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王菩薩專修苦行。這種苦行,是最難行的苦行,是一般人做不到的。這位菩薩,在往昔名號是一切眾生喜見菩薩。顧名思義,他和一切眾生結了善緣,所以都歡喜見到他。

 

這位菩薩曾經發心焚身供養於佛。第二生又燃臂供養於佛。這種供養,非為一般人所能做得到。有人打妄想:「他不知疼嗎?」我相信他是知道疼,但是他忍受著,虔誠地把身體供養給佛。我又相信他不知疼。為什麼?因為他已經把自己的身體忘了,精神集中的觀想,身體是由四大五蘊假和合的幻軀而已,沒有可愛之處,所以不知疼。

 

總而言之,不論知疼或不知疼,他能捨身供佛,這是真的供養。這位菩薩最慈悲,眾生有疾病,他一定為彼解除痛苦,所以一切眾生都歡喜見到他。

 

在這個時候,宿王華菩薩對佛說:「世尊!我在楞嚴會上,聽到藥王菩薩講圓通之法,但不十分瞭解他怎樣來到娑婆世界,有什麼因緣?請世尊慈悲,為我解說。」

 

「世尊!這位藥王菩薩。他既發願救護一切眾生的病痛,在若干百千萬億那由他劫之中,一定有很多難行的苦行。請世尊為我們法會中的大眾,稍微解說藥王菩薩所修苦行的公案,這是大眾想知道的事。」

 

天龍八部以及人和鬼神等。又有從十方國土所來的諸大菩薩,以及在法會中的聲聞眾。他們聽到宿王華菩薩這樣向佛請問,都很歡喜。

 

在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佛便告訴宿王華菩薩說:「在往昔經過無量恒河沙數那樣多的劫,有一位佛出興於世,名號為日月淨明德如來,他具足十號。這位佛有八十億大菩薩,又有七十二條恒河沙數那樣多的大聲聞眾。這位佛的壽命,有四萬二千劫。在他的國土中,所有的菩薩,壽命也是這樣的長。」

 

在日月淨明德如來的國土,沒有女人,沒有四惡趣,也沒有八難。此國土的大地,平坦如掌,沒有崎嶇不平之處。此國土不但平坦,而且都是用琉璃所成。又有七寶所造的樹,排列成行,莊嚴國土。又有寶帳實蓋覆在寶樹之上。又有垂下的寶華寶旛。又有寶瓶寶爐,周遍於國界,處處有這種莊嚴之境界。

 

用七寶所造的臺,在每棵樹就有一個臺。樹與臺的距離,有一箭之遠。在諸寶樹之下,都有菩薩和聲聞們,在那裡靜坐。在每個寶臺之上,各有百億諸天,在那裡演奏音樂,表演伎藝,用歌曲來讚歎佛,以為供養。

 

在這個時候,日月淨明德佛為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諸大菩薩、諸大聲聞眾,演說妙法蓮華經。這位一切眾生喜見菩薩,他歡喜修持一切苦行。他在日月淨明德佛之正法中,很精進經行,絕不懈怠,常在樹下禪定,專一其心以求佛道。

 

已經滿了一萬二千歲之後,獲得現一切色身三昧。也就是能變現一切色身,教化一切眾生。換言之,見人變人而教化之,見狗變狗而教化之。無論什麼眾生,皆能變現同類的身體,去教化度脫,令一切眾生了生脫死,離苦得樂。

 

菩薩得到現一切色身三昧之後,心中生出大歡喜,即刻做這樣觀想地說:「我證得這種的止定,皆因為得聞妙法蓮華經的力量所致。所以我現在應當供養日月淨明德佛,以及妙法蓮華經,這是因佛所加持的緣故,而能令我專心受持這部經典。」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即時入現一切色身三昧。在虛空中,雨曼陀羅華和摩訶曼陀羅華。又雨堅黑栴檀的細末,佈滿虛空之中,好像濃雲一般而向下降落。又雨海此岸栴檀之香。此香異常名貴,出產於南閻浮提北海的此岸。此香有六銖重,其價值等於一個娑婆世界的價值。換言之,用一個娑婆世界才能交換六銖的海此岸栴檀。用這種香來供養於佛。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用這樣名貴的華和香來供養佛之後,即從現一切色身三昧出定,自己這樣的思念:「我現在雖然用神通力供養於佛,可是不如用我自己的身體供養於佛。」即時飲服一切香油,如栴檀香、薰陸香、兜樓婆香、畢力迦香、沉水、膠香,令體內五臟六腑皆清淨。又飲服薝蔔諸華所造的香油,令其更清淨。

