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

《梵網經》云:「若佛子見一切疾病人,常應供養,如佛無異。八福田中,看病福田,第一福田。」人於病苦之時,容易心生憂怖,最需關懷與照顧。當如入行論所說:「乃至眾生疾,尚未療愈前,願為醫與藥,並作看護士!」適時給予幫助,同時在身心兩方面幫助病人,使其脫離病苦得到安樂。

 

一日,佛陀在羅閲城迦蘭陀竹園中,與大比丘眾五百人共聚一處。這時,在羅閱城中有一位比丘身染重病,連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也沒有其他比丘前往探視。病比丘晝夜稱念佛的名號,心裡想著:「為什麼世尊沒有來關心我呢?」

 

這時,佛陀以天耳聽到這位比丘的心聲,便集合所有比丘前往探訪。這時,病比丘遠遠看到佛陀到來,想起身卻全身無力,佛陀見此,趕緊到病比丘前,告訴他說:「慢著,慢著,不用站起來,我自己有坐具可以坐。」此時,毗沙門天王知道佛陀的心意,便從他方世界來到佛前,向佛頂禮後側立一旁;忉利天的天主釋提桓因及大梵天王、四大天王也各各來到佛前,頂禮後都站到一旁。佛陀告訴病比丘說:「現在你的痛苦有沒有減少一些呢?」病比丘回答:「弟子的病痛一直增加,沒有減少。」佛陀再問:「有誰來探病嗎?」病比丘回答:「從生病到現在,沒有一個人來探病。」佛陀又問:「你沒有生病的時候,有去探望生病的人嗎?」比丘慚愧地回答:「我不曾去探望過一個病人。」

 

佛陀告訴病比丘:「現在你不用感到恐懼,我會親自照顧你。就像我在天上人間,亦會去探視一切病人。無人照護者,就去幫忙照護;若是失明者,就充其眼睛,以此救護一切病人。」接著,佛陀為病比丘清除不淨,並且幫忙敷好坐具。毗沙門天王及釋提桓因見狀,趕緊跟佛說:「佛陀,讓我們來照顧病比丘,您不用親自做。」佛陀告訴諸天:「沒關係,過去我未成道時修菩薩行,曾為了一隻鴿子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更何況今日我已成佛,怎可不管這位病比丘呢?」由於釋提桓因及毗沙門天王也不曾來探視病比丘,所以都默然無言。

 

隨後,佛陀拿起掃把清掃污泥,然後敷設坐具,準備盥洗衣物,並扶病比丘坐下來,用淨水為他沐浴。之後,再扶病比丘坐到床上,親自餵病比丘吃飯。待病比丘用餐完,佛陀告訴他:「你應當捨三世之病。要知道身而為人,在胎中就是苦厄的開始,因為有生就有老,老了以後,身體就會漸漸衰竭。病苦現前,人們四大不調,坐臥呻吟。而人生在世,難逃一死,死了之後神識離開色身,隨其業力投生善惡道中。如果造惡多者,就會墮入地獄,如刀山、劍樹、火車、爐炭、吞飲融銅等地獄;或投生畜生道中,為人所驅使,受無量苦;或經不可稱計無數劫後投生餓鬼道中,身長數十由旬,喉嚨像針一樣細,再以融銅灌至口中;經過無數劫後,即使得作人身,還是會受人鞭打;既便無數劫中得生天上,仍是會經無數恩愛別離,欲望始終無窮無盡。只有修行成道,才可以出離苦海。」

 

佛陀又告訴病比丘:「如來出現於世甚為難值,而人身難得、善知識亦難遇,你現在可以聽聞正法、六根完具,實為難得因緣,如果不知道要精進,將來必定後悔莫及。」比丘專注聆聽佛陀的開示,即證羅漢果,漏盡煩惱。佛陀問病比丘:「你已解除病苦的根源了嗎?」病比丘回答:「我今蒙如來神力所加持,已解除生死大患,未來亦當學習世尊以慈、悲、喜、捨四無量心救護無量無邊眾生,令其身、口、意三業清淨。」

 

佛陀回到迦蘭陀竹園,並請阿難尊者集眾,讓比丘們到普會講堂集合。佛陀問在座比丘:「你們捨俗出家學道,應當堅固信心,修持梵行,捨離生、老、病、死、憂、悲、苦、惱等煩惱,並脫離十二因緣之輪迴。」比丘們眾皆信受奉行。接著,佛陀告訴諸比丘:「你們既已出家,同一師學,從今以後,應當互相關心,若有病比丘無有弟子,要派人前往探視。探視病人的功德如同見佛。」這時世尊便說一首偈子:

 

  「設有供養我,及過去諸佛,

   施我之福德,瞻病而無異。」

 

比丘們聽完佛陀的開示,皆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經》卷40〈44 九眾生居品〉:「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羅閱城中有一比丘,身遇疾病,至為困悴,臥大小便,不能自起止,亦無比丘往瞻視者,晝夜稱佛名號:「云何世尊獨不見愍?」

