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象護前世只是在幾小時中,對泥塑的菩薩坐騎象身做了一些修補與發願,以此換來的果報卻極為廣大——多生多世出身尊貴,生活富裕安樂,相貌莊嚴,並有金象恒時侍衛。由此可見,內業的增長遠遠超過外種的增長。了知此理之後,誰不願在心田之中播下善業種子呢?

  一時,佛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當時,摩伽陀國中有一位長者,生了一個男孩,相貌具足,非常討人喜愛。當他出生之日,庫倉中自然出生了一頭金象,父母很歡喜,請來相師為孩子取名。相師們見到孩子的福德,就問他的父母:「孩子出生時有何瑞相?」父母說:「有一頭金象伴隨孩子出生。」因為這個瑞相,便為孩子取名為象護。

  象護漸漸長大,稀奇的是,象也漸漸長大。象護能走路時,象也會走路,而且出入都是形影不離。如果象護不想使用大象,大象就安靜地住在家中,而且大象的大小便全是金子。

  象護常常與五百長者子一起遊戲,孩子們相互談論家裡稀奇的事。有的說:「我家的房屋、床榻、桌椅全是七寶做成的。」有的說:「我家的房屋、園林也是衆寶合成的。」有些說:「我家的庫倉充滿了妙寶。」有許多諸如此類的說法。

  這時象護就說:「我誕生之時,家中自然出生了一頭金象,等我長大能走路時,象也如此,它和我從無違逆。我常常騎著它四處遊觀,快慢很隨我意,而且它的大小便都是金子。」

  當時的王子阿闍世也在這群小孩當中,聽到象護所說,他心生邪念:假如我作國王,這頭金象一定要屬於我。他當上國王時,果然叫象護帶著金象一起入宮。

  當時,象護的父親對他說:「阿闍世王是個兇暴無道的暴君,他貪心很大而且慳吝,你想想,對父親他都那樣地虐待,何況對其他人呢?他今天叫你,恐怕是要奪走你的金象。」

  象護說:「不必擔心,我的金象無人能奪走。」

  父子倆騎著金象,一起去見阿闍世王。到了王宮門口,門人進去通報,阿闍世王命令他們乘象進宮。象護父子乘著金象進入宮內,下象跪拜之後,又向國王問訊請安。國王很高興,叫他們就座之後,命人端上飲食,就這樣粗略地說了幾句。不久,象護父子即將告辭離去時,阿闍世王說:「象護,你走吧,象就留在這裡。」象護也沒有傷心,他很高興地留下金象,徒步走出王宮。

  沒過多久,金象忽然隱身地中,又從地下踴出門外,象護仍然騎著金象回家去了。但是沒過多久,他又想:阿闍世王是個無道暴君,他的刑罰根本不講道理,我可能會因為這頭象而被他殘害。現在佛在世間饒益衆生,我不如出家去修梵行。於是,他向父母請求出家,父母同意之後,他就騎象來到祇洹精舍,頂禮世尊之後,表白心願。佛開許他說:「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衣在身,成為沙門。」佛為他開示四諦法,他當即證得阿羅漢果。

  每次,他和比丘們在林間樹下思惟修道時,金象也是與他形影不離,於是成為一大新聞。舍衛國人聽說象護有一頭金象,都好奇地前來觀看,結果弄得吵鬧不堪,妨礙比丘們行道。比丘們便將此事反映給佛陀。佛告訴象護:「這頭金象使得人心憒鬧,你趕緊將它驅走吧。」

  象護說:「我早就想讓它走,但它始終不肯走。」

  佛告訴他:「你可以說:‘我生死已盡,不需要你了’,這樣連說三次,它就會自然消失。」

  象護如是而說,金象便隱入地中。

  當時,比丘們覺得此事稀奇,就請問世尊:「象護比丘過去修過何種福德,在何種福田中種植善根,所以獲得這樣巨大的果報?」

  佛說:「衆生在三寶福田中種植微少善根,就能獲得無量無邊的果報。那是在過去迦葉佛的時代,當時人壽兩萬歲,佛教化完畢後趣入涅槃。佛的靈骨分佈各地,人們建造了許多塔廟供奉這些靈骨。當時有一座塔,塔中供奉著菩薩從兜率天乘象入母胎的塑像,象身已有些剝落、破損。有一人右繞佛塔時,看見象身破損,他心想:菩薩所乘之象現在損壞了,這不好,我應當把它修補好。於是取泥修補象身,又用雌黃塗上色彩。修復之後,他心中發願:以此功德願我將來常常尊貴,財富受用不缺。因此,他命終之後,轉生天上,天壽窮盡,又下生人間,常常都是受生在尊貴富樂的家庭,相貌也很端正,超出常人,更稀奇的是,恒時都有金象隨時侍衛著他。