 

這樣飲服諸華香油,經過一千二百歲之後,再用各種混合的香油,塗在自己的身上。乃在日月淨明德佛的座前,用天寶衣纏橈在身上。又灌種種香油在天衣上。然後,用神通願力,三昧真火,自焚其身,這種光明,普遍照到八十億恒河沙數那樣多的世界。

 

在八十億恒河沙數世界中的諸佛,見一切眾生喜見菩薩這種焚身供佛,諸佛便一起讚歎說:「善哉!善伐!善男子!這才是真正的精進,是名為真法供養於佛。」

 

假使用種種華香、瓔珞,以及燒香、末香、塗香,或者用天繒寶旛和寶蓋,以及海此岸栴檀之香。像用這樣種種諸物來供養於佛,其功德皆比不上焚身供佛的功德大。假使用國城妻子來布施,其功德也不及焚身供養的功德大。由此可知焚身供佛的功德,是無可比擬的。

 

諸佛同時又讚歎地說:「善男子!你焚身供佛的布施,乃是第一的布施。在一切布施之中,這種供養是最尊最上的。」用色身來供養佛,就是成就法身的因緣。諸佛讚歎一切眾生喜見菩薩之後,皆不講話了。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用三昧真火焚化自己的身體,經過一千二百歲之後,其身才燃燒完盡。

 

這位菩薩做完這樣真法供養之後,在命終之時,便又生到日月淨明德佛的國土中,在淨德國王之家中,結雙跏趺坐,忽然之間,化生一個兒童。稱淨德國王為父親,即時為淨德國王說出下邊兩首偈頌:

 

大王今當知    我經行彼處    即時得一切    現諸身三昧

勤行大精進    捨所愛之身    供養於世尊    為求無上慧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對淨德國王說:「大王!您現在應當知道我曾經在日月淨明德佛處,精進修行,沒有懈息的時候。聆聽佛宣說妙法蓮華經,我依照經中的道理修持,所以即時證得現一切色身三昧。

 

我勤加修行這種法門,勇猛大精進,身精進、心精進、晝夜六時勤精進。把所愛的色身也捨了。怎樣捨的?我懷著萬分的虔誠心,用三昧真火燃燒我的身,供養日月淨明德佛。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因為想求無上道,也就是佛的智慧。」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說完前邊二首偈頌之後,又對淨德國王說:「父王!日月淨明德佛,現在仍然在這世界中,我先去彼處供養之後,得到解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我再聆聽妙法蓮華經,是經有八千萬億那樣多的那由他偈,又有甄迦羅、頻婆羅、阿閦婆等等的偈。」

 

「大王!我現在應當再去佛所,繼續供養這位佛。」說完之後,即時坐在七寶所造的臺,慢慢向虛空上升,高度有七棵多羅樹。前往佛所,到了之後,即刻五體投地向佛頂禮,合其雙掌,用偈頌來讚歎佛。

 

容顏甚奇妙    光明照十方    我適曾供養    今復還親覲

 

佛的容顏,甚為奇妙,有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佛的光明,能普照十方世界。我在前生的時候,曾經供養佛,我現在又來親近佛、覲見佛。

 

在這個時候,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說完前邊的偈頌之後,又對日月淨明德佛這樣地說:「世尊!世尊!仍然在世。我在前生見到您,今生又見到您老人家,我和世尊是有善緣的。」

 

在這個時候,日月淨明德佛告訴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說:「善男子!我入涅槃的時候到了,滅盡時期來臨!你現在可以安施床座,預備妥當,我在今天半夜時,就要入大般涅槃。」

 

佛出世的時候,都是在白天,表示陽光照耀世界。佛入涅槃的時候,都是在半夜,表示世界將要黑暗。不是說佛入涅槃後,世界就黑暗了,而是說等到末法佛法滅了之後,人心被無明所覆,沒有智慧的光明。那麼,世界就黑暗了,沒有一線之曙光。

 

