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在迦毗羅衛國時,一次進入王城乞食,來到弟弟難陀家中,正好遇到難陀給夫人化妝,用香脂塗抹眉間。難陀聽到佛陀已進入院門,想出去迎見佛陀。夫人孫陀利對阿難說:你快去看佛陀,我額上的化妝還沒有乾,你要很快回來。

難陀很快出門,迎見佛陀,向佛陀致禮後,接過佛陀的食缽,回到家中盛滿了豐盛的食物端給佛陀。佛陀不接食缽。難陀又把食缽端給阿難。阿難也不接受食缽。並對難陀說:你從誰那兒拿到飯缽的,你就還給誰。

難陀無奈,只好端著食缽,跟隨佛陀來到尼拘屢精舍。

難陀到達精舍後,佛陀立即讓剃度師給難陀剃須削髮。

難陀不肯剃須削髮,憤怒揮拳,並對剃度師說:你要剃我的髮,迦毗羅衛國所有人的頭髮,你現在全部剃盡才行。

剃度師不敢給難陀剃髮,又來到佛陀面前回話。佛陀問剃度師:你為什麼不給他剃髮?

剃度師回答:我害怕他,所以不敢給他剃髮。

佛陀聽說後,同小弟子阿難一起來到難陀身邊。難陀因害怕佛陀,不敢不讓剃度師剃髮。難陀雖然剃髮出家,但心中常思念家中的嬌妻。因佛陀常帶著難陀一起出行,難陀無法脫身回家。

後來有一天,輪到難陀看守房子,心中暗自高興:今天真得便,可以回家去了。等到佛與眾僧都外出乞食之後,我就立即回家。

佛陀與眾僧進城之後,難陀心想:我應當為佛陀和師兄弟打好洗澡水,把澡瓶都盛滿水,然後再回家。

難陀這樣一想,立時動手汲水,誰知剛把一瓶盛滿,另一瓶卻又打翻了。如像這樣,歷經多時,總是不能把澡瓶的水盛滿。此時,難陀心想:我已無法把所有的澡瓶打滿水,就讓諸位師兄弟和比丘僧回來後,自己打水吧,我現只好把澡瓶放在房子中了。

難陀放棄打水,立即關閉門窗,準備回家。可他剛關好這一扇窗戶,那一扇窗戶卻又開了。剛關好這一間的門,那一間的門卻又開了。總是無法關閉好。此時,難陀心中又想:既然無法全關閉,那我只好不關而去了。縱使比丘僧的衣物有所丟失,我也有很多財寶,足可以補償。

難陀想好後,立即走出僧房,準備回家,但他心中又想:佛陀必會從這條大道上來,我要從另外一條道路上回家。

佛陀知道難陀的心意,也從這條道路上回來。難陀從遠處看到佛陀後,立即藏在路邊的一棵大樹後面。誰知樹神舉樹上升,停留在空中,難陀露地而立。

佛陀看到難陀後,又把難陀帶回精舍。佛陀問難陀:你想念家中的嬌妻吧?

難陀回答:實在想念。

佛陀立即把難陀帶到阿那波山上,又問難陀:你的妻子美麗嗎?

難陀回答:美麗端正。

此時,山裏跑來一隻又老又瞎的獼猴。

佛陀又問難陀:你的妻子孫陀利,面目端正,和這只獼猴相比如何?

難陀聽後,十分惱怒地說:我的妻子美麗端正,人中無雙,佛陀今日為什麼拿我的妻子同這只瞎猴相比呢?

佛陀又把難陀帶到仞利天宮,和難陀共同遊觀天宮,逐個觀看。看到各天宮中的天子和天女,互相遊戲,十分快樂。只有最後一天宮中,有五百天女,卻無一個天子。難陀感到奇怪,便問佛陀:這是怎麼回事?

佛陀說:你親自去問。

難陀前往,問諸天女:各個天宮,都有天子,此宮中為何獨無天子?

