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

「勿以善小而不為」,布施的真正價值不在錢財,而在心念。以至誠恭敬的心歡喜布施,就算是微薄的一面明鏡、一枚金錢乃至一瓶水,亦有不可思議的功德。

 

佛陀時代,舍衛國中有位長者家業富饒,擁有無量財寶。長者的妻子生了一個兒子,通身金色。這男嬰福德深厚,出生當天家中自然出現一口寬度和深度都有八尺的井,井中不但有水可供飲用,亦能湧出衣服、食物及金銀珠寶,只要家中需要的物品,皆能隨心所願,如意取得。長者十分欣喜,即大行布施,並請相師來為兒子占卜吉凶。相師看到男嬰的莊嚴妙相,非常歡喜讚歎,即為取名「金天」。

 

金天逐漸長大,學識廣博通達,多才多藝。長者非常疼愛他,心中盤算:「我的兒子容貌端正,無人能比,應當選擇名門之女為妻,而這名女子必須長得莊嚴殊勝,過於常人,才能與金天匹配。」長者便請人四處探尋名門之女。當時閻波國有一位長者的女兒名為「金光明」,容顏美好,全身金光照人。她出生時,家中也自然湧現八尺井水,井中也能隨人所願現出衣物、飲食及各種珍寶。這名長者同樣在為女兒尋找容貌殊妙、性情賢良的丈夫。由於金天和金光明的名聲遠播,雙方都有所聽聞。一天,金天的父母前往閻波國金光明的家中提親,兩家家長都心懷歡喜,約定結為親家。

 

金天夫婦於婚禮後回到舍衛國,準備了上妙飲食供養佛陀及眾僧。佛陀接受供養後,開示微妙佛法,令金天夫婦及其父母心開意解,當下滅除累劫以來的惡業,證得須陀洹果。佛陀返回精舍後,金天夫婦即向父母表達出家的意願,也獲得雙親的認可。金天夫婦來到精舍後頂禮佛陀,表明希望能跟隨佛陀出家修行的心意,佛陀對他們說:「善來比丘、比丘尼,鬚髮自落,法衣著身。」兩人即現出家相。金天在比丘僧團中學習,金光明向大愛道比丘尼學習,經過精進的修行後,兩人都證得阿羅漢果,具足三明六通、八解脫及一切功德。

 

阿難請示佛陀:「金天夫婦過去生修了什麼善法,今生能感得金色之身的果報,不但容顏端正,生在富饒之家,還能擁有一口能變現一切衣食財寶的井?」於是佛陀為大眾說明金天夫妻過去的因緣:

 

「在九十一劫以前,毘婆尸佛滅度後,有一群比丘四處遊行教化人民。一天,他們來到一個村落,村裡的長者、富豪及民眾都爭先供養比丘衣物、臥具、飲食等物品,不令他們有所缺乏。當時有一對貧困的夫婦,丈夫知道有僧眾來到村子時,心想:『父親在世時,家中財富無量,卻沒有機會得遇僧眾,累積福德;現在雖有此因緣,卻已貧困之極,沒有能力供養!』丈夫感到悲傷懊惱,不禁悲泣。妻子看見丈夫落淚,問他原因,丈夫說:『你不知道有僧眾來到村中嗎?大家都爭相供養,但是我們窮到連一斗米都沒有,雖然有供養的心意,卻無法如願。我們現在如此貧困,又不能種善因,恐怕來世會更加困苦,我因此而難過哭泣。』妻子告訴丈夫:『你可以回以前的家中找看看,是否有錢財遺留下來。如果找到了,就可以用來供僧。』於是丈夫回到以前的家中四處尋找,果然找到一枚金錢。於是兩人買了一個水瓶,裝滿潔淨的水,並將金錢置於瓶中,妻子也將自己僅有的一面明鏡供養出來。眾僧接受了他們的供養,有人將水用來洗缽,也有人取水飲用,貧人夫婦非常歡喜,日後命終則往生忉利天界。」

 

佛陀告訴阿難:「當時的貧人夫婦就是現在的金天比丘與金光明比丘尼。他們前世以一枚金錢、一面明鏡及一瓶水供養僧眾,所以九十一劫以來生生世世全身金色,光明照人,容貌端正,殊妙無比。因為貧人夫婦以清淨的信心及恭敬心來供養僧眾,所以今日能遠離生死,證得四果羅漢。你們應當廣修一切福德,如同當時的貧人,行微少的布施也能獲得無量福報。」阿難和在座比丘聽聞佛陀開示,都生起布施供養之心,歡喜奉行佛陀教化,勤修福德。

