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玄奘大師曾來到秣底補羅國,這裡是小乘佛教的聚集地。

三寶弟子都知道,「俱舍論」的作者就是世親菩薩,且俱舍論在當時也是廣為流通、為世人所稱頌的。可是,有一位以修學小乘宗派為主的眾賢論師,對於世親菩薩的大作「俱舍論」卻很不以為然。於是眾賢論師苦心鑽研,歷經十二年的努力,終於寫成了二萬五千頌、八十萬言的「俱舍雹論」。而這部論著,就是專門用來批駁世親菩薩之俱舍論的。眾賢論師對徒子徒孫們很自豪的說:「憑我的聰明才智以及正確的見解,一定能駁倒世親,挫他的鋒銳,不能讓這老頭獨占鼇頭。」於是他選了三位小乘派最精銳的弟子,向世親菩薩常住的佛寺下戰書。世親菩薩接到戰書之後向弟子們說:「我已年邁體衰了,不想再為這種無聊的爭辯浪費口舌。我要遠遊中印度,不想跟這種年輕人爭辯,大乘佛法是無諍且心胸寬廣的。」

 

  當世親菩薩離開佛寺後的第一天,眾賢論師的人馬即到來,當眾賢論師才踏進世親菩薩的本廟山門時,忽然全身癱瘓,不支倒地(這是三寶報應的一種症狀)。於是眾賢論師心有所悟,便寫了一封信向世親菩薩說道:「如來涅槃以後,佛弟子分成許多宗派,各有門戶之見,排斥其他部派,我在此深表懺悔。」後來眾賢論師的遺骨被弟子建塔立碑以紀念他。

 

  事隔許多年,毘末羅密多論師(中譯為無垢友)在說一切有部出家,他博覽群經,研究各部理論,遊歷印度各國。當這位小乘論師來到眾賢論師的碑塔前時,熱淚盈眶,痛哭流涕,並撫摸著碑塔說道:「眾賢論師雅量清高,弘揚大義,正要為我小乘部派樹立榜樣時,可惜卻不長壽,這麼年輕就死去。我發誓,要把世親留下來的所有論著以及大乘佛教,從我們國家掃出去,並令大乘佛法及世親的名字在地球上滅除。」

  當毘末羅密多論師發完這種五逆惡願後,突然心神大亂,五舌重出,血液逆流,七孔出血而死。就當他快死時,知道這是一種三寶報應(因自己毀謗三寶之惡業所感召,並非三寶無故降罪),並知自己時日無多,於是很自責的寫下悔過之書信說:「大乘法教是佛法中最深奧的理論,我愚昧輕率地駁斥先輩的理論,並且主觀固執,自以為是。如今我現世報將臨,就要死了,我要告訴各位學人,以戒為師,慎重考慮自己修佛的志向,不要再受到邪師或偏執的言論所蒙蔽,而對大乘佛法有所懷疑。」

 

  這時大地震動,該論師便氣絕身亡,且屍體直墮地上凹陷成的一個大坑洞。這時正好有一位阿羅漢飛過該地,看了這場景,便很感嘆的說:「可惜!真苦啊!這位論師,任性固執,不好好珍惜難得的人身,而毀謗大乘,墮入了無間地獄。」

 

 

大唐西域記卷第四(十五國)

三藏法師玄奘奉 詔譯

大總持寺沙門辯機撰

  

渡河東岸至秣底補羅國(中印度境)

 

  秣底補羅國。周六千餘里。國大都城周二十餘里。宜穀麥多華果。氣序和暢風俗淳質。崇尚學藝深閑呪術。信邪正者其徒相半。王戍達羅種也。不信佛法敬事天神。伽藍十餘所。僧徒八百餘人。多學小乘教說一切有部。天祠五十餘所。異道雜居。

 

  大城南四五里至小伽藍。僧徒五十餘人。昔瞿拏鉢刺婆(唐言德光)論師。於此作辯真等論。凡百餘部。論師少而英傑長而弘敏。博物強識碩學多聞。本習大乘未窮玄奧。因覽毘婆沙論。退業而學小乘。作數十部論。破大乘綱紀成小乘執著。又製俗書數十餘部。非斥先進所作典論。覃思佛經十數不決。研精雖久疑情未除。時有提婆犀那(唐言天軍)羅漢。往來覩史多天。德光願見慈氏決疑請益天軍以神通力接上天宮。既見慈氏長揖不禮。天軍謂曰。慈氏菩薩次紹佛位。何乃自高敢不致敬。方欲受業如何不屈。德光對曰。尊者此言誠為指誨。然我具戒苾芻出家弟子。慈氏菩薩受天福樂非出家之侶。而欲作禮恐非所宜。菩薩知其我慢心固非聞法器。往來三返不得決疑。更請天軍重欲覲禮。天軍惡其我慢蔑而不對。德光既不遂心。便起恚恨。即趣山林修發通定。我慢未除不證道果。

