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就是說,我們應當思惟:「由於聽聞像這樣的正法,而能使佛教久住於世,這是多麼好的事啊!」總之,第五想是修憶念如來恩德,第六想是修報答佛恩。尤其重要的是,在聽法時,應將所聞之法直接放在心裏。如果將心放在一邊,所聞之法放在另一邊的話,那麼任何甚深而犀利的教授都是無法利益自心的。譬如,照一下鏡子便可知道自己臉上有沒有黑垢斑點,如果發現有的話即當清除掉;聽法也像照鏡子一樣,可以從法鏡中檢查自己的念頭和行為有沒有過失。如果發現有過失的話,應該為此感到苦惱,想一想,我們的心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呢?然後當盡最大的努力來消除這些過失。我們當如《本生鬘》中蘇達薩之子「斑足王」對月王子所說的那樣:

「我鄙惡行影,明見於法鏡,意極起痛惱,我當趣正法。」   ~《掌中解脫》

  以前當薄伽梵尚在有學道、受生為月王子的時候,蘇達薩之子喜歡殺人而食。有一天,王子駕臨一座花園,在一位清淨仙人(婆羅門)跟前聽法。忽然外邊傳來陣陣喧嘩聲,王子派人查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得知是蘇達薩之子來到此地。衛兵們報告說:「那個可怕的吃人魔王、蘇達薩之子斑足來到了這兒,我們的騎兵、象隊、戰車和步兵都被打散了,現在不知該怎麼辦才好,請您拿個主意吧!」王子聞言大喜,不顧嬪妃等人的阻攔,來到最為嘈雜的地方。他看見斑足怒氣衝衝,揮劍舞盾,正追殺他的禁衛軍。王子沒有一點害怕猶豫,說道:「我是月王子,我在這兒,你過來吧!」斑足便回過頭來說道:「我要找的就是你。」然後跑來,將王子背在肩上回去。斑足所住的地方到處是人的骨骼,人血染紅了地面,豺狼等猛獸和驚、烏鴉等凶禽發出陣陣怪聲,四周被燒屍的煙熏得黑黝黝的。斑足將月王子關在這間可怕的房子裏,他一邊休息,一邊貪婪地盯著月王子漂亮的面龐。此時月王子心裏卻想著尚未向花園的清淨仙人供養說法酬金,而流出了眼淚。蘇達薩之子說:「不許哭!你月王子向來以堅強著稱,現在被我抓起來,你卻哭了,真是怪事!所謂:「大難臨頭時,堅強是沒用的:苦惱憂愁時,聽聞是無益的;捶打之下是沒有不發抖的。」看來此話不假。你要對我說實話,你是因為怕我殺你,還是因為怕離開你的親友、嬪妃、兒子,父母而流淚,或是為了別的什麼,你一定要照實說。」

  王子回答說:「我曾向一位婆羅門求法,但還沒有向他供養酬金。所以請先讓我回去吧,供養了之後,我保證一定回來。」「你說的全是假話,一旦僥倖從閻王的口中逃出,有誰還想特意回來送死?」「我不是已經保證了要回來的嗎?我月王子從不違背誠實,它就像是我的生命一樣。」儘管斑足不相信王子的話,但還是決定考驗一下他的品格,於是說道:「那麼你走吧,我要看看你是否真的說話算數。回去做你想對那個婆羅門所做的事,隨後儘快回來。在這同時,我將把用來燒你的火準備好,等著你。」

  於是王子回到了家裏,向那位婆羅門獻上四千兩黃金作為四個偈頌的供養。王子的父親用各種方法阻止他回斑足那裏,可是沒有成功,王子又回到了斑足的住處。當斑足遠遠看見王子時,他感到十分詫異。王子說:「現在你可以吃我了。」斑足說:「我自己知道什麼時候該吃你,現在火裏有許多煙,用有煙的火烤肉,肉也會染上煙味,味道就不香了,所以再過會兒。你先告訴我,你從那個婆羅門那裏到底聽到些什麼重要的東西?」「婆羅門的嘉言能分辨法與非法,你的所作所為比羅刹還要惡劣,像你這種人還要聽法幹什麼?」斑足對王子的話難以忍受,說道:「等等!你們王族用兵刀屠殺野獸,這也是與法相違背的。」月王子回答說:「那些屠殺野獸的國王其行為固然與法相違背,但吃人肉的人比他們更為下賤,因為人要比野獸高級,吃自然死亡的人肉尚且不可,何況是為了食用而殺人?」蘇達薩之子又說:「你回到我這裏來,說明你對教義還不是很精通。」「我回到這裏來是為了信守諾言,這正說明了我對教義的善巧。」斑足又言道:「凡受我控制的人都覺得很害怕,你卻十分勇敢、不慌不忙,似乎毫不懼怕死亡。」月王子說道:「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死時會感到懊悔,我沒造過什麼罪業,因此用不著恐懼,所以現在你可以做你的祭祀把我吃掉。」

