開始她一直不肯說,後來又問了一次,她才“委屈”地說道:「本以為無惱是個好人,沒想到他趁你走後,欲對我進行非禮,我沒有滿他的願,他就把我侮辱成這個樣子。你一定要懲罰他!」婆羅門說:「無惱並不是一般的人,他可以力敵千人,種姓也極為高貴,普通人根本惹不起他,跟他作對不太容易,我們必須要從長計議。」

然後他來到無惱面前說:「我有一個非常殊勝的秘訣,可以直接成就梵天果位,你願不願意學?」無惱特別的高興,馬上在師父面前合掌頂禮,說自己非常願意學,並問那是什麼法。婆羅門說:「七天之內殺一千個人,用他們的手指串成念珠作裝飾品,這樣你一定會獲得成就。」由於無惱非常善良,不願意做這種壞事,就對師父說:「殺人是壞事,尤其能失毀我們的婆羅門種姓,這一點我怎麼樣也不願意做。」但他的師父功夫比較厲害,把長長的刀子插在地上,就開始念惡咒,通過咒語的加持,無惱的心裏逐漸生起惡念,到了一定的時候,心智完全被惡咒所迷,提起刀子到處見人就殺。到了第七天,他已經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還差一個人。

當時所有的人一聽說“指鬘來了”就東躲西藏,全國上下根本找不到人影,所以他非常的著急。他母親由於悲湣他七天不吃不喝,所以想給他送一點飲食,她想:「無惱可能會殺我,但不管怎麼樣,他畢竟是我的兒子,七天都沒有吃一粒米了,我實在不忍心。」在送食物的時候,指鬘確實準備殺母親,母親苦勸他不要做如此忤逆之事,正在此時,佛陀觀察度化指鬘的機緣已經成熟,便化作一比丘在遠遠的地方走來走去。見到比丘,指鬘心想:「她畢竟是我的母親,還是殺那個比丘好。」於是往那個比丘的方向追去。在追的時候,比丘的步伐特別慢,而指鬘雖然一直在跑,但怎麼樣也追不上,於是就在很遠的地方遙喚:「比丘啊,你給我站住!」比丘告訴他:「我一直都是安住的,只是你沒有安住而已。」指鬘覺得有點奇怪,問他為什麼這樣說。比丘答道:「我本來諸根寂靜,恒得自在,而你被惡師所惑,隨自己的煩惱分別念一直在跑,造下了無量無邊的罪業……」一聽這些教言,指鬘當下開悟,獲得了阿羅漢果位。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奕成
  • 如證法師的話:
    故事中佛陀生生世世都在幫助指鬘扭轉他的業。
    我們跟師長的緣也是多生多劫的,
    師長生生世世發願來幫助我們,
    只要我們不棄捨自己,
    師長是絕對不會棄捨我們的。

    師父也一直在憶念我們,
    被師長呵護憶念的人是幸福的。
  • 奕成
  • 師父常說:「寧願千年不悟,不可一日錯路‧」
    鴦掘摩羅本是年輕有為之人,可惜投錯師門而成殺人魔王,
    從此公案,可見惡知識之可怕。
    但也從中更確信世尊的威德與大慈大悲,
    即使是人見人怕的殺人魔王,佛亦不棄捨,還是度化了他。
    鴦掘摩羅勇於認錯,隨佛出家並證阿羅漢果。
    一個罪惡深重的人,尚且可以成就,
    思惟我等,有善知識引導,並有傳承教法,何患沒有成就之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