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學習心得

          智覺秋二班  陳永璿頂禮                  2008.

10.28

   

        我本來想說要準備很多理論來論證我所學的是最好最優質的,從基督教奧古斯丁三位一體、馬丁路德的新教倫理,從印度吠陀思想,從天台宗的唯識思想,從歷史演進證明廣論的特殊性與神聖性,從畢達哥拉斯學派、伊利亞學派關於數論與因明學的理路,想了很多用我所學的知識來闡述佛法的殊勝、甚至是超驗的思維,其實是有其困難性也有不完美的地方,因此我回到最初的想法,學了廣論是為了什麼?快樂。沒有比這個更簡單也更困難的答案了。

        我相信不管服膺什麼理論或價值,不論看起來很世俗、很崇高的人生目標,都難以逃脫本質上、根本性的追求,那就是快樂。想要讓自己開心、想要讓自己滿足、想要讓自己幸福。我嘗試用過很多方法,如同大家一樣,可是我發現,快樂來的短暫且不真實、寂寞與痛苦往往很容易就到來,我覺得自己掌握了世界、又往往在工作、學業、感情發生了狀況之時,開始懷疑自我、否定自我,我也學著用心理學的諮商輔導技巧、用傳統民間的求神問卜、用夜夜狂歡的物質享受來麻痺自己受創的心靈,可是隨著年紀越大,快樂似乎離我越來越遙遠了。

        我是一個很會亂想的人,腦子裡面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歪理邪說,我順遂的時候,自然就「皈依」了勝者為王、成王敗寇的資本主義自然淘汰的立場,雖然我偶爾可以想起羅爾斯的正義論,也會偶爾聽聽一些名家的成功激勵講座,對於佛法的看法,仍停留在屬於某一種學科的知見上。我趣入廣論的因緣,沒有很痛苦也沒有很積極,之所以參加研討班,一開始的初衷是因為我發現這本經論寫得真好,是我從做學問的角度出發,只是把它當作研究佛學的一本工具書,只是希望成為我個人在有關玄學、佛學的知識累積上的一本終南捷徑,當時的我,沒有想到什麼觀功念恩、什麼祈求上師,基本上我雖然相信有鬼神,但卻不是一個鄉愿的盲從者,卻也不是一個有智慧的人,因為我把佛菩薩當成一門學科,現在想想,我的愚痴是多麼深淵!

        在研讀廣論的過程,遇到的挑戰與思維的衝突並不嚴重,這本書主要的好處就是它不會只強調自己的立場,要求你一定要服從,而是會透由典範史料、論辯過程、甚至是還會告訴你,你可能會遇到的瓶頸與解決之道。這是我自己的狀態,因為我對於這本書的知識論與本體論有清楚的認識,當然這個認識不是透由形上學或神祕的超驗感受所引發的深信不疑,不過我的問題就在於,我本著求知識、不求解脫,求快樂、不求行持,反而在我學習的過程之中,造成障礙。換句話說,學了廣論只是增加我的知識武器,而且這個武器如同倚天劍屠龍刀,無堅不摧,反而造成自我的慢心,其次,往往在沉浸佛法師長的照顧之中,有種斯多噶學派的享樂主義,安逸於現狀,因為這世所遇到的問題,由於接觸廣論而有了解救,反而沒有升起大乘皈依的心境,簡單來說,廣論讓我快樂了,可是我卻只願意享受在這一生的暇滿,不希求成佛之道,因為我當初抱著的因,就是求知識、求現世的快樂。

        在這一年,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走得太快、太急,反而會讓自己掉的更嚴重,我現在終能理解為什麼團體規定滿一年之後才能做義工,這原來是一種保護,雖然我在知識上面有絕對的信心,但是,在實際面臨卻無法如理的調伏自心,我所遇到的境況是什麼呢?就是我曾經一度希求進入僧團,也興致高昂的跑去了大悲精舍,可是當法師願意讓我留下來的時候,我卻因為世俗的價值追求放不下,我發現自己放不下追求學位的企圖,我還是很在意有沒有拿到博士學位,還是很在意要完成一些自己的馬斯洛需求理論。就這樣,我反悔了,也一度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執事與班長的關懷,因為就他們而言,這是一條多麼美好的一條歸宿,我卻違背了。

        很奇妙的,這個團體除了念廣論之外,對於我的關懷更是無微不至,執事和班長並不因為我的退卻而有了不悅或異樣的眼光,相反的,他們是發自內心、不虛偽、非常真實的關懷我,你很難想像這個團體的人竟然是這樣願意幫助每個人,這種幫助不是有所期待或要求回饋的,他們並不因為我的資質、出身、人品等等,而有了差別待遇,我深深覺得這是一個在學習廣論之餘,一個依教奉行的團體。雖然永恆的快樂是我必須追尋的,我也知道自己目前還無法完全解脫世間的名相,但是我知道,只要我不放棄、只要我時時刻刻憶念著所學的教授,我一定能讓自己的內心淨化,因為佛菩薩是不捨棄眾生的。

創作者介紹

廣論公案

ilovebud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