天女回答:在人世間,佛陀的弟弟難陀,被佛陀逼迫出家,以出家學道的因緣,將來命終,轉生此天宮,就會成為我們的天子。

難陀對天女們說:我就是難陀啊。說完就想進入天宮。

天女們說:我們現在已是天女,你現在還是凡人。你回去過完人世壽命,轉生天上,才可以進此天宮。

難陀回到佛陀身邊,把上述事全部告知佛陀。

佛陀對難陀說:你妻子美麗端正,還是天女美麗端正?

難陀說:我的妻子同天女相比,就如瞎猴同我妻子相比。

佛陀把難陀帶回人間,難陀為了轉生天上的緣故,從此,勤奮修行持戒。阿難看到後,給難陀贈偈言一首:

譬如羝羊鬥 將前而更卻

汝為欲持戒 其事亦如是

佛陀為了教導難陀,又把難陀帶到地獄。見到各個湯鍋,水開沸滾,都在煮人。只有一口大鍋,燒水無人。難陀感到奇怪,就來問佛陀。

佛陀說:你親自前往去問吧!

難陀即便前往,來問獄卒:各個鍋中都在煮人,為何這口鍋燒水鍋空,沒有煮人呢?

獄卒回答:在人世間,佛陀的弟弟,名叫難陀,如果他以出家修道的功德,就會轉生天上。如果他棄道破戒,以此因緣,天命終後,就會墮入地獄。所以我們現在燒開湯鍋,等待他的到來。

難陀聽後,驚怕萬分,惟恐獄卒把他留下,立即高聲叫道:南無佛陀,希望你保佑,把我帶回人間吧!

佛陀對難陀說:希望你勤奮修持,就會修得天福的。

難陀說:我也不想升天了,只希望我不要墮此地獄。

佛陀借此,為難陀講說聖法,一連七天,難陀聽聞佛法,便獲得了羅漢的果位。

難陀獲得羅漢果位後,諸位比丘僧讚歎地說:世尊,這真是太奇特少有了!

佛陀說:不但今日是這樣,就是過去也是這樣啊!

諸比丘說:過去也是這樣?這事怎麼說,請世尊講給我們聽。

佛陀說:從前迦尸國王,名叫滿面。比提希國有一妓女,容貌端正,非常漂亮。那時兩個國家,常積仇怨,互相爭鬥。國王身邊有一佞臣,經常對迦尸國王讚美比提希國有一妓女,美貌漂亮,世上少有。國王聽後,心中迷惑愛慕,就派遣了一位使臣,向比提希國討要這位妓女。比提希國王拒絕不給。迦尸國王再次派遣使臣,對比提希國王說:「只求暫時相見,四五天后,就送她回到本國。」

當時,比提希國王對妓女告誡地說:「你的姿態和所有伎能全都具備,你要使迦尸王迷戀於你,一會兒也不能遠離。」

比提希王告誡完畢,就讓迦尸國使臣把妓女帶去。經過四五天之後,馬上派使者傳言說:「本國要舉行重大祭祀,這位妓女必須回國參加。等到祭祀完畢,再把妓女送回。」

迦尸國王聽後,立即派使者把妓女送回本國。大祀完畢後,迦尸國王又派遣使臣討要妓女。

比提希國王對使臣說:「明天就把她送去。」到了第二天,還是不送去。如像這樣的謊言,經歷多日。迦尸國王因心中迷戀這位妓女,就單身帶了幾個人要去比提希國,諸位大臣勸諫,他都聽不進去。

那時,仙人山中有一個猴王,聰明博達,多有知識。它的妻子死後,又娶一隻雌獼猴為妻。許多獼猴都氣怒地斥責猴王:「這只年少的淫猴,是大家共有,你為什麼要獨自佔有呢?

獼猴王為躲避眾猴責難,就帶著這只母猴,逃入迦尸國,投于國王宮中。眾獼猴追逐猴王,就一起來到王城。進城之後,揭瓦壞牆,弄得全城無法收拾。

迦尸王對獼猴王說:「你現在為何不把這只母獼還給眾猴呢?

獼猴王說:「我妻剛死,又未娶妻。大王為什麼要我把這只母猴歸還給眾猴呢?

迦尸王說:「現在你的獼猴破壞攪亂我的國家,我怎能不讓你把它歸還叫?

