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光孝安禪師,在入定的當中,看見了兩位僧人在講話;

 

最初的時候,有天神在旁擁護,並且還傾聽他們的談話;久而久之,天人就散去了。

 

過了沒多久,就有惡鬼在旁邊吐口水罵他們,而且還用掃帚去掃他們兩人走過的足跡。

 

這是因為兩位僧人開始的時候,在談論佛法;接著就閒話家常,最後則是談論名聞利養。

 

須知出家人談論世間的事情,尚且被鬼神討厭、責怪;況且現在,世人身、口、意三業的行為,更有不止如此的啊!那麼他們被鬼神的責備,又是當如何呢?想起來真是令人畏懼啊!

 

 

 

感應篇彙編

 

宋光孝安禪師。定中見二僧相語。

 

初有天神擁護。傾聽久之。散去。

 

俄而惡鬼唾罵。仍掃脚跡。

 

蓋二僧初論佛法。次敍間闊。末談利養也。

 

夫談及世事。尚被鬼神瞋責。況今人之身口意業。有不止此者。其為神瞋鬼責。又當如何。亦可畏已。

 

 

 

《法華經大窾》卷1:「離諸戲笑下。佛不以七事笑。不以欲。不以嗔。不以癡。不以放逸。不以私斂。不以榮貴。不以富饒。唯授三乘人記別乃笑。世人有一顰一笑尚不浪施者。況乎佛子。固當遠離。宋光孝安禪師。住清泰寺。定中見二僧倚檻相語。初有天神擁護。傾聽久之散去。俄而惡鬼唾罵。仍掃脚跡。詢其故。乃二僧初論佛法。次敘間闊。末談資養。自是安終身不言及世事。且閒談世務。鬼神已掃其跡。況乎聚頭喧喧。遊談無根謔浪笑傲者哉。」(CBETA, X31, no. 614, p. 692, b9-17 // Z 1:50, p. 39, a12-b2 // R50, p. 77, a12-b2)

 

 

 

《人天寶鑑》卷1:「光孝安禪師。永嘉人。翁氏。少莊重不喜喧囂。父異之。令出家。往台之雲峯結茅而居。長坐不臥。一食終日。不衣繒纊。唯壞衲以度寒暑。尋謁韶國師。師問曰。三界無法何處求心。四大本空佛依何住。爾向甚處見老僧。安曰今日捉敗和尚。師曰是甚麼。安掀倒香臺而出。師器之。安一日閱華嚴。至於身無所取。於修無所著。於法無所住。過去已滅。未來未至。見在空寂。到此豁然入定。經旬餘方從定起。身心爽利頓發玄秘。安以華嚴李長者釋論旨趣宏奧。因將合經。成一百二十卷。盛行於世。忠懿王嚮師道望。命住越之清泰。安不樂從。務唯宴坐丈室如入大定。一日定中見二僧倚殿檻語話。有天神擁衛傾聽。久之俄有惡鬼唾罵。復掃脚跡。及詢倚檻僧所以。乃初論佛法。後談世諦。安曰。閑論尚爾。況主法者擊皷陞堂說無益事邪。自是終身未甞談世故。安死闍維。舌根不壞柔輭如紅蓮華葉。」(CBETA, X87, no. 1612, p. 9, b6-21 // Z 2B:21, p. 57, b15-c12 // R148, p. 113, b15-p. 114, a12)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