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安世高大師,可說是中國佛經漢譯的創始人,他是安息國太子,博學多識,信仰佛教。當輪到他登基即位時,卻將王位讓給叔父,出家入佛門修道。安世高大師平時勤修禪定,並游化於西域各國,到了漢桓帝時(西元一四七年)輾轉來到中國洛陽,不久即精通漢語。
  安士高大師所翻譯的經典非常多,例如:「佛說大安般守意經」、「八大人覺經」、「七處三觀經」、「十二因緣經」及「阿毗曇五法行經」···等。安士高大師除了兩次來到中國償還殺業的果報之外,還有一世來到中國超度前世同修好友的故事,在佛教徒之間更是傳為佳話。

安世高超度宿世同修
(1)千里跋涉償宿債
  安世高大師的前生是出家人,當時有一個同學,嗔恨心特強,托缽乞食時,若施主不合己意,往往心懷嗔恨。安世高大師的前生常常對他訶責和勸諫,但是同學總是本性難移,依然我行我素。經過二十多年,安世高的前生向同學告辭:「我必須到廣州,了結宿世的業力。你於明達經藏和精進不懈兩方面,都遠超過我,但是你的本性容易發怒嗔恨,死後一定會投生為醜惡的形體。如果我得道成就,一定來度你。」
  安世高大師的前生剛到廣州,正是寇賊作亂的時候。走在路上,遇到一位少年,唾手拔刀說:「真逮到你了!」安世高的前生微笑著說:「我過去生虧欠你一命,所以千里跋涉,特地前來償還宿債。你現在非常地忿怒不平,這本來就是過去生所積存的怨氣。於是,安世高大師的前生伸長脖子挨刀,沒有絲毫恐懼的樣子。那位少年揮動快刀,也沒有絲毫遲疑,迅速地殺了安世高大師的前生。街道上,擠滿了看熱鬧的人,沒有不心驚肉跳的。安世高大師前生的神識,回到安息國,投生為安息國的太子,後來學佛得道,即安世高大師。


(2)超度前世同學脫蛇身
  安世高大師游化中國,完成譯經的工作,已經是東漢靈帝末年,此時關雒的局勢紛擾不安,於是安世高大師決定到江南,臨行時說:「我應當途經廬山,去度化昔日的同學。」
  宮亭湖旁有一座神廟,廟裏香火鼎盛,神祗具有強大的靈感和威力。經商的船隻,只要向廟神祈求平安,在煙波浩瀚的湖面,都能夠獲得神佑,湖面吹起不同方向的風,送商旅往上下游順利的船行。曾經有人向廟神祈求翠竹,但廟神沒有允許,那人竟然隨意盜取,船隻方才開航,馬上翻船,而竹子飄回原處。從此,凡是在宮亭湖航行的船隻,沒有不敬畏廟神,每每具足供養禮拜一番。安世高大師來到宮亭湖,同行的三十餘艘船隻,他們全部備禮到神廟祈求福祉。
  宮亭湖廟神藉著廟祝宣說旨意:「船上有一位修行的沙門,你們延請他到廟裏來。」眾人非常驚愕,慌慌忙忙到船上請來安世高大師。
  廟神對安世高大師說:「我與你前生都是出家學道,我喜好佈施,但是生性常發怒嗔恨,今世成為宮亭廟神,周圍方圓千里,都是我所統治。因為前生佈施的功德,所以今世奇珍寶玩非常豐厚;也因為前生嗔恨的罪業,所以今世墮落為神靈。我現在看到曾經是同學的你,實在悲欣交集。我的壽命已經快要結束,假如在宮亭湖死亡,那麼我龐大醜陋的形體,必定將污染清澈的湖水,因此我決定在山西的草澤間待死。然而我深怕死後難免會墮入地獄,現在我有絹布千疋,還有許多珍奇寶物,希望你代我立壇修法,營造塔寺,使我能夠投生到善道!」
  安世高大師說:「我特地前來超度你,為什麼你不顯現原形呢?」
  廟神說:「我的形體非常醜陋,如果現身,眾人一定很恐懼。」
  安世高大師說:「你儘管現身,眾人不會責怪你的!」
  於是,廟神從床座後面,探出頭顱。原來是一隻大蟒蛇,龐大的身軀,令人無法測察它究竟有多長。大蟒蛇遊行到安世高大師的膝邊,安世高大師對它念誦梵語贊唄,大蟒蛇悲淚如雨,須臾間隱身不見。
  安世高大師取得絹布寶物,向廟神辭別而去。當舟楫揚帆出發,大蟒蛇又現身在高山上眺望,眾人向它揮手,它方才黯自離去。
  安世高大師所搭乘的船隻,一帆風順到達豫章(今江西省),立即取出廟神的絹布寶物,來建造佛寺。
  自從安世高大師離開後,不久廟神大蟒蛇便死亡。黃昏時,有一位美少年,登上船板,長跪在安世高大師面前,並接受安世高大師的祝願,刹那消失無蹤。安世高大師告訴同船的人說:「剛才出現的美少年,正是宮亭廟神,他已經捨離醜惡的蟒形了!」從此,宮亭神廟不再有靈驗的事蹟。後來人們在山西草澤中,發現一隻巨大的死蟒蛇,頭尾全身合計數里之長,傳說那地方即今江西潯陽郡的蛇村。

