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有一座寺院,主持僧二人。分為 東、 西兩房。 東房主持僧 法堂前,有一蚯蚓,早晚聽經天性最靈,每至五更時分,蚯蚓便鳴,主持僧 叫諸徒弟起來,參佛課誦經文,時刻準確無失。西房主持僧 見東房師兄,每日五更早便起來,參佛課誦經文,遂對諸徒弟嚴責,罵曰:「你眾人何不看東房師兄弟,修行甚謹慎,五更早便就起來,參佛課誦,唸金剛經,爾等如此懶惰貪眠,非是修行之人。」

 

忽一日,西房 有一徒弟,就去問 東房徒弟曰:「師兄,你眾人如此精神,每五更清早,因何知醒起來,此是何也?我等貪眠,睡到天明,尚不知醒。」東房徒弟答曰:「我個個亦是貪睡好眠,因是我師父法堂前,有一蚯蚓,每至五更時分便鳴,我師父若聽 蚯蚓鳴,就叫眾人齊起來參佛誦經,因此時刻極準 無有失誤。」西房徒弟聞此言,暗恨蚯蚓而回。

 

有一日,西房師父 出去,其徒弟就燒了一鍋熱湯,捧出來,看見東房師徒 不在寺,遂將熱湯灌落蚯蚓穴中,蚯蚓即被燙死。次早天明,東房住持憎,無聽蚯蚓鳴,就叫徒弟起來尋匿,徒弟看見蚯蚓既死,就稟知師父,師父出來看見,就與他超渡。蚯蚓蒙師父超渡,後得轉人身,出世為 樵子,每日 賣柴生活。然而, 西房徒弟 犯殺生戒,福氣消盡,墬落出世為猴,其靈性最精好供佛。

 

其 樵子 亦是 行善好供佛。樵子每日登山砍材,一日來到山中,看見有一座破廟,樵子就入廟內,見此廟半壞,有 三尊佛像。頭頂厝瓦 破壞露天,樵子恐三尊佛像,受雨露濕壞,即時回家買三頂大笠,來遮蓋佛像。一日正欲登山砍柴,來到溪邊,看見有七位秀士,欲過溪不能得過,樵子看見,連忙手抱七塊大石頭,舖於溪中,於是眾人得過去。是時 山神土地,奏上天庭,凡間有 樵子 善心,起蓋三寶殿,造下七星橋。

 

樵子 每日登山砍柴,便手持鮮花,到山邊廟中供佛。某日有一猴 每日一手持花來奉佛,看瓶中有花,遂將瓶中花 拔落去,就將 自己花 插在瓶中。其猴去後,樵子砍柴回來,經過廟口歇下,隧到廟內觀看,自己的花 被擲在地上,瓶中所插不是自己的花,就想此處乃是荒山僻地,無人來往,此花從何而來,自己的花 為何 被擲在地上,遂將柴 挑回家中,明早又持花供佛,將花插在瓶中,就躲在廟們邊 偷看。不一時,有一猴手持鮮花,來到佛祖殿上,將瓶中花抽下,將自己的花插在瓶中。樵子看著大喝一聲,其猴回頭就走,樵子隨後趕去,猴就走入空洞。樵子 看見趕到 洞口,就將 洞門用大石塞住。其猴不能得出,遂在 洞內餓死。此二人 乃 前世果報。

 

    後來 樵子壽數已盡,天地 見他 有大功德,將樵子撥去 梁國 出世,性 蕭 名 衍,後來為 梁武帝。其猴 撥去魏國 出世,性侯名景,後 官拜將軍,領兵 為困 臺城,此是後語。

 

在言梁武帝,性善信佛持齋,拜 誌公和尚 為師,欷氏皇后亦拜 雲公和尚 為師。有一日 雲公和尚 開堂說法講經,欷后請 梁武帝 來聞經,武帝請 誌公 同來聽法。雲公和尚 登堂說法講經,即時飲酒食肉。誌公 進前問曰:「雲公你現今為國后之師,今登堂說法,因何飲酒食肉?」雲公答曰:「我飲食之猶如無食。」誌公曰:「恐你後來遂作之猶如無作之。」

 

其後 雲公 福盡氣消,死去墜落牛胎,誌公就對 梁武帝說此事情,梁武帝不信。誌公一日遂同梁武帝,野外同遊觀山玩水,信步而來,行到野田,看見有一隻花色牛在此耕田,誌公對梁武帝曰:「這就是雲公。」帝曰:「師父怎知之?」誌公曰:「帝若不信,可叫三聲便知端倪。」帝連叫三聲,這頭花牛 便四腳跪地,兩眼流淚。誌公問曰:「你前日登堂說法,你自言道,食之猶如無食,今日墮落作花牛。」花牛聞此言後 遂自觸犁而死。

 

梁武帝大驚,隨即作偈曰:

堅持修行度眾生  冒犯口業罪不輕

酒肉不除登臺座  雲公說法墮牛身

 

梁武帝 看見果有此惡報,心中有悟,堅受信心。然還有奢華習性未改,常請誌公師父 來作會,就 命歌女演戲。誌公心中不悅,武帝常在戲碼大鬧之時,就問師父曰:「這戲好看嗎?」誌公答曰:「我不知。」武帝曰:「戲在你面前做,為何不知?」

 