 

原文

賢愚經,金天品第二十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此國中。有一長者。其家大富。財寶無數。生一男兒。身體金色。長者欣慶。即設施會。請諸相師。令占吉凶。時諸相師。抱兒看省。見其奇相。喜不自勝。即為立字。字修越耶提婆(晉言金天)。此兒福德。極為純厚。其生之日。家中自然出一井水。縱廣八尺。深亦如是。其水汲用。能稱人意。須衣出衣。須食出食。金銀珍寶。一切所須。作願取此。如意即得。兒年轉大。才藝博通。長者愛之。未敢逆意。而作是念。我子端正。容貌無倫。要當推求選擇名女。形容色狀。殊姿越群。金容妙體。類我兒者。當往求之。即募諸賈。周遍求之。時閻波國。有大長者。而生一女。字脩跋那婆蘇(晉言金光明)。端正非凡。身體金色。晃昱照人。細滑光澤。初生之日。亦有自然八尺井水。其井亦能出種種珍寶。衣服飲食稱適人情。然彼長者。亦自念言。我女端正。人中英妙。要得賢士。形色光暉。如我女比。乃當嫁與共為婚姻。爾時女名遠布舍衛。金天名稱復聞女家。時二長者。各懷歡喜。即各相詣。求為婚姻。娶婦已竟。還至舍衛。時金天家。便設上供。請佛及僧。供養一日。佛受其請。往至舍食。食已攝鉢。具為長者金天夫妻。廣演妙法。開解其心。金天夫妻。及其父母。即時破壞二十億洞然之惡。心情開解。獲須陀洹果。爾時世尊。便還精舍。於是金天與金光明。俱白父母。求索出家。父母即聽許。俱往佛所。稽首佛足。作禮繞竟。求索入道。佛尋聽可。讚言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衣著身。便成沙門。於是金天在比丘眾。金光明比丘尼付大愛道。漸漸教化。悉成羅漢。三明六通具八解脫。一切功德。悉皆具足。阿難白佛言。不審世尊。金天夫妻。本造何行。自生以來。多財饒寶。身體金色。端正第一。得此一井能出一切。唯願如來。當具宣示。

 

佛告阿難。乃往過去九十一劫。時世有佛。號毘鉢尸。佛既滅度。遺法在世。後有諸比丘。遊行教化。到一村落。有諸人民豪賢長者。見眾僧至。各競供設衣被飲食。無有乏短。時有夫妻二人。貧餓困乏。每自思念。我父在時。財寶積滿。富溢難量。今者我身貧困極甚。坐臥草蓐。衣不蓋形。家無升斗。何其苦耶。爾時雖富財寶無量。不遭斯等聖眾之僧。今既得值。無錢供養。思惟是已。愴然而啼。懊惱墮淚。墮婦臂上。婦見夫涕。而問之言。有何不適。懊惱若是。婿答婦言。汝不知耶。今有眾僧適過此村。豪賢居士。咸興供養。我家貧乏。獨無升斗。於此眾僧。不種善緣。今者貧困。來世又劇。我惟此已。是故泣耳。婦答婿言。今當如何。正欲供養。無有財寶。雖有空意。不遂其願。婦語婿言。今汝可往至本舍中。於故藏內推覓財寶。若苟得之。當用供養。時夫如言。至故藏中。遍行推覓。得一金錢。持至婦所。于時其婦。有一明鏡。即共合心。當用布施。置一新瓶。盛滿淨水。以此金錢著瓶水中。以鏡著上。持至僧所。到已至心用布施僧。於時眾僧即為受之。各各取水。而用洗鉢。復有取水而飲之者。時彼夫婦。歡喜情悅。作福已竟。遇疾命終。生忉利天。佛告阿難。爾時貧人持一瓶水。布施僧者。今此金天夫婦是也。由其前世持此一金錢。及一瓶水并此明鏡。施眾僧故。世世端正。身體金色。容儀晃昱殊妙無比。九十一劫。恒常如是。由于爾時。有信敬故得離生死。逮得應真。阿難當知。一切福德。不可不作。如彼貧人。以少施故。乃獲如是無量福報。爾時阿難。及諸眾會。聞佛所說。咸興施心。勤加福業。歡喜奉行。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