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梁武帝,梁武帝一生所修的布施誰能比得上?他當時­以他的權力、以他的威勢護持佛法,建造寺院,歷史上記載四百八十座。平常我們佛家常講,建一座塔、塑一尊佛像,福報就不可思議,何況他建造四百八十座寺院,你就想到他造佛­像有多少;一個寺院裡頭總不能說供一尊佛像,他造的佛像、菩薩像多少。布施供養出家人,他是非常喜歡人出家,人出家了,他一定布施供養,書本裡頭記載幾十萬人,這個福報多­大!為什麼在晚年還遭遇種種不幸,好像跟經上講的不一樣。福報決定是有,他的業力沒能轉得過來,這是什麼原因?心量不大,沒有智慧,這是佛家常講的修福不修慧,他修的是財­布施,法布施好像也有,但是總是缺乏智慧,心量不夠大。

所以達摩祖師見他的時候,他的態度用現在的話來講值得驕傲,他在佛門當中做這麼多好事值得驕傲,誇耀他自己所做的這些事業,問達摩祖師:我這個功德大不大?達摩祖師跟他說­「並無功德」。達摩祖師說的真話,為什麼並無功德?你有驕慢的態度,功德就沒有了,這個道理要懂。布施真的是有功德,一傲慢就完了,功德就沒有,驕慢是火燒功德林。

 

相關原文:

《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卷1:「一日,韋刺史為師設大會齋。齋訖,刺史請師陞座,同官僚士庶肅容再拜,問曰:「弟子聞和尚說法,實不可思議。今有少疑,願大慈悲,特為解說。」

師曰:「有疑即問,吾當為說。」

韋公曰:「和尚所說,可不是達磨大師宗旨乎?」

師曰:「是。」

公曰:「弟子聞:達磨初化梁武帝,帝問云:『朕一生造寺度僧、布施設齋,有何功德?』達磨言:『實無功德。』弟子未達此理,願和尚為說。」

師曰:「實無功德,勿疑先聖之言。武帝心邪,不知正法。造寺度僧、布施設齋,名為求福,不可將福便為功德。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師又曰:「見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無滯,常見本性,真實妙用,名為功德。內心謙下是功,外行於禮是德。自性建立萬法是功,心體離念是德。不離自性是功,應用無染是德。若覓功德法身,但依此作,是真功德。若修功德之人,心即不輕,常行普敬。心常輕人,吾我不斷,即自無功;自性虛妄不實,即自無德。為吾我自大,常輕一切故。善知識!念念無間是功,心行平直是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善知識!功德須自性內見,不是布施供養之所求也。是以福德與功德別。武帝不識真理,非我祖師有過。」」(CBETA, T48, no. 2008, p. 351, c20-p. 352, a13)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