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利弗是以母親的名字而立名。舍利是一種鳥的名字,這種鳥的眼睛特別明亮。舍利弗的母親於女人中最聰明,聰明相在眼。他母親的眼睛就好像舍利鳥的眼睛般明亮,故名舍利。弗,即是兒子的意思。舍利弗即舍利的兒子。

舍利弗八歲就能與大論議師辯論,十六歲已經讀盡一切經典。最初跟一位名曰沙然的外道學道術與目犍連為師兄弟。外道臨終時他們倆侍奉在側,外道忽然放聲大笑起來。舍利弗問他為何笑?外道說:「世間人無眼,只知有恩愛,不知業報各不相同。我見金地國王死後火化時,他的夫人亦跳入火中同死,希望來世能與國王同生一處。」言畢即命終。這句話的意思是指每個人的業報不同,死在一處未必將來就能夠生活在一起。如果國王前生的善業成熟而夫人的善業未成熟,反而惡業成熟,那麼國王生三善道而夫人墮三惡道,這樣便不可能同生一處。反之,夫人善業成熟而國王惡報現前,那麼夫人生在人天享福而國王在惡道受苦,亦不可能同生一處。

 

舍利弗把這件事記錄下來,遇到金地國的商人便向他們查問可有此事,商人答言有。舍利弗言:「一定是沙然沒有授我們這一個道法。」於是與目犍連商量尋師學道術。他們互相約定,先得解脫者必定回來告訴另一人。

 

有一天,舍利弗在路上遇到馬勝比丘,見他威儀具足,舉止安祥,必定是一個有道的人。舍利弗上前請問他:「你跟誰學道?」馬勝比丘答:「我跟佛學。」「佛教了你些甚麼,你可以說一點給我知嗎?」馬勝比丘說:「我生性愚蠢,未能全學佛所教。」於是說了一首偈:「諸法因緣生,諸法從緣滅。我佛大沙門,常作如是說。」

 

舍利弗聽了這首偈,即時得初果須陀洹。他立即跑回去見目犍連。目犍連見舍利弗容顏光潤,知道他已經得了甘露法味,於是問他。舍利弗立即把剛才馬勝比丘所說的偈告訴他。目犍連聞已,要求他再說一遍。舍利弗重說:「諸法因緣生,諸法從緣滅。我佛大沙門,常作如是說。」

 

目犍連聽罷又再請他重說,於是舍利弗對他重說第三遍。第三遍說畢,目犍連亦得初果。兩人來到佛所,佛說:「善來比丘!」他們的鬚髮自落,自然有袈裟披體。七日後証得阿羅漢果。

 

 

《寶星陀羅尼經》卷1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住王舍城竹林迦蘭陀池邊。與大比丘眾一千人俱。皆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辦。捨諸重檐。逮得己利。盡諸有結。皆得正知。心善解脫。及大菩薩一萬人俱。其名曰持須彌頂童真。水智童真。地智童真。勝智童真。空智童真。明智童真。電智童真。文殊師利童真。降伏勝童真。水天童真。無垢童真。彌勒菩薩摩訶薩等而為上首。一切皆得羼提陀羅尼三摩提。具足一切法無障礙智。於一切眾生其心平等。過諸魔界。善入一切如來智境界。具足大慈大悲善解方便智。皆隨佛住王舍大城竹林迦蘭陀池邊。

爾時王舍大城有二外道。聰慧明達過十八明處。與五百人俱。一名優波底沙。二名俱利多。而為上首。共相謂言。契同甘露。爾時長老阿說示(唐言馬勝)於日初分著衣持鉢。入王舍大城乞食。時優波底沙。見阿說示生希有心。我未曾見如此沙門威儀庠序。更無有人如彼比丘。我應往問。今此長老以誰為師。依誰出家。依誰求法。爾時優波底沙即往彼所到已問訊。種種語已却住一面。白長老阿說示言。以誰為師。依誰出家。依誰求法。爾時長老阿說示答優波底沙言。有釋種子。勇猛精進能大苦行。於一切處最上自在。已度生死無邊大海。今以大悲欲度眾生。號名為佛。覺悟眾生乾竭苦海無與等者。我常歸依求無垢法。優波底沙言。彼師為汝說何等法。以何教示。時長老阿說示答優波底沙曰。善哉快哉。諦聽諦聽。當為汝說。便說偈言。

