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聽聞-因門難得

聽聞進度:

廣論:P65L4

錄音帶:32B 1’21”-7’23”(6’02”)

比此而思善趣身果,若總若別,皆屬難得。

師父開示:

以這個推比、比度然後思惟得到善趣人身這個果報的時候,若總若別,總是單單得到人身,單單得到人身都不容易,別的話是特別得到暇滿人身是難得極了。它現在這個時候,因為我們對於真正上面說的淨戒,然後思、無垢淨願,它那個行相並不瞭解,平常我們一般的習慣總在文字上面轉。這樣,所以我前面不斷的提出來,到現在為止,我也曉得,不是說讓我們認識內容,可是這個裡面有一點重要的概念,這個是我們要認識的,指出來,我們應該自己瞭解,至少曉得我們自己無知,你有了這點本錢,下面才有機會,能夠修學佛法。這個行相指出來以後,反省一下,對呀!我在文字上面轉,真實的內容還不知道,你有了這個,就肯上進去學了,否則總覺得自己很懂得道理,實際上在門外轉。經上面一直告訴我們,這個自己曉得錯的,那這個是個有智慧的人,他至少曉得自己錯的,而我們凡夫渾身都是錯誤,還自己覺得自在,那真是愚中之愚這兩個不大容易。

我自己覺得很多年以前,那時候自己看了,覺得好高興,懂了,那正知見,正見的重要,有一次法師就跟我說正見,你真的懂了正見了啊?我想了半天,我這……好像懂了吧?他就說了些道理,對了,真正的正見說起來大乘要到初地菩薩,應該怎麼說呢?正知見,那我就謙虛一點說正知見,後來他又跟我說,你得到了正知見嗎?第二次我就不像第一次那樣的,自己反省反省好像似是而非,但是自己還是心裡面覺得很懂的樣子。以後我自己跑出去,然後跟人家講,很多人聽見了說歡喜,這佛法的中心─正知見,結果給他們講講,我自己居然把前面那個懷疑忘掉了,自己好像很懂的樣子。以後還是自己的一位師兄,他就有一天告訴我,說這個講道理真容易,做起來體會到是不容易!那麼又隨便談起那個正知見,談到「我」的行相,真正要體會到「我」這行相不容易!不要說我們細的,粗的都感覺不到,如果要細的我們根本沒有可能。那位師兄是我一向非常佩服的,儘管他不像我那樣能說善道,可是他平常要嘛不開口,開起口來都是非常有份量的,我真正的很多好處,都是因為他的提示。我就把那句話記在心裡面東摸西摸,居然被我摸出一個名堂來,一看一點都沒有錯,下次好高興跑去歡喜他,我說我現在真懂了你這一句話。懂了什麼現象?發現一個道理,我以前根本對佛法是外行。他聽了滿歡喜的,但是你倒進一步說說看,我說了半天還是說答不出來,但那時候我發現自己沒錯,稍稍有一點進步,也只是稍稍,稍稍有一點進步,發現什麼?自己原來一無所知,這是我親身的體驗。

我們在平常起心動念當中?都在這個我相當中轉,我相是無明的根本,都在這上面,我是什麼?你根本見不到,完全不認識它,不要說細相,那粗相都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之下,說起來所以叫「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名魔業」,菩提心是什麼?覺,不要說覺他,你至少自己自覺了你才能覺他,要覺得什麼?就覺得這些東西。那時候我才懂得原來這樣的,所以我在這個地方告訴你們,真正讓我們瞭解正確的行相,現在還不是時候,千真萬確的,現在我所以碰到一個地方,把這個真正的行相指出來,只有一個目地,剛才說過了,假定聽見了以後你們能反省,發現自己的確還在門外轉,那時候我們就大進步了,就還有機會進步,現在就是個進步。前面我們已經說過了我們修學佛法去掉了三過以外,還要什麼?具六想,第一個什麼想啊?說自己有過,聽了很來勁,什麼過呀?書本上面,那個沒有用,那是修書本,現在到這地方,你慢慢的繼續下去的話,什麼過呀?就在這地方,原來我不懂,那個時候書本上道理已經用到你身上了,你修的不再是修書本了,慢慢的開始修自己了。這個一步一步,所以我在這個地方特別跟大家說一下,我所以這個地方提出來的原因,你認得了這一點你再去看的話,的的確確說我心裡不具足,然後呢再能夠仔細的觀察大家,說能夠結這個因的人少極了,既然很少的話,你能得到這個果報嗎?當然能!所以這個因門當中觀察。

  

廣論聽聞段落:

Q1:有智慧的人和凡夫的差別?

Q2:師父以親身的經驗,發現什麼?

Q3:師父幫我們指出真正行相的目的為何?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