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道宣,俗姓錢氏,丹徒(今江蘇鎮江附近)人。他母親懷他之時,夢見月亮入懷。後又夢見天竺僧人說:「你所懷的是梁朝僧祐法師。僧祐又是南齊剡溪隱岳寺的僧護轉世。你的孩子天生應該出家,大興佛法。」

道宣年齡還很小時,就極力護持專精克念。後感捨利現於寶函,於是在終南山隱居修行,所居的地方是神人指引的。因為他的到來,在那個地方,穿地尺餘,泉水就噴湧出來,因此稱白泉寺。而周圍的猛獸也非常馴伏,各種名花紛紛盛開,奇草蔓延。

隋朝末年,道宣來到豐德寺修行。一次獨自打坐時,護法神告訴他說:「那個叫清官村的地方,原先是淨業寺,是個寶地,去那修行,道可習成。」道宣乃焚功德香,行般若舟定。隨後他率弟子前往,並建造了一座寺廟。

當時周圍深潭中的群龍都化為人形前來行禮拜謁,他們有男有女。幾個小沙彌忍不住心下大亂,對女子邪視。龍赫然發怒,要將沙彌撕碎,但轉念一想,十分追悔,便趴在院中井沿吐口水,似乎想把剛才的罪孽吐個乾淨。隨後,龍將事情原委都告訴了道宣才離去。道宣乃下令將井封閉。過了一段時間,井邊生出一種誰也沒有見過的花,形似棗花大如榆莢,而且香氣馥郁,好幾年都不凋謝。又有一種誰也說不出名字的奇果,色澤奇淨,非人間所有。後來人們發現這些花果都是治病的良藥。原來道宣的德行已經將群龍感化。

貞觀中年,道宣在雲室山隱居。有人目睹天童在左右服侍。一次夜間行走,他在台階前失足差點跌倒,但是有人將其扶住。環顧左右發現乃是一少年。道宣驚遽問何人中夜在此,少年說:「我不是常人,乃是毗沙門天王之子那吒也。因為護法之故,所以來保護你。已經很長時間了。」道宣說:「貧道修行,沒有什麼事煩擾太子。太子威神自在。西域有可作佛事者,願為致之。」那吒太子說:「我有佛牙寶掌,時間雖久,但頭目猶捨。敢不奉獻。」於是給了道宣。道宣將其保存供養。

乾封二年十月三日,道宣圓寂。

 

 

《神僧傳》卷6:「釋道宣。姓錢氏。丹徒人也。初母姙而夢月貫其懷。復夢梵僧語云。汝所妊者即梁朝僧祐律師。祐則南齊剡溪隱嶽寺僧護也。宜從出家。既弱冠極力護持專精克念。感舍利現于寶函。乃晦迹於終南倣掌之谷。所居之水神人指之。穿地尺餘其泉迸涌。時號為白泉寺。猛獸馴伏每有所依。名花芬芳奇草蔓延。隋末遷豐德寺。甞因獨坐。護法神告曰。彼清官村故淨業寺。地當寶勢道可習成。聞斯卜焉。焚功德香行般若舟定。時有群龍禮謁。若男若女化為人形。沙彌散心顧盻邪視。龍赫然發怒將搏攫之。尋追悔吐毒井中。具陳而去。宣乃令封閉。人或潛開往往煙上。審其神變或送異花一奩。形似棗花大如榆莢。香氣馝(蒲必切)(蒲骨切)數載宛然。又供奇果李杏梨柰。然其味甘其色潔非人間所遇也。門徒甞欲舉陰事。先是潛通。以定觀根隨病與藥。皆此類也。宣甞築一壇。俄有長眉僧談知道者。復三果梵僧禮壇。讚曰。自佛滅後像法住世興發唯師一人也。乾封二年春冥感天人來談律相。言鈔文輕重儀中舛誤皆譯之過非師之罪。請師改正。故今所行著述多是重修本是也。又有天人云。曾撰祇洹圖經。計人間紙帛一百許卷是也。貞觀中曾隱沁部雲室山。人睹天童給侍左右於西明寺夜行道足趺前階有物扶持履空無害。熟顧視之乃少年也。宣遽問何人中夜在此。少年曰。某非常人即毘沙門天王之子那吒也。護法之故擁護和尚。時之久矣。宣曰。貧道修行無事煩太子。太子威神自在。西域有可作佛事者。願為致之。太子曰。某有佛牙寶掌雖久頭目猶捨。敢不奉獻。俄授于宣。宣保銶供養焉。復次庭除有一天來禮謁。謂宣曰。律師當生覩史天宮持物一包云。是棘林香。爾後十旬安坐而化。乾封二年十月三日也。春秋七十二。僧臘五十二。」(CBETA,T50,no.2064,p.988,c12-p.989,a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lovebuddha 的頭像
ilovebuddha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