日月淨明德佛,又敕令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說:「善男子!我把所有的佛法,統統囑累於你,以及諸菩薩和大弟子,並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用七寶所造的三千大千世界,又有寶樹和寶臺,又有給侍的諸天,完全移交給你。你要辛苦了。等我滅度之後,所焚化得的舍利,也咐囑於你,你為我處理後事。應當將佛法流通,將舍利流佈,廣設供養佛法和舍利,應當建造若干寶塔,作為供養舍利之處。」佛這樣咐囑之後,在夜後分,而入涅槃。

 

在這個時候,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親眼所見日月淨明德佛入涅槃。悲傷起來,非常懊惱地想:「我為什麼不留佛住世呢?如果請佛住世,佛或許不會入涅槃。」他戀慕憶念佛,捨不得離開佛的左右。既然佛已入涅槃,便用最名貴的海此岸栴檀為薪,來焚化佛之遺體。

 

將日月淨明德佛的身焚化之後,遂收取無量的舍利,分盛在八萬四千個寶瓶之內。又造八萬四千座寶塔,供養寶瓶中的舍利。此塔之高,有三個世界那麼高。在塔的前邊,有兩枝旗竿,非常莊嚴。垂著一切旛和寶蓋,又懸掛一切寶鈴,其音聲遠徹,遠近皆能聽到。

 

在這時候,這位菩薩又這樣地念言:「我在前生雖然焚身供養佛,猶覺得不具足真誠之心。我現在要更進一步來供養佛的舍利。」便對著諸菩薩大弟子,以及天龍八部一切大眾說:「你們大眾應當專一其心念,我現在要供養日月淨明德佛的舍利。」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說完這話之後,即刻在八萬四千寶塔之前,燃燒他自己的百福莊嚴胳臂。經過了七萬二千歲之久的時間,作為供養。令無量求聲聞大眾,以及無量阿僧祇的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皆使一切眾生住在一切色身三昧的境界。

 

在這個時候,諸大菩薩,天上的人,人間的人,以及阿修羅、鬼神眾等。一見這位菩薩沒有了兩臂,大家都憂惱和悲哀起來。異口同聲地說:「一切眾生喜見菩薩是我們大眾的師父,教化我們,令我們明白佛法,令我們修持佛法。可是他發願焚臂供佛,現在身相不具足了。」

 

在這個時候,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在大眾之中,立下這樣的誓言:「我燃燒兩臂供佛,將來必定能得佛的紫磨金色身。假如這是真實不虛的話,令我所燒的兩臀,即刻恢復原狀,再生出兩隻胳臂。」發了這種願之後,自然而然再生出完整如初的兩臂,沒有兩樣。這是什麼緣故?因為這位菩薩,他的福德大,智慧也大。他既敦厚,又誠實,所以才有這種不可思議感應的境界。

 

在這個時候,三千大千世界普遍有六種震動。天雨寶華,繽紛而降。一切人天,認為希有。有生以來,未曾見過這種的境界。

 

釋迦牟尼佛告訴宿王華菩薩說:「你感覺這種苦行怎樣呢?你知道這位菩薩是誰?他就是現在的藥王菩薩。他捨身於佛,布施於眾生,已有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那樣多,這個數量也不能說窮盡。不過,我現在只是說他焚身和燃臂供養於佛而已。」

 

原文:

《妙法蓮華經》卷623 藥王菩薩本事品〉:「爾時宿王華菩薩白佛言:「世尊!藥王菩薩云何遊於娑婆世界?世尊!是藥王菩薩有若干百千萬億那由他難行苦行?善哉,世尊!願少解說。」諸天、龍、神、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又他國土諸來菩薩,及此聲聞眾,聞皆歡喜。

爾時佛告宿王華菩薩:「乃往過去無量恒河沙劫,有佛號日月淨明德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佛有八十億大菩薩摩訶薩,七十二恒河沙大聲聞眾,佛壽四萬二千劫,菩薩壽命亦等。彼國無有女人、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等,及以諸難;地平如掌,琉璃所成,寶樹莊嚴,寶帳覆上,垂寶華幡,寶瓶香爐周遍國界,七寶為臺,一樹一臺,其樹去臺盡一箭道。此諸寶樹,皆有菩薩、聲聞而坐其下。諸寶臺上,各有百億諸天作天伎樂,歌歎於佛,以為供養。爾時彼佛為一切眾生憙見菩薩,及眾菩薩、諸聲聞眾,說法華經。

