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曰:

「圓音普遍妙揚揮,九十恒沙俱震威;

佛告目連還勝訣,竭誠禮念本師歸。」

 佛陀說法的法音,遍滿十方,能夠使十方世界無量無邊的各類眾生,同時聽聞到佛語。所以,佛陀說法,圓音遍徹。

 

目犍連尊者,在佛陀的大弟子中,號稱神通第一。有一天,目犍連暗自思惟:「佛陀每次欲說大法之際,佛身即發出祥光,遍照十方世界,無量菩薩都來集會,恭聆法音。佛光能夠遍照於十方世界,佛陀說法的聲音,是否也能夠遍佈於十方世界呢?」

 

於是,目犍連尊者就以他的神通力,向空中飛騰而去,一剎那間,到達須彌山頂的忉利天界。這時,佛陀說法的聲音,仍然在他的耳邊。

 

他又再飛騰,經過了南瞻部洲、西牛賀洲、東勝神洲、北俱盧洲等四大部洲的三千大千世界,佛陀的聲音還在他的耳邊。

 

釋迦世尊早已知道目犍連的發心,是想探測如來圓音的遠近。這時,佛陀就以佛的神力協助目犍連,使他自在飛騰,朝向娑婆世界的西方飛去,經過了九十九恒河沙數那麼多的佛世界,有一個世界名為「光明幢」,其中有一尊佛,是該世界的教主,佛號「光明王如來」,正在說法,教化眾生。

 

目犍連來到光明幢世界之後,再次試聽本師釋迦牟尼佛的法音,還是像在自己身邊似的,聽得很清楚。

 

光明幢世界的佛身高大,佛坐在獅子法座上,坐像尚有一千六百里高。光明王佛的蓮華座下諸菩薩聽眾,其身立像高達八千里。

 

目犍連運用神力,飛騰在一座光明耀目的高山上,聽佛說法。猛然聽到如雷鳴似的聲音說:「奇怪!什麼地方來了一隻小蟲,竟然身現比丘相,在我們這個缽上行走呢?」

 

光明王佛告訴諸位菩薩說:「你們不應該生此輕慢心,他是東方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的上首弟子,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

 

此時,釋迦世尊以神通力,告訴目犍連說:「目犍連!這個光明幢世界的菩薩,身高五百由旬,而你的人身微小,他們把你看成小蟲似的。你應該化現神變,來轉他們的輕慢之心。」

 

目犍連於是就到光明王佛的座前,以頭面接足禮佛,環繞光明王佛七周,然後依照釋迦世尊的教導,踊身虛空,立即變成身高四千萬丈,並且身放百千光明,光中出現無量蓮華。每一蓮華座上,都有釋迦牟尼佛在宣說妙法。

 

彼國諸菩薩眾,看見目犍連身現神通瑞相之後,非常驚奇,大家都合掌恭敬,咸生稀有難得之心,稟白光明王佛說:「這位尊者,為什麼會來到我們這裏呢?」

 

光明王佛告訴諸菩薩說:「目犍連尊者為了要試聞他的本師釋迦如來的法音,所以來到這裏。」

 

目犍連稟白光明王佛說:「我來到這麼遙遠的世界,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回去,惟願如來慈愍,幫助我東返娑婆世界。」

 

光明王佛說:「以你目犍連的能力,縱經一劫,也不能回到娑婆世界。但是有一個妙訣,就是不可忘本。你應該至心觀想你的本師,心不離師傅,竭誠頂禮,稱念本師釋迦牟尼佛的聖號,便得安返。」

 

目犍連依照光明王佛的教法,至心觀想本師釋迦牟尼佛,面向東方,竭誠頂禮,稱念本師釋迦牟尼佛。一念之頃,便回到娑婆世界了。

 

《大寶積經》卷10:「

如是世尊在靈鷲山。與諸菩薩眷屬圍繞。而有法典名淨音場。廣為眾生而頒宣此。時慈氏菩薩之所建立。當爾之時。賢者大目連心自念言。吾欲試知如來音響所徹遠近。時大目連。自於其坐忽然不現。住須彌頂聞如來音。如在目前。自以神力即遊於是三千大千世界。最在其邊。越眾須彌諸四方域一切鐵圍山。住在極邊大鐵圍山頂聞如來音。如故無異如近不遠。

佛自念曰。是大目連欲試如來清淨音場。吾今寧可顯其神足。於是世尊發現神足。時大目連。承佛聖旨蒙己神足。西方界分去是懸遠。然過九十九江河沙等諸佛國土。有佛世界名光明幡。又其土佛名光明王如來至真等正覺。今現在說法。目連到彼。住其佛土。故聞佛音。如人對住聽所語辭。

其光明幡佛土有大光明。佛身長四十里。諸菩薩身長二十里。其諸菩薩所食鉢器。其高一里。目連行鉢際上。

時諸菩薩白世尊曰。唯然大聖。此蟲何所從來。被沙門服行鉢際上。於時彼佛言。諸族姓子。慎勿發心輕慢此賢。所以者何。今斯耆年名大目連。是釋迦文佛諸聲聞中大弟子。神足第一。

時光明王佛告大目連。吾土菩薩及諸聲聞。見卿身小咸發輕慢。仁當自顯現神足力。承釋迦文佛威德聖勢。時大目連往詣光明王佛所。稽首足下。右繞七匝却在前住。白其佛言。又今是身我欲加趺坐此地容不。佛告之曰。如意所樂。

時大目連踊在虛空億百諸仞。在彼寶域便作一床。加趺而坐。從其床座。垂眾名寶珠瓔億百千姟。一一珠瓔一一珠中。演百千光。一一光明各有蓮華一切蓮華現釋迦文身坐蓮華上。其所說音如釋迦文音響。清淨頒宣經典。等無有異。時大目連。顯神足力已復往佛前。

時諸菩薩得未曾有。怪之所以前白佛言。是大目連以何等故詣此世界。世尊告曰。欲試釋迦文佛音響所徹遠近故到此土。時光明王佛告賢者大目連。仁者不宜試如來至真音響。無限無有遠近。豈欲知限卿甚大誤假使目連仁以神足過江河沙劫西行不休。不能得知如來音響所聞。諸佛世尊音響曠遠超絕無限。巍巍無量不可為喻。

時大目連在彼世尊。自投足下自懺悔過。唯然世尊。我身不敏。佛音無量而橫生心。欲知其限所聞遠近。其光明王告目連曰。汝雖遠來過九十九江河沙諸佛世界到此佛土。復白佛言。甚遠甚遠天中之天。身甚勞極不能復還至其本土。世尊告曰。於目連意所在云何。以己神力到此世界。莫作是觀。故是世尊釋迦文佛威德所立到此世界。當遙自歸稽首作禮於釋迦文佛。其佛聖旨將仁本土。假使卿身以己神足欲還本國。一劫不至。卿既未至。到不見能仁佛滅度時。於目連意所念云何。我從何方。東方南西北方乎。目連答曰不知何方也。今以迷惑。不知本土何所在處。為在何方。世尊告目連。釋迦文佛在於東方。時大目連右膝著地向釋迦文佛所在東方。叉手自歸。爾時頌曰。

 唯天人之尊  見垂力愍念

 威德大巍巍  天人所恭敬

 音響徹無量  其慧無邊際

 願顯其國土  今欲還斯土」(CBETA, T11, no. 310, p. 56, c7-p. 57, b10)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