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湖州白雀寺的弱菴律師,是蘇州報國寺茂林和尚的弟子。他建大悲殿時還差大悲殿階石的錢,就可以完工了。於是有位姓潘的施主,就捐了二十金做大悲殿階梯的功德。 

弱菴律師覺得東邊的廁所尚未完工,眾僧不太方便。於是就把舖大悲殿階石的錢,移去蓋廁所。後來施主來寺,見到大悲殿階石仍未完工,就問為什麼緣故。弱菴律師說,我已經把你的錢,拿去另外做一件好功德了,我以後再想辦法募化來完成大悲殿階石。施主得知自己的錢拿去蓋廁所,非常怨恨。弱菴律師後來也過世了。 

後來,有一個沙彌忽然發顛,主事的人就用芒繩把他綁起來,反鎖到一間房間裡。結果第二天早晨,大家都看到沙彌在外面遊蕩。有人問他說,誰替你解縛開鎖的呢?顛沙彌說,是弱菴和尚。大家聽了之後,都認為他說瘋話。 

不料弱菴律師卻附身瘋沙彌而開口說道,他沒有亂講,確實是我放他出來的。因為我誤用了大悲殿階石的錢去舖廁所,因此冥府常常用大石頭壓我,痛苦得無法形容。你們趕快替我把石頭挖起來,把它洗乾淨供起來。然後集合所有的僧人,一起為我誦梵網經。這樣我就不會再受苦,而得到解脫了。 

大家就問他說,和尚為什麼附身此沙彌呢?弱菴律師說,幸虧這個沙彌已經發顛了,所以頭上沒有了大光團。所以我才能夠借著他的身體,來傳達我的意思。不然的話,我還不知道要受苦到何時呢。 

眾人就照著弱菴律師所說去做,把石頭挖起洗淨,集合眾僧誦梵網經。誦完經之後,弱菴律師才離去。

 

《釋門自鏡錄》卷2:「湖州白雀寺弱菴律師。嗣蘇州報國茂林和尚。寺中建大悲殿少階石。一施主潘姓者捐二十金。令完此公案。師以東圊未成眾僧不便。權借階石作窖。後施主來見問故。師曰吾已別作一好功德。再尋銀完階也。施主甚銜恨。後弱師遷化。後一沙彌忽發顛。主事者以芒繩縛之反鎖一室。明晨沙彌忽逸出。人問誰為汝解縛開鎖乎。顛僧曰。弱菴和尚也。眾疑誕妄。弱師旋附沙彌口曰。他非誕實我也。因我誤用大悲殿階石作東淨。冥府常以大石壓我。苦楚不可說。汝輩徒眾速為我起石淨洗。供起集僧誦梵網經。吾苦即脫矣。徒輩曰。和尚何以附此沙彌乎。師曰。虧此沙彌已顛頭上無大光。吾得借彼傳信。不然吾受苦無期也。徒眾如命起石。并集僧誦梵網經。師乃去。」(CBETA, T51, no. 2083, p. 824, b20-c6)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