「是一切眾生憙見菩薩,樂習苦行,於日月淨明德佛法中,精進經行,一心求佛,滿萬二千歲已,得現一切色身三昧。得此三昧已,心大歡喜,即作念言:『我得現一切色身三昧,皆是得聞法華經力,我今當供養日月淨明德佛及法華經。』即時入是三昧,於虛空中,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細末堅黑栴檀,滿虛空中,如雲而下,又雨海此岸栴檀之香——此香六銖,價直娑婆世界——以供養佛。作是供養已,從三昧起,而自念言:『我雖以神力供養於佛,不如以身供養。』即服諸香——栴檀、薰陸、兜樓婆、畢力迦、沈水、膠香,又飲瞻蔔諸華香油,滿千二百歲已,香油塗身,於日月淨明德佛前,以天寶衣而自纏身,灌諸香油,以神通力願而自然身,光明遍照八十億恒河沙世界。其中諸佛同時讚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若以華、香、瓔珞、燒香、末香、塗香、天繒、幡蓋及海此岸栴檀之香,如是等種種諸物供養,所不能及;假使國城、妻子布施,亦所不及。善男子!是名第一之施,於諸施中最尊最上,以法供養諸如來故。』作是語已而各默然。其身火燃千二百歲,過是已後,其身乃盡。

「一切眾生憙見菩薩作如是法供養已,命終之後,復生日月淨明德佛國中,於淨德王家結加趺坐,忽然化生。即為其父而說偈言:

「『大王今當知,  我經行彼處,

 即時得一切,  現諸身三昧。

 懃行大精進,  捨所愛之身,

 供養於世尊,  為求無上慧。』

「說是偈已,而白父言:『日月淨明德佛,今故現在。我先供養佛已,得解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復聞是法華經八百千萬億那由他甄迦羅、頻婆羅、阿閦婆等偈。大王!我今當還供養此佛。』白已,即坐七寶之臺,上昇虛空,高七多羅樹,往到佛所,頭面禮足,合十指爪,以偈讚佛:

「『容顏甚奇妙,  光明照十方,

 我適曾供養,  今復還親覲。』

「爾時,一切眾生憙見菩薩說是偈已,而白佛言:『世尊!世尊猶故在世。』爾時日月淨明德佛,告一切眾生憙見菩薩:『善男子!我涅槃時到、滅盡時至,汝可安施床座,我於今夜當般涅槃。』又勅一切眾生憙見菩薩:『善男子!我以佛法囑累於汝及諸菩薩大弟子,并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亦以三千大千七寶世界諸寶樹、寶臺及給侍諸天,悉付於汝。我滅度後,所有舍利亦付囑汝,當令流布,廣設供養,應起若干千塔。』如是日月淨明德佛勅一切眾生憙見菩薩已,於夜後分入於涅槃。

「爾時,一切眾生憙見菩薩見佛滅度,悲感、懊惱,戀慕於佛,即以海此岸栴檀為[/],供養佛身,而以燒之。火滅已後,收取舍利,作八萬四千寶瓶,以起八萬四千塔,高三世界,表剎莊嚴,垂諸幡蓋,懸眾寶鈴。

「爾時一切眾生憙見菩薩復自念言:『我雖作是供養,心猶未足,我今當更供養舍利。』便語諸菩薩大弟子及天、龍、夜叉等一切大眾:『汝等當一心念,我今供養日月淨明德佛舍利。』作是語已,即於八萬四千塔前,[>]百福莊嚴臂七萬二千歲而以供養,令無數求聲聞眾、無量阿僧祇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皆使得住現一切色身三昧。

「爾時,諸菩薩、天、人、阿修羅等,見其無臂,憂惱悲哀而作是言:『此一切眾生憙見菩薩,是我等師,教化我者,而今燒臂,身不具足。』于時一切眾生憙見菩薩,於大眾中立此誓言:『我捨兩臂,必當得佛金色之身,若實不虛,令我兩臂還復如故。』作是誓已,自然還復,由斯菩薩福德智慧淳厚所致。當爾之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天雨寶華,一切人、天得未曾有。」

佛告宿王華菩薩:「於汝意云何?一切眾生憙見菩薩,豈異人乎?今藥王菩薩是也。其所捨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數。」(CBETA, T09, no. 262, p. 53, a5-p. 54, a12)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