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璣集

正聽軌理()依六種想 之二

編輯室整理

*摘自日常師父開示

                                                   廣論錄音帶第十一卷

殷重修行

知道自己有病找到醫生,得到醫生開的藥,緊跟著自己去吃藥治病。世間身體上的病是吃醫生所開的藥去治病;出世間,身心上的病是依著法師所開的法藥去修行。依著法去修的話不管做什麼,都在增長功德、淨除罪障;拜佛、念佛、參禪、早晚課、聽經,乃至於睡覺吃飯,無一不是。也許有人會說,古人所說的穿衣吃飯無不是道,但那是開悟了以後的事情,的確是這樣,開悟對我們現在來說是一個「果」,但是因地當中,要怎麼樣做才能感得這個果呢?就得靠修行,聞、思二個階段怎麼修?然後拿聞思階段的修作為因,才能夠感得修相應的果!這個次第,起心動念都和法相應,把這個心念放在日常生活的行、住、坐、臥當中,才是真正的修行。

努力修習

說法師長告訴我們的教授,一定要照著去修習。「修」就是修改;「習」就是不斷地去做。修改什麼呢?修改以前和無明、煩惱相應的行。很多人都有一點「小聰明」,無始以來真正害我們的就是這個小聰明,真正惟一救怙就是佛法。所以最重要的是把這個小聰明拿掉。自己的見解就是見惑;我們的習性就是思惑;細微的部份就是塵沙惑等等,只改一兩次,修正不過來,因此要不斷地努力修習。

法相之美

法相之美,美不可言!假如把它看成單單是文字,麻煩就來了。對於愛念書人宿生的習氣,看的書很多;說起道理來頭頭是道,但是說完了以後,到此為止,這是真正的法相嗎?不是的,指出法的行相來才叫「法相」…貪是什麼樣子呢?瞋是什麼樣子呢?認得它的行相才叫法相,怎麼可以說文字就叫法相呢?文字只是法相百千萬分當中的一個而已。因為認得行相才知道如何淨除它。例如拔草,跑到苗圃裡去,茫茫一片,打起精神努力去拔,拔完了一看,草固然沒有了,菜、花也通通拔掉了,豈不是笑話?其問題就是出在不認得行相,把握不住真正的重點。修行就是耕耘我們的心田,如果心裡面哪一根是雜草,哪一根應該保留都不知道,一股腦兒亂來的話,能修行嗎?

圓具道分

我們從無始以來遭到煩惱大病,現在得到了完整的教授,了解了佛所說的真正內涵。雖然能修,但是若修一兩次是不夠的,應該怎麼辦呢?應該圓具一切道分,整個內容要通通了解,然後去修。對這一點大家容或有一個疑問:等到樣樣了解了再做,怎麼可能呢?絕不是這個意思。舉個簡單的譬喻,譬如說要造一座高樓大廈,不是一口氣就能把它造起來,而是把建高樓大廈的次第步驟完全把握住,然後照著這個次第步驟去做的話,必定沒問題,如果把握不住次第的話,東摸西摸,結果一無是處。所以不急著去造房,先想房子要多大?請一位好的建築師畫藍圖,依著次第一步步建造,如此雖然表面上沒有動工,可是一動工的話一路上去,水到渠成高樓大廈建成功了。

病者自過失

因為重病所以去找醫生,幸運地找到黠慧精明的好醫生,這個醫生就是佛。佛是大醫王,不但有大悲心願意救我們,而且有大智慧了解怎樣救我們;我們所有的病,其病根、病因、治好的狀態他都清楚。現在我們得到了好藥,假如不照著他開的藥去服用的話,這不是醫生的過失,也不是這個藥不好,而是病人自己的過失!佛陀已經把最圓滿的教法告訴我們了,如果不照著去做,就像把藥背在身上一樣,永遠醫不好病!

大丈夫

我們要跟誰鬥,不是要征服別人,是要征服自己的煩惱。跟別人鬥沒有用,即使你不鬥他,最後他也會死的。天下沒有一個人不死的,再大的冤家仇敵到最後都要死的,只有一樣東西煩惱,它永遠存在,所以有本事征服煩惱,才是真正的大丈夫。

聞思修

行持之前一定要懂得怎麼行持,要懂得怎麼去行持,一定要從善知識那兒聽聞。所以,聽聞是行持的第一個關口。但是「聽聞」不大容易,我們以為一聽就懂,其實不那麼簡單!聽完了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去想去看。少數因為宿生用過功,所以一聽就把握住訣竅,大部份的人,聽的時候蠻來勁,聽過以後腦筋一片糊塗,這是我們不能用功的原因,所以聽了以後要馬上去做,這個聞思修必然的關係。

敷衍了事

聞、思、修有其必然的關係,現在舉個例子,讓自己好好的反省一下,例如,我們喜歡看報紙,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打開報紙,看得很起勁。看完了問我們,今天報紙寫些什麼事情?我們回答得出來嗎?天大事情也許記得,其他的事情,迷糊一片。學廣論如果也這樣學的話,是對不起我們自己,是耽擱我們的生命。敷衍了事的結果,認都不認得,還談修?還談殷重修?不殷重修,毛病根本改不過來!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