 煩惱業因緣  世間如是轉

 煩惱業不生  導師如是說

 生老死定壞  彼解脫無上

 如彼勇牛王  如來自悟說

爾時優波底沙聞此法已。遠塵離垢法眼清淨。得須陀洹果。而說偈言。

 我證解實法  永竭生死河

 所謂如來說  難得甘露藏

 眾生得息苦  智慧能斷除

 諸法種種修  能作究竟道

 行此究竟道  得無等涅槃

爾時優波底沙說此偈已。白長老阿說示言。長老汝師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今在何處。阿說示答言。長老。我師如來。今在王舍城竹林迦蘭陀池邊。與大比丘眾一千人俱。本是外道值佛出家。優波底沙言。我今辭善知識及諸眷屬詣佛出家。爾時優波底沙禮阿說示足。右遶三匝辭已而去。往俱利多所。時俱利多見優波底沙從遠而來。見已白優波底沙言。仁者。諸根清淨顏色怡悅必得甘露。優波底沙言。如是長老。我於今者得甘露法。諦聽諦聽。今為汝說我所得法。爾時俱利多即從坐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便說偈請。

 說此吉祥無憂道  此道疾度三界海

 分別諸陰大怨賊  乘此道已不還有

爾時優波底沙以所聞偈。即為說之。

 煩惱業因緣  世間如是轉

 煩惱業不生  導師如是說

 生老死定壞  彼解脫無上

 如彼勇牛王  如來自悟說

爾時俱利多聞此偈已心大歡喜。重更讚歎請說前偈。

 苦滅寂無垢  牟尼說此法

 一切煩惱滅  諸見無知斷

 穢惡有為空  無我不可信

 重說無垢句  我聞得涅槃

爾時優波底沙。即便重為說所聞偈。

 煩惱業因緣  世間如是轉

 煩惱業不生  導師如是說

 生老死定壞  彼解脫無上

 如彼勇牛王  如來自悟說

爾時俱利多聞此偈已。遠塵離垢法眼清淨。得須陀洹果。復以偈讚。

 如此真行法  度流之疾船

 此智息三苦  能度於世間

 諸陰煩惱魔  知此能調伏

 解脫離怨諍  乾竭於苦海

時俱利多言。今佛世尊住在何所。優波底沙言。長老。我聞世尊在王舍大城竹林迦蘭陀池邊。與大比丘僧及菩薩眾俱。我今定當與汝俱往至世尊所求佛出家。俱利多言。如是長老。可語弟子往世尊所相隨出家。時優波底沙與俱利多往自眾所。爾時惡魔於一念頃。聞中摩伽陀國有二外道。優波底沙共俱利多及諸眷屬。聰明具足名稱廣遠。是善丈夫。欲於沙門瞿曇法中出家學道。彼作是念。呵奇哉。若此二人於彼沙門瞿曇法中而出家者。空我境界。我應至彼二丈夫所。破其出家令著惡見。爾時惡魔於一念頃從自宮沒。作阿說示形相威儀。便於中道現二人前。作如是說。

 如我先所說  試汝非決定

 如汝意所行  宜速受欲樂

 一切黑白業  因果悉皆無

 無生老病死  亦無於後世

 福非福果業  無有此因作

 釋子為利說  汝莫信故去

爾時優波底沙俱利多聞此說已咸作是念。此惡魔來欲壞我等出家之事。爾時優波底沙顧謂弟子作如是言。汝等今者當憶世間所有過患。便說是偈。

 眾生為老逼  死苦之所纏

 應當斷彼二  決定當出家

爾時俱利多即以偈頌答魔王曰。

 知無上善智  持法滅三苦

 汝說不斷貪  我智終不動

 如是堅固心  於餘人所無

 我等出苦輪  正智所不惑

 勿假師子像  而作野干聲

爾時見諦諸天住虛空中讚二丈夫言。善哉善哉。汝二丈夫。於一切眾生中最為上首。此道勝妙。於一切世間最為第一。此道息一切苦。此道入一切如來行處。此道一切諸佛所共稱揚。所謂依佛出家。是時惡魔心生憂苦便沒不現。

爾時優波底沙共俱利多。自觀己眾喚諸弟子作如是言。汝等應知。我等欲度老死苦海故依佛出家。汝等若不樂佛出家可於此住。時五百弟子咸作是言。我等解法皆依師學。二師決定大處出家。二師所依出家處。我等隨師。亦依彼眾出家學道。