是時,如來以天耳聞彼比丘稱怨,喚呼投歸如來。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吾與汝等,悉案行諸房,觀諸住處。」

諸比丘對曰:「如是。世尊!」

是時,世尊與比丘僧前後圍繞,諸房間案行。爾時,病比丘遙見世尊來,即欲從座起而不能自轉搖。是時,如來到彼比丘所,而告之曰:「止!止!比丘!勿自動轉,吾自有坐具,足得坐耳。」

是時,毘沙門天王知如來所念,從野馬世界沒,來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是時,釋提桓因知如來心中所念,即來至佛所。梵天王亦復知如來心中所念,從梵天沒,來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時,四天王知如來心中所念,來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是時,佛告病比丘曰:「汝今患苦有損不至增乎?」

比丘對曰:「弟子患苦遂增不損,極為少賴。」

佛告比丘:「瞻病人今為所在?何人來相瞻視?」

比丘白佛言:「今遇此病,無人相瞻視也。」

佛告比丘:「汝昔日未病之時,頗往問訊病人乎?」

比丘白佛言:「不往問訊諸病人。」

佛告比丘:「汝今無有善利於正法中。所以然者,皆由不往瞻視病故也。汝今,比丘!勿懷恐懼,當躬供養,令不有乏。如我今日天上、人中獨步無侶,亦能瞻視一切病人,無救護者與作救護,盲者與作眼目,救諸疾人。」是時,世尊自除不淨,更與敷坐具。

是時,毘沙門天王及釋提桓因白佛言:「我等自當瞻此病比丘,如來勿復執勞。」

佛告諸天曰:「汝等且止!如來自當知時。如我自憶昔日未成佛道,修菩薩行,由一鴿故,自投命根,何況今日以成佛道,當捨此比丘乎?終無此處。又釋提桓因先不瞻此病比丘,毘沙門天王、護世之主亦不相瞻視。」是時,釋提桓因及毘沙門天王皆默然不對。

爾時,如來手執掃篲除去污泥,更施設坐具,復與浣衣裳,三法視之,扶病比丘令坐,淨水沐浴。有諸天在上,以香水灌之。是時,世尊以沐浴比丘已,還坐床上,手自授食。

爾時,世尊見比丘食訖,除去鉢器,告彼比丘曰:「汝今當捨三世之病。所以然者,比丘當知,生有處胎之厄,因生有老。夫為老者,形羸氣竭。因老有病。夫為病者,坐臥呻吟,四百四病一時俱臻。因病有死。夫為死者,形神分離,往趣善惡。設罪多者,當入地獄,刀山、劍樹,火車、爐炭、吞飲融銅;或為畜生,為人所使,食以芻草,受苦無量;復於不可稱計無數劫中,作餓鬼形,身長數十由旬,咽細如針,復以融銅而灌其口,經歷無數劫中得作人身,榜笞拷掠,不可稱計。復於無數劫中得生天上,亦經恩愛合會,又遇恩愛別離,欲無厭足;得賢聖道,爾乃離苦。

「今有九種之人,離於苦患。云何為九?所謂向阿羅漢、得阿羅漢、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須陀洹、得須陀洹、種性人為九。是謂,比丘!如來出現世間,甚為難值,人身難得,生正國中,亦復難遭,與善知識相遇,亦復如是,聞說法言,亦不可遇,法法相生,時時乃有。比丘當知,如來今日現在世間,得聞正法,諸根不缺,堪任聞其正法,今不慇勤,後悔無及。此是我之教誡。」

爾時,彼比丘聞如來教已,熟視尊顏,即於座上得三明,漏盡意解。

佛告比丘:「汝以解病之原本乎?」

比丘白佛:「我以解病之原本,去離此生、老、病、死。皆是如來神力所加,以四等之心,覆護一切,無量無限不可稱計,身、口、意淨。」

是時,世尊具足說法已,即從座起而去。

爾時,世尊告阿難曰:「汝今速打揵椎,諸有比丘在羅閱城者,盡集普會講堂。」

是時,阿難從佛受教,即集諸比丘在普會講堂,前白佛言:「比丘已集,唯願世尊宜知是時。」

爾時,世尊往至講堂所,就座而坐。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學道為畏國王、盜賊而出家乎?比丘!信堅固修無上梵行,欲得捨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亦欲離十二牽連。」

諸比丘對曰:「如是。世尊!」

佛告諸比丘:「汝等所以出家者,共一師、同一水乳,然各不相瞻視。自今已往,當展轉相瞻視。設病比丘無弟子者,當於眾中差次使看病人。所以然者,離此已,更不見所為之處,福勝視病之人者;其瞻病者瞻我無異。」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設有供養我,  及過去諸佛,

 施我之福德,  瞻病而無異。」

爾時,世尊說此教已,告阿難曰:「自今已後諸比丘各各相瞻視:若復比丘知而不為者,當案法律。此是我之教誡。」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CBETA, T02, no. 125, p. 766, b22-p. 767, b26)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