獼猴王說:「這事難道不好嗎?

迦尸王說:「這事不好!

獼猴王再三反問:「這事不好嗎?

迦尸王依舊回答:「這事不好。」

獼猴王說:「你宮中有八萬四千女人,你卻不喜歡,還想到敵國去追逐一個妓女。我今日沒有婦人,只要此一隻母猴,你卻說不好。一切百姓,視你而活。你為了一個妓女,怎麼能捨棄他們。大王應當知道:淫欲之事,樂少苦多。猶如逆風拿著火炬,愚蠢之人,拿著不放,必然燒傷自己;欲望是不淨之物,就如一堆屎一樣;欲望現外形,就如薄皮覆蓋;欲望無回聲,就如屎塗毒蛇;欲望如怨賊,欺詐而近人;欲望如借貸,一定要償還;欲望真可惡,就如廁中花;欲望如疥瘡,向裏面撓弄,就會更加厲害;欲望如狗啃骨頭,越啃涎唾越流,以為有味道,唇破齒掉,也不知滿足;欲望如渴人喝飲咸水,越喝越渴;欲望如一塊肉,眾鳥爭相追逐;欲望如魚獸,因貪吃而至死;欲望的禍患真是太大了。」

迦尸王因聽獼猴王的勸導,再沒去比提希國追求妓女。

講到此處,佛陀說:那時的獼猴王,就是我的現在之身。那時的迦尸國王,就是現今的難陀。那時的妓女,就是現今的難陀之妻子孫陀利。我在那時候,從淫欲的污泥中救出難陀,今天也能度救他脫離生死之苦。

 

難陀:人名,是釋迦牟尼的同父異母弟,姨母波闍波提所生。

尼拘屢:梵文音譯,也譯為尼拘屢陀,是印度高大的樹,與中國的榕樹相似。尼拘屢精舍,即是迦毗羅衛國佛教僧人居住的地方。

 

 

雜寶藏經卷八

(九六)佛弟難陀為佛所逼出家得道緣

佛在迦比羅衛國。入城乞食。到難陀舍。會值難陀與婦作粧香塗眉間。聞佛門中。欲出外看。婦共要言。出看如來。使我額上粧未乾頃便還入來。難陀即出。見佛作禮。取鉢向舍。盛食奉佛。佛不為取。過與阿難。阿難亦不為取。阿難語言。汝從誰得鉢。還與本處。於是持鉢。逐佛至尼拘屢精舍。佛即敕剃師。與難陀剃髮。難陀不肯。怒拳而語剃髮人言。迦毘羅衛一切人民。汝今盡可剃其髮也。佛問剃髮者。何以不剃。答言。畏故不敢為剃。佛共阿難。自至其邊。難陀畏故。不敢不剃。雖得剃髮。恒欲還家。佛常將行。不能得去。

後於一日。次守房舍。而自歡喜。今真得便。可還家去。待佛眾僧都去之後。我當還家。佛入城後。作是念言。當為汲水令滿澡瓶。然後還歸。尋時汲水。一瓶適滿。一瓶復翻。如是經時。不能滿瓶。便作是言。俱不可滿。使諸比丘來還自汲。我今但著瓶屋中。而棄之去。即閉房門。適閉一扇。一扇復開。適閉一戶。一戶復開。更作是念。俱不可閉。且置而去。縱使失諸比丘衣物。我饒財寶。足有可償。即出僧房。而自思惟。佛必從此來。我則從彼異道而去。佛知其意。亦異道來。遙見佛來。大樹後藏。樹神舉樹。在虛空中。露地而立。