爾時優波底沙及俱利多。與五百徒眾欲往佛所。是時惡魔知彼事已。於王舍城外化作大坑。深百由旬。令彼二人不得往詣佛世尊所。是時如來以神通力。令彼二人不見大坑直道而去。是時惡魔於二人前。復更化作高峻大山。高千由旬。峻嶮堅岨無有穿缺。於彼山中復更化作一千師子。威猛可畏。是時世尊以神通力加彼二人。不見大山及彼師子。又無威猛可畏之聲。直道而往詣世尊所。及彼無量百千之眾。圍遶供養說法之處。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見彼二善丈夫為眾上首。與諸徒眾來至我所。汝等見不。諸比丘答。咸言我見。佛言。此善丈夫及諸徒眾我邊出家。一人於我一切聲聞弟子之中智慧第一。一人於我聲聞眾中神通第一。

是時眾中有一比丘。以偈讚曰。

 此二聰叡眷屬俱  利益上者佛已記

 具智神通無所畏  故我承迎二丈夫

爾時彼比丘說此偈已即從坐起。與無量比丘眾及出家優婆塞等迎彼二人。善言問訊。時彼二人往到佛所。到已頂禮佛足。右遶三匝住立佛前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求佛出家。受比丘戒修行梵行。

佛言。善男子。汝二人名字何等。優波底沙言。底沙是父。舍利是母。我今從母。故名舍利弗。父母今者聽我出家。俱利多言。憍陳如是父。目伽羅是母。我今從母故名目伽羅父母今者聽我出家。

佛言。汝等二人及諸眷屬。可於我所出家具足修行梵行。作是語已。時此二人成具足戒。五百徒眾未久之間。亦同二師得具足戒。」(CBETA, T13, no. 402, p. 537, a8-p. 538, c16)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出家事》卷2

「此有度舍利目連緣。

爾時有教師。名曰珊逝移。即便詣彼。問諸人曰。此教師何處宴坐。其教師先在房中。聞是語已。便作是念。我久在此。不聞說此宴坐之語。時俱哩多等復作是念。彼人宴坐。我等不應輒令起動。待坐起已。即應相見。作是念已。便隱屏處。爾時珊逝移從宴坐起。諸根清淨。彼二知已。即便詣彼。白言。仁者有何法眼。作何致示。有何殊勝。修何梵行。復得何果。答曰。我如是見。我如是說。實不妄語。不害眾生。常不生不死。不墮不滅。當生二梵天。爾時彼二問曰。所說何義。答曰。不妄語者。名為出家。不害生者。與一切法以為根本。常不生不死不墮不滅等處。是為涅槃。生二梵者。諸婆羅門等所修梵行。皆求彼處。聞是語已。白言。尊者。願與我等。攝受出家。修行梵行。即俱與彼二人出家。既出家已。四遠皆聞俱哩多等於珊逝移處。而得出家。于時珊逝移多獲利養。即作是念。我昔族望憍陳種姓。今時亦為憍陳種姓。今獲利養。莫不由彼二人福德。非我福故。作是念已。時珊逝移先有五百弟子。常教論典。即命彼二。各領二百五十弟子。受其教法。時珊逝移便染時患。時鄔波底沙告俱哩多曰。師今染患。汝求醫藥。為看侍耶。答曰。仁有智慧。宜應看侍。我當求藥。時俱哩多求得諸藥根莖花等。與師噉服。其病轉加。于時教師即便微笑。底沙白言。大人無緣。必不應笑。師今微笑。有何因緣。師便告曰。如汝所言。我向所笑。金洲有王名曰金主。命終欲焚。其妻悲惱。亦自焚身。眾生愚癡。由慾所牽。欲情染故。受斯苦惱。鄔波底沙白言。何年日月。有如是事。答曰。某年月日。及以時節。其二弟子即便錄記。又白師曰。我所出家。求斷生死師既獲已。願今教我。得斷生死。師即答言。我意出家。亦求此事。如汝所請。我不獲得。然十五日褒灑陀時。有諸天眾。在於虛空。作如是語。於釋種中。有童子生。於雪山所有河。名曰分路。於彼河側。有劫比羅仙人住處。有婆羅門。善解天文。及能占相。彼記童子。當作轉輪聖王。彼若出家。當證如來應正等覺。名聞十方。告弟子曰。汝等於彼教中出家。修持梵行。不應自恃族種尊高。應修梵行。調伏諸根。汝等於彼。當得妙果。不受生死。說先語已。而說伽他曰。