誌公曰:「我主 不信,可將 獄中重犯,放出三人來交我,我自有道理。」帝即將獄中重犯放出三人,跪在誌公面前。誌公 即對罪人曰:「你三人皆是死罪,我今日將水一盆,安在每人頭上,如等跪在戲臺前,待戲做完之時,水無一滴出來,我就奏上萬歲,赦汝等無罪,水若有一點溢出,此罪不赦。」重犯依法而去,跪在戲臺前。戲劇大鬧之時,誌公 就對 帝 言曰:「我主 問你 重犯,戲碼好看麼?」帝叫犯問曰:「戲作的好麼?」重犯答曰:「吾等不知。」帝聞言罵曰:「戲在如面前,為何不知!」重犯奏曰:「罪人只顧生命,不知 戲劇好看。」誌公師父 就對帝言曰:「修行之人,亦是如此。」即赦犯人無罪,犯人得生,歡喜回家而去。

 

誌公作偈曰:

一盆清水綠悠悠 把來安在罪人首

君王演戲無心看 只為性命不舉頭

 

帝聽此偈,心中有悟,遂棄奢華之心。有一日帝 向誌公 言曰:「寡人自持齋佈施僧供佛,意欲 五里造一庵,十里造一寺,功德可謂大乎?」誌公答曰:「毫無功德。」帝曰:「師父如說寡人 前生樵子,起蓋三寶殿,造下七星橋,此功德甚大,今得國王之位,造許多庵寺,供眾僧居住,卻無功德何也?」誌公答曰:「汝生前生為樵子,乃是自己善心起蓋三寶殿,造成七星橋,乃是自己之力,方有功德。今日吾主為帝,欲起庵院,必宣招民夫,乃勞力人眾,實無功德。」帝見師父言之有理,心中轉悟,每日懇求師父講道德,江山寧不要。

 

欷氏 見 王 置江山不顧,心中不悅,即想毀謗佛法,要使誌公 破戒,就 殺狗 作饅頭,假意請 誌公 到內宮來做會,破了他佛戒,殺他性命。誌公早先知覺,即時對帝曰:「欷后明日欲請吾入內宮,破吾佛戒,害我性命,我在內宮,若有難,吾將拔鼓打響,吾主當趕來救吾。」帝曰:「放心。」皇后次日,果來請入內宮,將饅頭賜與吃。誌公 言 受罪不敢吃。欷后大怒,欲害性命。誌公即命徒弟,將拔鼓打起,將饅頭擲到御花園,變作 四樣葷菜,蔥 韭 薤 蒜,此四樣乃是五辛之物。帝聞得拔鼓響,連忙到內宮。梁武帝聖駕已到,遂救誌公師無事。武帝就大罵欷后,在內宮害人,後來看你如何報應?欷后因欲破誌公佛戒,被天地消福減壽,身染重病,受苦報而死。無常鬼卒,拿去見 閻君。閻君 判明大怒,將欷后押入地獄中受苦。後將欷后 謫貶墜落,變作 蟒蛇之報應。

 

欷后 受苦至極,咽喉如針之細,腹肚似海之大,盡日飢餓,不能飲食。身中鱗甲被虫亂咬,苦痛難當,無處安身。梁武帝自皇后死後,未曾入內宮。有一日,來到內宮,舉頭忽見上有一條蛇,正在鳳樓上。見帝看就叫君王曰:「你來救妾。」武帝曰:「你是誰?」蟒蛇曰:「妾是欷后,因前生要破誌公師父戒,殺生害命,今日變作蟒蛇之報,求君王慈悲,帶念夫婦之情,求請誌公師 慈悲,代妾謝罪。」梁武帝聞欷后哀求慘聲,帶念夫婦之情,就懇求誌公師父大發慈悲,代欷后 懺悔罪愆。武帝就備辦香齋菜品共筵,誌公課誦大藏經。

 

誌公師作偈曰:

勸人無事休謗佛 謗佛罪重苦無邊

迎風點火燒自己 含血噴天污自口

 

梁武帝聞得此偈,心中哀切,誌公看見梁武帝甚哀切,心中不忍,即誦大藏經、金剛經,造梁皇懺,請佛祖懺罪超昇。武帝忽見空中,有一人飛騰在雲端裡曰:『吾乃皇后變蟒蛇,多蒙君王大恩,師父法力超昇天上。』  梁武帝聞言 加進修行,日夜猛進,精進勤修苦功。有一日,問誌公曰:『弟子何時成道?』誌公用手對咽喉直指,武帝不解其意。誌公對武帝言曰:『你在此榮華富貴難離,可移居山林方纔成道作佛。』武帝依此言語,即遷去臺城 修行 參道。誌公 知道 梁帝該受這果報,誌公遂即拜別君王而去。

 

梁武帝自師父別後以來,忽一日,魏國侯景 反叛,帶領兵馬殺到臺城 而來,將 臺城 團團圍住。梁武帝 此時飲食全無,臨危急難之時,遂有退道之心。誌公駕雲在空中,高聲言曰:『此正是叫你還他三世因果,不可生退道之心。』武帝聞此言,欣然餓死在臺城。

 

梁武帝作偈曰:

是我當初不知因 本是同根一脈人

爾因圍城取我命 我今臺城還爾因

 

侯景 乃答曰:

我是紅塵不知因 不識同根一脈人

武帝坐蓮飛昇去  立即收兵盡除根

 

其後梁武帝身坐蓮臺,登空而去,修成得 羅漢果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lovebuddha 的頭像
ilovebuddha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