佛見難陀。將還精舍。而問之言。汝念婦耶。答言實念。即將難陀。向阿那波那山上。又問難陀。汝婦端政不。答言端政。山中有一老瞎獼猴。又復問言。汝婦孫陀利。面首端政。何如此獼猴也。難陀懊惱。便作念言。我婦端政人中少雙。佛今何故。以我之婦。比此獼猴。佛復將至忉利天上。遍諸天宮。而共觀看。見諸天子。與諸天女。共相娛樂。見一宮中。有五百天女。無有天子。來還問佛。佛言汝自往問。難陀往問言。諸宮殿中。盡有天子。此中何以獨無天子。天女答言。閻浮提內。佛弟難陀。佛逼使出家。以出家因緣。命終當生於此天宮為我天子。難陀答言。即我身是。便欲即住。天女語言。我等是天。汝今是人。還捨人壽。更生此間。便可得住。便還佛所。以如上事具白世尊。佛語難陀。汝婦端政。何如天女。難陀答言。比彼天女。如瞎獼猴比於我婦。佛將難陀。還閻浮提。難陀為生天故。懃加持戒。阿難爾時。為說偈言 

譬如羝羊鬪  將前而更却   汝為欲持戒  其事亦如是

佛將難陀。復至地獄。見諸鑊湯。悉皆煮人。唯見一鑊炊沸空停。怪其所以。而來問佛。佛告之言。汝自往問。難陀即往。問獄卒言。諸鑊盡皆煮治罪人。此鑊何故空無所煮。答言。閻浮提內。有如來弟。名為難陀。以出家功德。當得生天。以欲罷道因緣之故。天壽命終。墮此地獄。是故我今炊鑊而待。難陀恐怖。畏獄卒留。即作是言。南無佛陀。唯願擁護。將我還至閻浮提內。佛語難陀。汝懃持戒。修汝天福。難陀答言。不用生天。唯願我不墮此地獄。佛為說法。一七日中。成阿羅漢。諸比丘歎言。世尊出世。甚奇甚特。

佛言。非但今日。乃往過去亦復如是。諸比丘言。過去亦爾。其事云何。請為我說。佛言。昔迦尸國王。名曰滿面。比提希國。有一婬女。端政殊妙。爾時二國。常相怨嫉。傍有佞臣。向迦尸王。歎說彼國有婬女端政世所希有。王聞是語。心生惑著。遣使從索。彼國不與。重遣使語。求暫相見。四五日間。還當發遣。時彼國王。約敕婬女。汝之姿態。所有伎能。好悉具備。使迦尸王惑著於汝。須臾之間。不能遠離。即遣令去。經四五日。尋復喚言。欲設大祀。須得此女。暫還放來。後當更遣。迦尸王即遣歸還。大祀已訖。遣使還索。答言。明日當遣。既至明日。亦復不遣。如是妄語。經歷多日。王心惑著。單將數人。欲往彼國。諸臣勸諫。不肯受用。時仙人山中。有獼猴王。聰明博達。多有所知。其婦適死。取一雌獼猴。諸獼猴眾。皆共瞋呵。此婬獼猴。眾所共有。何緣獨當。時獼猴王。將雌獼猴。走入迦尸國。投於王所。諸獼猴眾。皆共追逐。既到城內。發屋壞牆。不可料理。迦尸國王。語獼猴王言。汝今何不以雌獼猴。還諸獼猴。獼猴王言。我婦死去。更復無婦。王今云何欲使我歸。王語之言。今汝獼猴。破亂我國。那得不歸。獼猴王言。此事不好耶。王答言不好。如是再三。王故言不好。

獼猴王言。汝宮中有八萬四千夫人。汝不愛樂。欲至敵國追逐婬女。我今無婦。唯取此一。汝言不好。一切萬姓。視汝而活。為一婬女。云何捐棄。大王當知。婬欲之事。樂少苦多。猶如逆風而執熾炬。愚者不放。必見燒害。欲為不淨。如彼屎聚。欲現外形。薄皮所覆。欲無返復。如屎塗毒蛇。欲如怨賊。詐親附人。欲如假借。必當還歸。欲為可惡。如廁生華。欲如疥瘡。而向於火爬之轉劇。欲如狗嚙枯骨。涎唾共合。謂為有味。脣齒破盡。不知厭足。欲如渴人飲於鹹水。逾增其渴。欲如段肉。眾鳥競逐。欲如魚獸。貪味至死。其患甚大。爾時獼猴王者。我身是也。爾時王者。難陀是也。爾時婬女者。孫陀利是也。我於爾時。欲淤泥中拔出難陀。今亦拔其生死之苦。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