 

  德光伽藍北三四里有大伽藍。僧徒二百餘人。並學小乘法教。是眾賢論師壽終之處。論師迦濕彌羅國人也。聰敏博達幼傳雅譽。特深研究說一切有部毘婆沙論。時有世親菩薩。一心玄道求解言外。破毘婆沙師所執作阿毘達磨俱舍論。辭義善巧理致清高。眾賢循覽遂有心焉。於是沈研鑽極十有二歲。作俱舍雹論。二萬五千頌。凡八十萬言矣。所謂言深致遠窮幽洞微。告門人曰。以我逸才持我正論。逐斥世親挫其鋒銳。無令老叟獨擅先名。於是學徒四三俊彥持所作論推訪世親。世親是時在磔迦國奢羯羅城。遠傳聲問眾賢當至。世親聞已即治行裝。門人懷疑前進諫曰。大師德高先哲名擅當時。遠近學徒莫不推謝。今聞眾賢一何惶遽必有所下。我曹厚顏。世親曰。吾今遠遊非避此子。顧此國中無復監達。眾賢後進也。詭辯若流。我衰髦矣。莫能持論。欲以一言頹其異執。引至中印度對諸髦彥。察乎真偽詳乎得失。尋即命侶負笈遠遊。眾賢論師當後一日至此伽藍忽覺氣衰。於是裁書謝世親曰。如來寂滅弟子部執。傳其宗學各擅專門。黨同道疾異部。愚以寡昧猥承傳習。覽所製阿毘達磨俱舍論破毘婆沙師大義。輒不量力沈究彌年。作為此論扶正宗學。智小謀大死其將至。菩薩宣暢微言抑揚至理。不毀所執得存遺文。斯為幸矣。死何悔哉。於是歷選門人有辭辯者。而告之曰。吾誠後學輕凌先達。命也如何。當從斯沒汝持是書及所製論。謝彼菩薩代我悔過。授辭適畢奄爾云亡。門人奉書。至世親所而致辭曰。我師眾賢已捨壽命。遺言致書責躬謝咎。不墜其名非所敢望。世親菩薩覽書閱論。沈吟久之。謂門人曰。眾賢論師聰敏後進。理雖不足辭乃有餘。我今欲破眾賢之論。若指諸掌。顧以垂終之託。重其知難之辭。苟緣大義存其宿志。況乎此論發明我宗。遂為改題為順正理論。門人諫曰。眾賢未沒大師遠迹。既得其論又為改題。凡厥學徒何顏受愧。世親菩薩欲除眾疑。而說頌曰。如師子王。避豕遠逝。二力勝負。智者應知。眾賢死已。焚屍收骨於伽藍。西北二百餘步菴沒羅林中起窣堵波。今猶現在。

 

  菴沒羅林側有窣堵波。毘末羅蜜多羅(唐言無垢友)論師之遺身。論師迦濕彌羅國人也。於說一切有部而出家焉。博綜眾經研究異論。遊五印度國學三藏玄文。名立業成將歸本國。途次眾賢論師窣堵波也。拊而歎曰。惟論師雅量清高抑揚大義。方欲挫異部立本宗業也。如何降年不永。我無垢友猥承末學。異時慕義曠代懷德。世親雖沒宗學尚傳。我盡所知當製諸論。令贍部洲諸學人等絕大乘稱滅世親名。斯為不朽用盡宿心。說是語已心發狂亂。五舌重出熱血流涌。知命必終。裁書悔曰。夫大乘教者。佛法之中究竟說也。名味泯絕理致幽玄。輕以愚昧駁斥先進。業報皎然滅身宜矣。敢告學人厥鑒斯在。各慎爾志無得懷疑。大地為震命遂終焉。當其死處地陷為坑。同旅焚屍收骸旌建。時有羅漢見而歎曰。惜哉苦哉。今此論師任情執見。毀惡大乘墮無間獄。

 

  國西北境殑伽河東岸有摩裕羅城。周二十餘里。居人殷盛清流交帶。出鍮石水精寶器。去城不遠臨殑伽河有大天祠。甚多靈異。其中有池編石為岸。引殑伽水為補。五印度人謂之殑伽河門。生福滅罪之所。常有遠方數百千人集此澡濯。樂善諸王建立福舍備珍羞儲醫藥。惠施鰥寡周給孤獨。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