 積聚皆消散  崇高必墮落

 會合終別離  有命咸歸死

爾時教師不久命終。諸弟子等。以青黃赤白繒綵纏已。將向林中。以禮焚訖。于時金洲有婆羅門。名曰金髮。從彼來至王舍城中。到鄔波底沙處。時鄔波底沙問。汝從何來。答曰。從金洲來。汝彼曾見希有事不。答曰。不見餘事。然金主王命終焚燒。其妻悲念。亦自焚身。便即問曰。何年日月。答曰。某年月日。及以時節。其鄔波底沙自撿私記。誠如師言。時俱哩多告鄔波底沙曰。我之教師。已證妙法。然師祕法。不教我等。師若不證天耳法眼。寧知他方有如是事。時俱哩多便作是念。鄔波底沙。聰明智慧。於教師處。應得妙法。不教於我。作是念已便即告曰共立誓言。若先證得上妙法者。應相度脫。作是誓已。俱遊人間爾時菩薩年二十九。欲在王宮。受五欲樂。既見生老病死。心生厭離。中夜踰城。往詣林藪。六年苦行。都無所獲。隨意喘息。便飡美味乳酪等食。酥油塗身。以香湯浴。便即往詣軍營聚落。受歡喜歡喜力二牧牛女十六倍乳糜。菩薩食已。時有黑色龍王。讚言善哉。復有一人。名曰常住。授與菩薩吉祥草已。即詣菩提樹下自敷斯草。其草不亂。便即右旋。於此草上。結跏趺坐。端身正念。便即發要期之心我若諸漏不盡。終不起于此座。

爾時菩薩應未證悟。便即降伏三十六萬俱胝惡魔。其魔各有百千鬼神眷屬。爾時菩薩以慈鎧仗。降伏魔已。便證無上正等菩提。時有梵天。來請世尊。於波羅痆斯。三轉法輪。時會聽者。有大臣子五十餘人。既聞法已。並請出家。及受近圓。

爾時世尊復詣聚落。名白[*]林。有六十人。同為善伴。聞佛說已。便得正信。復詣聚落。名曰軍住。其聚落主。有二女人。一字難陀。二名難陀波羅。聞佛說法。同前正信。復有一池。名憂樓頻螺。其處有一大仙。名曰迦攝。并諸弟子一千人俱。聞佛說法。咸請出家。及受近圓。佛到伽耶頂制底所。有伽耶迦攝。示現三種神變事已。遂令迦攝。住圓寂處。後往杖林。令摩揭陀主影勝大王。得見真諦。與八萬天眾。及摩揭陀國婆羅門居士。至王舍城。住於竹林爾時世尊在竹林園。羯蘭鐸迦池側。時鄔波底沙。與俱哩多。遊行人間。至王舍城乃見城中寂靜。便作是念。有二事因。令彼大城。得寂靜住。或為有他怨怖。或緣有大威德沙門婆羅門。作是念已。即行觀星。無他怨怖。面點三畫。漸次遊從。復有無量百千萬人。隨後而去。後於異時。面粧畫已。漸次遊從。隨後無有一人。便作是念我先遊從。乃有無量百千人眾隨從。今無一人。是事云何。爾時諸佛常法如餘。佛即作念。此異學人。一名地師。一名拘哩多。已於過去諸佛之所。多種善根。久修福業。猶如熱腫。時節若熟。逢緣發破。即得除愈。此人根熟。今正是時。佛又觀其根器。云何得度。復於誰處。而得有緣。觀知此人當於具足律儀人所。而得發心。世尊即令馬勝苾芻。往彼而度。時馬勝苾芻威儀庠序。諸天人眾。見者發心。佛告馬勝。汝可攝受二人。既受勅已歡喜默然。頂禮佛足。便即往去。爾時馬勝至明食時。著衣持鉢。入王舍城。次第乞食。威儀庠序。顧若牛王。時鄔波底沙梵志出遊。乃見尊者馬勝。威儀具足。與世希奇。歎未曾有。于時鄔波底沙便作是念。所有城中諸出家者。非與此等。我應問彼。誰邊出家。所學何法。教師是誰。作是念已。便往近路。而候尊者。于時尊者從彼而來。鄔波底沙見已。便即問曰。誰是汝師。所學何法。誰邊出家。馬勝答言。我之大師。是釋迦種。沙門喬答摩。今證無上正等菩提。彼是我師。我依於彼。剃除鬢髮。而為出家。修行梵行。讀誦教法。爾時鄔波底沙告言。具壽。願與我說。令我得聞。馬勝報曰。如來教法。甚深微妙。難解難知。我近出家。不能廣說。然我今者不能記文。略說其義。底沙告曰。願說其義。爾時馬勝便以伽他。而告之曰。