  月王子的這番話使斑足生起了信心,他熱淚盈眶、毛髮豎立,對月王子認罪道:「如果故意對像您這樣的人造罪,那就像喝強烈的毒藥一樣。請為我開示一下那位婆羅門所說的嘉言吧!」然後又說了前面引過的那個偈頌,即「我鄙惡行影」等。月王子發現斑足已成為堪聞正法之器,於是對他說:

「處極低劣座,發起調伏德,

以具笑目視,如飲甘露語,

起敬尊至誠,善淨無垢意,

如病聽醫言,起承事聞法,”」

  隨後,蘇達薩之子便將自己的肩帔鋪在一塊厚厚的石板上,請月王子坐在上面。他本人則面對王子而坐,說道:「聖者,現在請講吧!」王子便為他說法道:

「一次或無意,值遇諸正士,

無需極親密,即成堅固性。」

  就這樣,斑足馴服了自心。為了報恩,他釋放了原先打算殺掉的、關在監牢裏的九十九位王子。並向月王子保證,今後將受持誠實的禁行,並發誓不再殺生和吃人肉。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卷25 護國品〉:「爾時,世尊告波斯匿王等諸大國王:「諦聽,諦聽!我為汝等說護國法。一切國土若欲亂時,有諸災難,賊來破壞。汝等諸王,應當受持,讀誦此般若波羅蜜多,嚴飾道場,置百佛像、百菩薩像、百師子座,請百法師解說此經。於諸座前[>]種種燈,燒種種香,散諸雜花,廣大供養衣服、臥具、飲食、湯藥、房舍、床座一切供事;每日二時講讀此經。若王、大臣,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聽受、讀誦、如法修行,災難即滅。

「大王!諸國土中有無量鬼神,一一復有無量眷屬,若聞是經,護汝國土。若國欲亂,鬼神先亂;鬼神亂故,即萬人亂——當有賊起,百姓喪亡;國王、大子、王子、百官互相是非。天地變怪,日月眾星失時失度,大火、大水及大風等,是諸難起,皆應受持、講說此般若波羅蜜多。若於是經受持、讀誦,一切所求官位富饒,男女慧解行來隨意,人天果報皆得滿足,疾疫厄難即得除愈,杻械枷鏁撿繫其身皆得解脫,破四重戒、作五逆罪及毀諸戒無量過咎悉得消滅。

「大王!往昔過去釋提桓因為頂生王,領四軍眾來上天宮欲滅帝釋。時彼天主即依過去諸佛教法,敷百高座,請百法師講讀般若波羅蜜多經。頂生即退,天眾安樂。

「大王!昔天羅國王,有一太子名曰斑足,登王位時,有外道師名為善施,與王灌頂,乃令斑足取千王頭,以祀塚間摩訶迦羅大黑天神。自登王位,已得九百九十九王,唯少一王。北行萬里,乃得一王名曰普明。其普明王白斑足言:『願聽一日禮敬三寶、飯食沙門。』斑足聞已即便許之。其王乃依過去諸佛所說教法,敷百高座,請百法師,一日二時講說般若波羅蜜多八千億偈。時彼眾中第一法師,為普明王而說偈言:

「『劫火洞然,  大千俱壞,  須彌巨海,

 磨滅無餘。  梵釋天龍,  諸有情等,

 尚皆殄滅,  何況此身。  生老病死,

 憂悲苦惱,  怨親逼迫,  能與願違,

 愛欲結使,  自作瘡疣。  三界無安。

 國有何樂?  有為不實,  從因緣起,

 盛衰電轉,  暫有即無。  諸界趣生,

 隨業緣現,  如影如響,  一切皆空。

 識由業漂,  乘四大起,  無明愛縛,

 我我所生。  識隨業遷,  身即無主;

 應知國土,  幻化亦然。』

「爾時法師說此偈已,時普明王聞法悟解,證空三昧,王諸眷屬得法眼空。其王即便詣天羅國,諸王眾中而作是言:『仁等!今者就命時到。悉應誦持過去諸佛所說般若波羅蜜多偈。』諸王聞已亦皆悟解,得空三昧,各各誦持。時斑足王問諸王言:『汝等今者皆誦何法?』

「爾時普明即以上偈答斑足王,王聞是法亦證空定,歡喜踊躍告諸王言:『我為外道邪師所誤,非汝等咎;汝各還國,當請法師解說般若波羅蜜多。』時斑足王以國付弟,出家為道,得無生法忍。

「大王!過去復有五千國王常誦此經,現生獲報;汝等十六諸大國王,修護國法,應當如是受持、讀誦、解說此經;若未來世諸國王等,為欲護國護自身者,亦應如是受持、讀誦、解說此經。」

說是法時,無量人眾得不退轉,阿修羅等得生天上,無量無數欲、色諸天得無生忍。」(CBETA, T08, no. 246, p. 840, a10-c15)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