  當時修補象身的人,就是今天的象護。因為他修補象身,從此天上人間受用自然,而且他以恭敬心供奉三寶,所以今天能值遇我而受我教化,心垢消盡,很快即證得阿羅漢果。」

  


原文

 

賢愚經(五六)象護品第四十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摩竭國中。有一長者。生一男兒。相貌具足。甚可愛敬。其生之日。藏中自然出一金象。父母歡喜。便請相師。為其立字。時諸相師。見兒福德。問其父母。此兒生日。有何瑞應。即答之言。有一金象。與兒俱生。因瑞立字名曰象護。

  兒漸長大。象亦隨大。既能行步。象亦行步。出入進止。常不相離。若意不用。便住在內。象大小便。唯出好金。

  其象護者。常與五百諸長者子。共行遊戲。各各自說家內奇事。或有說言。我家舍宅牀榻坐席。悉是七寶。或有自說。我家屋舍及與園林。亦是眾寶。復有說言。吾家庫藏妙寶恒滿。如是之比。種種眾多。是時象護。復自說言。我初生日。家內自然。生一金象。我年長大。堪任行來。象亦如是。於我無違。我恒騎之。東西遊觀。遲疾隨意。甚適人情。其大小便。純是好金。

  時王子阿闍貰。亦在其中。聞象護所說。便作是念。若我為王。當奪取之。既得作王。便召象護。教使將象共詣王所。時象護父。語其子曰。阿闍貰王。兇暴無道。貪求慳吝。自父尚虐。何況餘人。今者喚卿。將貪卿象。儻能被奪。其子答曰。我此象者。無能劫得。父子即時。共乘見王。時守門人。即入白王。象護父子。乘象在門。王告之曰。聽乘象入。時守門者。還出具告。象護父子。乘象徑前。既達宮內。爾乃下象。為王跪拜。問訊安否。王大歡喜。命令就座。賜與飲食。粗略談語。須臾之頃。辭王欲去。王告象護。留象在此。莫將出也。象護欣然。奉教留之。空步出宮。

  未久之間。象沒於地。踊出門外。象護還得乘之歸家。經由少時。便自念曰。國王無道。刑罰非理。因此象故。或能見害。今佛在世。澤潤群生。不如離家遵修梵行。即白父母。求索入道。二親聽許。便辭而去。乘其金象。往至祇洹。

  既見世尊。稽首作禮。陳說本志。佛尋許言。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服在身。便成沙門。佛便為說四諦要法。神心超悟。便逮羅漢。每與諸比丘。林間樹下。思惟修道。其金象者。恒在目前。舍衛國人。聞有金象。競集觀之。匆鬧不靜。妨廢行道。時諸比丘。以意白佛。

  佛告象護。因此象故。致有煩憒。卿今可疾遣象令去。象護白佛。久欲遣之。然不肯去。佛復告曰。汝可語之。我今生分已盡。更不用汝。如是至三。象當滅矣。爾時象護。奉世尊教。向象三說。吾不須汝。是時金象。即入地中。

  時諸比丘。咸共奇怪。白世尊言。象護比丘。本修何德。於何福田。種此善根。乃獲斯報巍巍如是。

  佛告阿難及諸比丘。若有眾生。於三寶福田之中。種少少之善。得無極果。乃往過去。迦葉佛時。時彼世人。壽二萬歲。彼佛教化周訖。遷神泥洹。分布靈骨。多起塔廟。時有一塔。中有菩薩本從兜率天所乘。象來下入母胎時像。彼時象身。有少剝破。時有一人。值行繞塔。見象身破。便自念言。此是菩薩所乘之象。今者損壞。我當治之。取埿用補。雌黃污塗。因立誓願。使我將來恒處尊貴財用無乏。彼人壽終。生於天上。盡天之命。下生人間。常生尊豪富樂之家。顏貌端正。與世有異。恒有金象。隨時侍衛。

  佛告阿難。欲知爾時治象人者。今象護是。由於彼世治象之故。從是以來。天上人中。封受自然。緣其敬心。奉三尊故今遭值我。稟受妙化。心垢都盡。逮阿羅漢。慧命阿難及諸眾會。聞佛所說。莫不開解。各得其所。有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者。有發無上正真道意者。有證不退位者。莫不歡喜敬戴奉行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