 諸法從緣起  如來說是因

 彼法因緣盡  是大沙門說

說是頌已。時鄔波底沙即便離垢。證得法眼。法中之眼。得見法已。心無疑惑。情無畏懼。忽便起立。恭敬合掌。作如是言。此是我師。此是正法。住此法者。更不墜墮。是無憂處。我從無量曠大劫來。未曾聞此甚深要法。即告具壽。大師世尊。今在何處。答曰。我之大師。在王舍城。羯蘭鐸迦池側。時鄔波底沙聞是語已。歡喜踊躍。恭敬合掌。右遶三匝。奉辭而去。便即往詣俱哩多處。時俱哩多遙見而來。告鄔波底沙曰。汝今容貌。異常鮮潔。諸根清淨。為得甘露上妙法耶。鄔波底沙答曰。如是如是。如汝所言。時鄔波底沙具申上事。說伽他曰。

 諸法從緣起  如來說是因

 彼法因緣盡  是大沙門說

爾時俱哩多聞是法已。告言。具壽更為我說。時鄔波底沙復為重說。

 諸法從緣起  如來說是因

 彼法因緣盡  是大沙門說

說是法已。時俱哩多便得離垢。證得法眼法中之眼。既見法已。恭敬合掌。歡喜頂禮。作如是言。此是正法。若住此者。不墮落處。我從無量俱胝劫來。未聞此法。時俱哩多告鄔波底沙曰。大師世尊今在何處。答曰在王舍城羯蘭鐸迦池側。聞是語已。又告鄔波底沙。今宜共往。於彼出家。修行梵行。答言。甚善。俱哩多曰。問諸弟子。共許以不。鄔波底沙報言。善哉善哉。汝是名德。眾所知識。應問弟子。爾時俱哩多告諸弟子曰我與鄔波底沙。今欲往詣佛世尊所。出家學道。修行梵行。汝等云何弟子答曰。我等所學。皆依師授。今鄔波馱耶隨佛出家。我等亦願隨佛出家。師告言善今正是時。爾時鄔波底沙與俱哩多。各與二百五十弟子。即出王城。欲往羯蘭鐸迦竹林池所。爾時具壽馬勝苾芻。去世尊不遠。在一樹下。寂然宴坐。鄔波底沙既遙見已。告俱哩多曰。為當先去禮世尊耶。為先於鄔波馱耶處。而為聽法。俱哩多曰。應聽法處。作是語已。俱詣尊者馬勝苾芻處。頭面禮足。退坐一面。爾時如來眾中。有一婆羅門。先事月神。世尊。為彼婆羅門。而說伽他曰。

 若人能了法  無論老與少

 當須起恭敬  猶如月初出

爾時會中。有一事火婆羅門。世尊復為而說頌曰。

 若人能了法  無論老與少

 當須起恭敬  如火能淨穢

爾時鄔波底沙。與俱哩多等。頂禮尊者馬勝足已。即詣佛所。爾時世尊。與無量百千苾芻眾等。前後圍遶。而為說法。世尊遙見俱哩多等。便告諸苾芻曰。汝等見此二人。大眾圍遶。而為上首不。答言。如是。我等已見。世尊復言。汝等當知。此二人等。於我法中。出家學道。於聲聞中。神通智慧。最為第一。時俱哩多。及鄔波底沙。至世尊所。頂禮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願與我等。於善法中。出家近圓。成苾芻性。修持梵行。

爾時世尊命彼二人善來苾芻。修行梵行。佛既語已。時彼二人。鬚髮自落。袈裟著身。如曾剃髮。已經七日。威儀具足如百歲苾芻。而攝頌曰。

 世尊命善來  諸根得寂靜

 髮落衣著身  威儀如百夏」(CBETA, T23, no. 1444, p. 1026, a18-p. 1028, a26)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