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

漫漫生死輪迴的旅程,無人能相伴,唯有自身福德善業可依怙。

    本經是佛陀替阿那律尊者穿針引線,阿那律尊者感到非常驚訝,因為他覺得佛陀已是福德最圓滿的聖者,又何須為了積福而替他服務。

    佛陀告訴阿那律,就算他已成佛,對於求福這件事,依然不會知足,不會感到厭倦,佛陀是以身作則,告訴世人「莫以善小而不為,莫以惡小而為之」,也就是福德善業的重要。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裡,正為無數的眾生說法。

當時,阿那律尊者也在會中聽法,但因為太過疲倦,阿那律竟打起瞌睡。

佛陀看見阿那律尊者在打瞌睡,便以如下的偈語譴責道:

 受法快睡眠  意無有錯亂

 賢聖所說法  智者之所樂

 猶如深淵水  澄清無瑕穢

 如是聞法人  清淨心樂受

 亦如大方石  風所不能動

 如是得毀譽  心無有傾動

上開偈語的大意是說,有智慧的人會求法若渴,因為聽聞佛法,會使心靈清淨,對於世間所有的毀譽,都能寂然如如不動,如大磐石一般,八風吹不動。

世尊問阿那律:「阿那律,你是因為害怕王法及盜賊之侵害而出家修道嗎?」

「不是的,世尊。」

「那你是因為什麼緣故而出家修道?」

「我是因為對於老.病.死.愁.憂.苦.惱等人生八苦感到厭倦,我想要擺脫這些煩惱,所以選擇出家修道。」

「既然如此,那為何如來現在親自為你說法,你卻在打瞌睡?」

 

阿那律尊者感到非常的慚愧,立即從座位起身,走到佛前,跪在地上,偏露右肩,雙手合掌,面向世尊懺悔道:「對不起,世尊,我辜負你的苦心,我現在在您面前發誓,從今起,就算我肉體銷融腐爛,也絕不在如來的面前坐著睡。」

 

從那時起,阿那律尊者發憤圖強,不眠不休,徹夜精進修行,因為他一直都不睡覺,以致於把眼睛給搞壞了,他的視力嚴重的退化。

 

世尊知道這件事情,便勸阿那律應該要保持平衡,太過精進容易與調戲蓋(即掉舉蓋)相應,而太過懈怠則與昏沈相應,要他保持中道,不要太過也不要不及。

 

阿那律對佛說:「謝謝世尊的關心,但我已在您面前發過誓,我不能夠自毀誓言。」

 

但世尊還是很關心阿那律的健康狀況,便請名醫耆域替阿那律尊者看診,耆域跟佛陀說只要阿那律能稍微小睡一下,他就有把握能治好阿那律的眼睛。

 

世尊告訴阿那律:「你不用為你先前發的誓而放在心上,你可稍微睡一下,因為一切眾生都因飲食而生存,若一直不飲食終將喪命。眼睛也是一樣,必須靠睡眠為食,耳朵則以聲音為食,鼻子以香氣為食,舌頭以美味為食,身體以柔軟細滑的舒適感為食,心意則以思想為食。現在我再告訴你,涅槃一樣需要飲食。」

 

阿那律很好奇的問道:「世尊,請問涅槃是以何等為食?」

佛陀說:「涅槃是以不放逸為食。因不放逸,才能達到無為(解脫)的目的。」

阿那律仍堅持道:「世尊,雖然眼睛是以睡眠為食,然我不能睡眠。」

就這樣,阿那律尊者的眼睛終於瞎了。

雖然如此,佛陀特別教授他開發天眼神通的修行方法,很快的阿那律尊者證得天眼通,且被佛譽為「天眼第一」。

 

有一天,阿那律尊者在縫衣服,但因為肉眼瞎掉了,無法穿針引線,便說道:「有哪位得道的阿羅漢肯幫我一個小忙,為我穿針引線?」

世尊以天耳通聽到阿那律的話,便來到阿那律的面前,說道:「把針線給我吧,我來替你穿針引線。」

阿那律尊者嚇了一跳,他沒想到世尊會為他做這件事。

世尊對阿那律說:「阿那律,這個世上樂於求福的人莫過於我,因為如來對於六件事情從不感覺厭煩,分別是:

一、             布施

二、             持戒

三、             忍辱

四、             說法

五、             以慈愛之心護祐蒼生

六、             求無上正真之道」

 

