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

所謂「誠於中,形於外」,我們若心存善念,所言、所行皆是光明,所得果報亦皆如是。年少比丘因輕慢心而造惡口,故五百世墮為狗身;也因持戒修行,悟道證果。所以,一切因果唯心所造,當慎之。

 

昔日,有一群商人帶著一隻狗到其他國家做生意,行至半途,商人停下來稍作歇息。狗兒趁著商人不留意時,便將放在一旁的肉給刁去吃了。商人發現後,生氣地拿起棍棒將狗兒的腿打斷,並將牠丟棄在路旁。此時,舍利弗尊者以天眼看見斷了腿且飢餓不堪的狗兒,便著衣持缽入城乞食,然後以神通力飛至狗兒的身邊,將乞得的食物給牠吃。狗兒歡喜地用完食物,舍利弗尊者便為其開示說法。狗兒命終後,則投生至舍衛國的一戶婆羅門家。

 

一天,這位婆羅門看見舍利弗尊者獨自入城乞食,便上前詢問:「尊者沒有沙彌隨行嗎?」尊者回答:「我沒有沙彌隨行,聽說您有一子,可否隨我出家?」婆羅門說:「我有一幼兒,名叫均提,待其年紀稍長再讓他跟隨尊者出家修行。」等到均提七歲時,婆羅門便帶他到祇洹精舍出家修行。均提沙彌不斷地薰修佛法,精進修行,最後心開意解,證得阿羅漢果。

 

均提沙彌思惟今生能得遇聖者、悟道證果,必是過去的因緣,便以神通力觀見自己過去世為一隻餓狗,蒙舍利弗尊者慈悲救助,今日方能為人並獲聖果。於是均提沙彌發願:「我蒙尊者之恩,得以脫離諸苦,今生應當終身隨侍於尊者。」便終身求作沙彌而不受大戒。

 

當時,阿難尊者見此因緣,請示佛陀:「不知此人曾造何種惡行,受此狗身?又曾造何等善根,蒙尊者救助而得解脫?」佛陀告訴阿難:「迦葉佛時,有一群比丘聚集一處修行。當時僧團中有一年少丘音聲清雅且善於梵唄,人皆樂聽;另一位年長比丘音聲濁鈍,不善梵唄,但因功德具足,已得阿羅漢果。這名年少比丘自恃好聲,便嘲笑老比丘的聲音猶如狗吠。老比丘心知年少比丘種下惡果,便慈悲地對年少比丘說:『我已得證阿羅漢果,功德悉備。』年少比丘自知罪行,心驚毛豎,惶怖自責,便趕緊向老比丘懺悔自己的罪過。」

 

佛陀告訴大眾:「當時的年少比丘就是今日的均提沙彌,由於惡言果報,五百世常受狗身;也因出家持戒清淨的功德,得以見佛而後悟道證果。」諸大比丘們聞佛所說,歡喜信受,頂戴奉行。

 

典故摘自:《賢愚經.卷十三》

《賢愚經》卷1362 沙彌均提品〉:「沙彌均提品第六十二(丹本為六十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舍利弗,晝夜三時,恒以天眼,觀視世間,誰應度者,輙往度之。爾時有諸估客,欲詣他國,其諸商人,共將一狗,至於中路。眾賈頓息,伺人不看閑靜之時,狗便盜取眾賈人肉。於時眾人即懷瞋恚,便共打狗,而折其脚,棄置空野,捨之而去。時舍利弗,遙以天眼,見此狗身,攣躃在地,飢餓困篤,懸命垂死,著衣持鉢,入城乞食,得已持出飛至狗所,慈心憐愍,以食施與。狗得其食,濟活餘命,心甚歡喜,倍加踊躍。時舍利弗,即為其狗,具足解說微妙之法,狗便命終,生舍衛國婆羅門家。時舍利弗,獨行乞食,婆羅門見,而問之言:「尊者獨行,無沙彌耶?」舍利弗言:「我無沙彌,聞卿有子,當用見與。」婆羅門言:「我有一子字曰均提,年既孩幼,不任使令。比前長大,當用相與。」時舍利弗,聞彼語已,即戢在心,還至祇洹。至年七歲,復來求之。時婆羅門,即以其兒,付舍利弗,令使出家。時舍利弗,便受其兒,將至祇洹,聽為沙彌,漸為具說種種妙法,心意開解,得阿羅漢,六通清徹,功德悉備。

時均提沙彌,始得道已,自以智力,觀過去世,本造何行,來受此形,得遭聖師,而獲果證?觀見前身,作一餓狗,蒙我和上舍利弗恩,今得人身,并獲道果。欣心內發,而自念言:「我蒙師恩,得脫諸苦,今當盡身供給所須,永作沙彌,不受大戒。」

爾時阿難,而白佛言:「不審此人,曩昔之時,興何惡行,受此狗身?造何善根,而得解脫?」

佛告阿難:「乃往過去迦葉佛時,有諸比丘,集在一處。時年少比丘,音聲清雅,善巧讚唄,人所樂聽。有一比丘,年高耆老,音聲濁鈍,不能經唄,每自出聲,而自娛樂。其老比丘,已得羅漢,沙門功德,皆悉具足。于時年少妙音比丘,見老沙門音聲鈍濁,自恃好聲,而呵之言:『今汝長老,聲如狗吠。』輕呵已竟,時老比丘,便呼年少:『汝識我不?』年少答言:『我大識汝,是迦葉佛時比丘。』上座答曰:『我今已得阿羅漢道,沙門儀式,悉具足矣。』時年少比丘,聞其所說,心驚毛竪,惶怖自責,即於其前,懺悔過咎。時老比丘,即聽懺悔。由其惡言,五百世中,常受狗身;由其出家持淨戒故,今得見我,蒙得解脫」。

爾時阿難,聞佛所說,歡喜信受,頂戴奉行。」(CBETA, T04, no. 202, p. 444, b18-p. 445, a5)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