 

原文:

《神僧傳》卷1

「安清字世高。安息國王子也。幼以孝行見稱。加又志業聰敏剋意好學。外國典籍及七曜五行醫方異術乃至鳥獸之聲無不棕達。嘗行。見群燕忽謂伴曰。燕云。應有送食者。頃之果有致焉。眾咸奇之。雋異之聲早被西域。讓國出家修道。博曉經藏尤精阿毘曇學。既而遊方遍歷諸國。以漢桓初年到中夏。通習華言宣譯諸經。多有神迹。自稱先身已經出家。有一同學多瞋。分衛值施主不稱。每輒懟(音隊)恨。高屢加訶諫。終不悛改。如此二十餘年。乃與同學辭訣云。我當往廣畢宿世之對。卿明經精懃不在吾後。而性多恚怒命過當受惡形。我若得道必當相度。既而適廣州值寇亂。路逢一少年。唾手拔刀曰。真得汝矣。高笑曰。我宿命負卿遠來相償。卿之忿怒故是前世時意也。乃延頸受刃容無懼色。少年殺之。觀者填陌。莫不駭其奇異。

已而神識還為安息王太子。遊化中國。值靈帝末關洛擾亂。乃振錫江南云。我當過廬山度昔同學。行達[-+](音恭)亭湖廟。此廟舊有威靈。商旅祈禱能分風送船上下。各無留滯。嘗有乞神竹者。未許輒取。舫即覆沒。竹還本處。自是舟人敬憚莫不懾影。高同旅三十餘船奉牲請福。神乃降祝曰。舫有沙門可便呼上。客咸驚愕。請高入廟。神告高曰。吾昔外國與子俱出家學道。好行布施而性多瞋怒。今為[-+]亭廟神。周迴千里並吾所治。以布施故珍玩甚豐。以瞋恚故墮此神報。今見同學悲欣可言。壽盡旦夕而醜形長大。若於此捨命穢污江湖。當度山西澤中。此身滅後恐墮地獄。吾有絹千匹并雜寶物。可為立法營塔使生善處也。高曰。遠來相度何不出形。神曰。形甚醜異眾人必懼。高曰。但出眾不怪也。神從床後出頭。乃是大蟒。不知尾之長短。至高膝邊。高向之梵語數番。讚唄數契。蟒悲淚如雨須臾還隱。高即取絹物辭別而去。舟侶颺帆。蟒復出身登山而望。眾人舉手。然後乃滅。倏忽之頃便達豫章。即以廟物為造東寺。高去後神即命過。暮有一少年上船。長跽高前受其呪願。忽然不見。高謂船人曰。向之少年即[-+]亭廟神。得離惡形矣。於是廟神歇矣。無復靈驗。後人於山西澤中見一死蟒。頭尾數里。今潯陽郡蛇村是也。

高後復到廣州。尋其前世害已少年。時少年尚在。高徑投其家說昔日償對之事。并敘宿緣。歡喜相向云。吾猶有餘報。今當往會稽畢對廣州客悟高非凡。豁然意解追悔前愆。厚相資供隨高東遊。遂達會稽。至便入市。正值市中有群鬪者。誤傷高首。應時殞命。廣州客頻驗二報。遂精勤佛法具說事緣。遠近聞知莫不歎異焉。」(CBETA,T50,no.2064,p.948,c27-p.949,b18)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