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

安定富足的生活,或許難以想像貧女施燈的無畏與堅定;但我們卻願意發願在生活中日日施燈,即使是最貧乏困頓的時候,都要難行能行,布施、供養、禮敬一切眾生,如同燃燈供養諸佛的心,念念相繼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貧女施燈

貧女施燈的故事,是大家所熟悉的,難行能行的布施,深深感動了許多人。

一無所有的貧女難陀,生活總是在衣衫襤褸、飢寒交迫中度過,貧乏困頓的命運,使她必須藉著乞討過生活,生命對她而言,只有卑微與貧賤,以及毫無希望的明天。然而,一個因緣改變了她……。

那天,在蕭颯的寒風中,難陀用哆嗦的雙手乞討了整日,終於得到了一文錢,這是她用來裹腹支撐生命的唯一。

但是,燃燈供佛的消息,震憾了她的心!目睹舍衛城的王臣百姓,虔誠的用種種名貴香油、精製華燈點燃光明供養佛陀,貧女不禁心生讚歎:「佛陀住世多麼希有難得啊!」此時,點燈供佛的心願,就像一株幼苗快速的在她心中生長起來。「多麼令人慚愧啊!因為過去少植善因,所以今生如此貧窮困苦,即使想要供佛,都是那麼的窘迫匱乏。」她握緊手中僅有的一文錢;並不是不知道,如果沒有這文錢,今夜註定又要在飢餓中度過寒夜,但是她想點燈供佛的願心卻是如此堅定、義無反顧。

這微薄的一文錢,只能買最粗糙、最少量的油,但是難陀至誠恭敬的心卻比燈還光明。賣油的老販見她食不得飽,卻願意為了點燈供佛而忍耐飢寒,心中深受感動,不禁多加了幾倍的油,助成了她的心願。

黑夜來臨了!上至王宮貴族,下至平民百姓,無不以至誠的心點燃供佛的燈;如同一條光明的河流,照亮著舍衛城。貧女難陀也在人群中,恭敬的點起油燈。

當微弱的燈火點燃在黑夜中,卑微的生命彷彿也隨著燈光而改變,難陀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富足與安樂。在長跪供養佛陀時,難陀想到自己的貧窮苦難,更想到所有在闇夜流轉的眾生,心中許下心願:「願此光明照徹十方,令一切有情皆得出離生死苦海,得無上大樂!」

隨著黎明到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卻發生了!不論再珍貴的油燈,都耐不住長夜而油盡燈枯,所有的燈火都已燃盡,或被目蓮尊者吹熄。唯有貧女的燈,縱使傾最大的神通也無法熄滅,目蓮尊者簡直驚訝極了!是誰點燃的燈火?即使傾聲聞聖者的智慧神通亦不能熄滅!

「目蓮,供養這盞燈的主人,發了救度眾生的大願。即使引取四大海水來灌注,也無法將之熄滅。這是一盞用至誠大願點燃的燈,由於至誠懇切,所以燈明無盡。」佛陀指著貧女的燈,微笑著解開目連尊者的疑惑。

此時,難陀再度來到精舍,虔誠恭敬地頂禮佛陀。佛陀知貧女發了無上道心,便為之說法,並授記說:「二十劫後,你將得作佛,廣度眾生,名號燈光,具足十號。」感動的淚水自貧女的眼角緩緩滑落,想到佛陀住世的難遭難遇,貧女即刻長跪合掌,祈求佛陀准許她剃度出家。之後,她精進修持,成為德行高潔、受人景仰的比丘尼。

原文

《賢愚經》卷320貧女難陀品〉: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國中。有一女人名曰難陀。貧窮孤獨。乞匃自活。見諸國王臣民大小。各各供養佛及眾僧。心自思惟。我之宿罪。生處貧賤。雖遭福田。無有種子。酸切感傷。深自咎悔。便行乞匃。以俟微供。竟日不休。唯得一錢。持詣油家。欲用買油。油家問曰。一錢買油。少無所逮。用作何等。難陀具以所懷語之。油主憐愍。增倍與油。得已歡喜。足作一燈。擔向精舍。奉上世尊。置於佛前眾燈之中。自立誓願。我今貧窮。用是小燈。供養於佛。以此功德。令我來世得智慧照。滅除一切眾生垢闇。作是誓已。禮佛而去。乃至夜竟。諸燈盡滅。唯此獨燃。是時目連。次當日直。察天已曉。收燈摒擋。見此一燈。獨燃明好。膏炷未損。如新燃燈。心便生念。白日燃燈。無益時用。欲取滅之暮規還燃。即時舉手。扇滅此燈燈焰如故。無有虧滅。復以衣扇。燈明不損。佛見目連欲滅此燈。語目連曰。今此燈者。非汝聲聞所能傾動。正使汝注四大海水。以用灌之。隨嵐風吹。亦不能滅。所以爾者。此是廣濟。發大心人所施之物。