阿那律尊者:「如來乃真法之身,如來已渡生死苦海,已擺脫欲愛的束縛,可謂宇宙中最圓滿、最極致的聖者,怎麼還需要求福呢?」

世尊說:「沒錯,阿那律,就如同你說的,如來是聖中之聖,但對於我說的這六件事情,就算如今我已成佛,依然奉行不倦,從不會感到厭煩。如果眾生能夠明白一切的罪惡都是源自於身、口、意等三種行為,那麼這個眾生必將不會墮入三惡道。但事實上,大多眾生都不明白這個真理,所以會墮入三惡道。」

 

這時,世尊便說以下的偈語:

世間所有力  遊在天人中

福力最為勝  由福成佛道

 

    佛陀最後說道:「所以,阿那律,你要記住,應當努力奉行我所說的上開六件事,就是這樣,比丘們,你們都應如是學習。」

 

    比丘們聽到佛陀的教導,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喬正一譯於西元2011/1/10  http://www.charity.idv.tw/t/t18.htm

 

 

原文:

《增壹阿含經》卷3138 力品〉:「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與無央數百千萬眾而為說法。爾時,阿那律在彼坐上。是時,阿那律在眾中睡眠。

爾時,佛見阿那律睡眠,便說此偈:

「受法快睡眠,  意無有錯亂,

 賢聖所說法,  智者之所樂。

 猶如深淵水,  澄清無瑕穢,

 如是聞法人,  清淨心樂受。

 亦如大方石,  風所不能動,

 如是得毀譽,  心無有傾動。」

是時,世尊告阿那律:「汝畏王法及畏盜賊而作道乎?」

阿那律報曰:「不也。世尊!」

佛告阿那律:「汝何故出家學道?」

阿那律白佛言:「厭患此老、病、死、愁、憂、苦、惱,為苦所惱,故欲捨之,是故出家學道。」

世尊告曰:「汝今,族姓子!信心堅固,出家學道。世尊今日躬自說法,云何於中睡眠?」

是時,尊者阿那律即從座起,偏露右肩,長跪叉手,白世尊言:「自今已後形融體爛,終不在如來前坐睡。」

爾時,尊者阿那律達曉不眠,然不能除去睡眠,眼根遂損。爾時,世尊告阿那律曰:「勤加精進者與調戲蓋相應,設復懈怠與結相應,汝今所行當處其中。」

阿那律白佛:「前已在如來前誓,今不能復違本要。」

是時,世尊告耆域曰:「療治阿那律眼根。」

耆域報曰:「若阿那律小睡眠者,我當治目。」

世尊告阿那律曰:「汝可寢寐。所以然者,一切諸法由食而存,非食不存。眼者以眠為食,耳者以聲為食,鼻者以香為食,舌者以味為食,身者以細滑為食,意者以法為食,我今亦說涅槃有食。」

阿那律白佛言:「涅槃者以何等為食?」

佛告阿那律:「涅槃者以無放逸為食,乘無放逸,得至於無為。」

阿那律白佛言:「世尊!雖言眼者以眠為食,然我不堪睡眠。」

爾時,阿那律縫故衣裳。是時,眼遂敗壞,而得天眼,無有瑕穢。是時,阿那律以凡常之法而縫衣裳,不能得使縷通針孔中。是時,阿那律便作是念:「諸世間得道羅漢,當與我貫針。」

是時,世尊以天耳清淨,聞此音聲:「諸世間得道阿羅漢者,當與我貫針。」爾時,世尊至阿那律所而告之曰:「汝持針來,吾與貫之。」

阿那律白佛言:「向所稱說者,謂諸世間欲求其福者,與我貫針。」

世尊告曰:「世間求福之人無復過我,如來於六法無有厭足。云何為六?一者施;二者教誡;三者忍,四者法說、義說;五者將護眾生,六者求無上正真之道。是謂,阿那律!如來於此六法無有厭足。」

阿那律曰:「如來身者真法之身,復欲更求何法?如來已度生死之海,又脫愛著。然今日故求為福之首。」

世尊告曰:「如是,阿那律!如汝所說,如來亦知此六法為無厭足。若當眾生知罪惡之原身、口、意所行者,終不墮三惡趣;以其眾生不知罪惡之原,故墜墮三惡趣中。」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世間所有力,  遊在天人中,

 福力最為勝,  由福成佛道。

「是故,阿那律!當求方便,得此六法。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CBETA, T02, no. 125, p. 718, c17-p. 719, b19)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