佛說是已。難陀女人。復來詣佛頭面作禮。於時世尊。即授其記。汝於來世二阿僧祇百劫之中。當得作佛。名曰燈光。十號具足。於是難陀。得記歡喜。長跪白佛。求索出家。佛即聽之。作比丘尼。慧命阿難。目連。見貧女人得免苦厄出家受記。長跪合掌。前白佛言。難陀女人。宿有何行經爾許時。貧乞自活。復因何行。值佛出家。四輩欽仰諍求供養。佛言阿難。過去有佛。名曰迦葉。爾時世中。有居士婦。躬往請佛及比丘僧。然佛先已可一貧女。受其供養。此女已得阿那含道。時長者婦。自以財富。輕忽貧者。嫌佛世尊先受其請。便復言曰。世尊云何。不受我供。乃先應彼乞人請也。以其惡言。輕忽賢聖。從是以來。五百世中。恒生貧賤乞匃之家。由其彼日供養如來及於眾僧。敬心歡喜。今值佛世。出家受記。合國欽仰。爾時眾會。聞佛說此已。皆大歡喜。

國王臣民。聞此貧女奉上一燈受記作佛。皆發欽仰。並各施與上妙衣服。四事無乏。合國男女。尊卑大小。競共設作諸香油燈。持詣祇洹。供養於佛。眾人猥多。燈滿祇洹。諸樹林中。四匝彌滿。猶如眾星列在空中。日日如是。經於七夜。爾時阿難。甚用歡喜。嗟歎如來若干德行。前白佛言。不審世尊。過去世中。作何善根。致斯無極燈供果報。佛告阿難。過去久遠二阿僧祇九十一劫。此閻浮提。有大國王。名波塞奇。主此世界八萬四千諸小國土。王大夫人。生一太子。身紫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當其頂上。有自然寶。眾相晃朗。光曜人目。即召相師。占相吉凶。因為作字。相師披看。見其奇妙。舉手唱言。善哉善哉。今此太子。於諸世間天人之中無與等者。若其在家。作轉輪聖王。若其出家。成自然佛。相師白王。太子生時。有何異事。王答之言。頂上明寶。自然隨出。便為立字字勒那識祇。晉言寶髻。年漸長大。出家學道。得成為佛。教化人民。度者甚多。

爾時父王。請佛及僧。三月供養。有一比丘。字阿梨蜜羅。晉言聖友。保三月中。作燈檀越。日日入城。詣諸長者居士人民。求索蘇油燈炷之具。時王有女。名曰牟尼。登於高樓。見此比丘日行入城。經營所須。心生敬重。遣人往問。尊人恒爾勞苦。何所營理。比丘報言。我今三月。與佛及僧。作燈檀越。所以入城詣諸賢者。求索蘇油燈炷之具。使還報命。王女歡喜。又語聖友。自今已往。莫復行乞。我當給汝作燈之具。比丘可之。從是已後。常送蘇油燈炷之具。詣於精舍。聖友比丘。日日經營。燃燈供養。發意廣濟誠心欵著。佛授其記。汝於來世阿僧祇劫。當得作佛。名曰定光。十號具足。王女牟尼。聞聖友比丘授記作佛。心自念言。佛燈之物。悉是我有。比丘經營。今已得記。我獨不得。作是念已。往詣佛所。自陳所懷。佛復授記。告牟尼曰。汝於來世二阿僧祇九十一劫。當得作佛。名釋迦牟尼。十號具足。於是王女。聞佛授記。歡喜發中。化成男子。重禮佛足。求為沙門。佛便聽之。精進勇猛。勤修不息。

佛告阿難。爾時比丘阿梨蜜者。豈異人乎。乃往過去定光佛是。王女牟尼。豈異人乎。我身是也。因由昔日燈明布施。從是已來。無數劫中。天上世間受福自然。身體殊異超絕餘人。至今成佛。故受此諸燈明之報。時諸大會聞佛所說。有得初果乃至四果。或種緣覺善根之者。有發無上正真道意。慧命阿難。及諸眾會。咸共頂戴。踊躍奉行。」(CBETA,T04,no.202,p.370,c22-p.371,c25)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